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木叶叶获一等奖作品  

2013-09-03 21:12:34|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木叶叶获一等奖作品

 

 

《感恩,醒着的生活》(组诗)

 

 

   感恩·活着的生活
  
  瓷盆摞瓷盆,铁锅碰铁锅,刀挨着砧板
  我在厨房里,握紧花梨刀把儿
  实践着生活
  与众厨具们谈论着
  生下来和活下去的关系——
  一定要质地坚韧,并结有生活的痂
  多大都行,多深都行
  可以是一孔针眼
  可以没有流畅的走向
  我有足够的舞台
  容纳内心的孔雀和狮子
  容纳人间的黑脸、大花脸
  乃至鬼脸
  人鬼关系,布满这无限河山
  所幸我还有这降香的木碗
  来盛放我金黄的
  小米粥,清心、寡欲
  因此我得以保持了自身纹理的清晰
  
  
  敬意·醒着的桌子
  
  应该感谢一张桌子。像一棵花梨
  对俄贤岭,一条东方河流对它赖以匍匐流淌的平原
  
  将来的某个深夜,你还会在它面前坐下来
  掏出海,浣洗内心的石头
  与之握手言和
  对亲人说亲,对爱人说爱
  握紧落单的枝条,和它站在一起
  
  不要急于从一粒种子
  结出果实,孩子
  你得学会慢慢扎根,抽条,开花,开足够多的花
  挽救春天
  并准备着,成为一株正式的木本植物
  
  若你识得了一棵古黄花梨的品质
  那成长中的暗痂,将使你成为木中黄金
  
  
  内质·深处的光芒
  
  你看不到它深处的光芒。更多的时候
  雨把我们撇下就走
  在广阔的天地间,浇灌着万物,也熄灭火焰
  
  一棵海黄梨站在雨中
  我们站在雨中
  我们手握生活的利斧,钻木取火
  
  你不能离得太近,你得斜视
  像生活从未正看我们一眼
  在斜视中,刀锋划过的切面上,偏光被虚心的时间纠正
  
  重现昨日芬芳。那纹理交错的含泪的骨骼
  那雨中的荧光
  那被赋予的持续的永恒的苦
  
  那上天的恩赐,那被覆盖的伤和幸福
  
  
  生命·不休的感恩河
  
  我是沿一条河流,追溯到生活的下游
  与你相遇的
  在花梨的故乡,还没站稳
  我已匍匐
  当我一步步靠近,看清你古老的纹理,直的、弯曲的
  仿佛你流过的平沙、石滩
  仿佛掌上的线条
  粗粝的、柔细的,呈现出生活的状态
  
  你只把快乐的一面让我看
  只用不朽的流淌,说着你的依恋
  我知道,那拐弯处
  一定是你遭遇了突兀
  又淡淡抹平。哦母亲河
  一条母性的河流,盛产古老的文化
  沧桑的历史
  盛产水稻、船形屋,盛产黄金、古黄花梨
  盛产男人、女人以及她们辛勤
  劳作的故事
  
  这些被提及的生命,怀着忐忑
  在这里住下来
  一户贴着一户,一棵挨着另一棵,生育,繁衍
  她们以相亲相爱的姿势
  以万千好儿女,证明了
  大爱。大美。大恩不言谢
  
  
  特写·一个游子的东方花梨情结
  
  一路走来。我不知道你遭遇过什么
  一棵有根有魂的花梨
  必定与一个游子有着相似的经历
  无非是他乡作故乡
  无非是断了骨头,筋还连着
  我是从你身上,切下的一小片
  至今流落
  身份不明
  在祖国的某个小镇
  晒着明朝的阳光
  
  那些熟悉亲切的海南方言
  来过,又渐远
  我知道,我是回不去了
  我相信俄贤岭的每一棵花梨,都在此刻
  将根,往下扎了扎
  潮湿的生活
  让众多的树木
  都有过深浅不同的伤痕,醒目、清晰
  并将无限延长
  我忽然明白了它之所以美丽
  美得那么妖娆
  一定是暗合了一场风雨举起的彩虹
  她们有刹那的相知
  
  如此,沧桑是另一种妖娆
  是一朵花站在永不愈合的时间之上
  
  
  重生·别样的爱
  
  像船形屋,对古老的白查村
  像低矮的房梁,对父性的柱椽
  像屋顶上新添的稻草,对祖母式的炊烟
  像破旧的农具,对祖父的落日
  
  像一片绿叶对一朵淡黄的小花
  像一棵漫长的花梨对庄重的俄贤岭
  像俄贤岭对一双沾满新鲜的鸟鸣的手
  像一株成熟水稻对金子 
  的依恋
   
  古老而年轻。一幅传统水墨画在新东方
  的必然转身。哦我的新欢。旧爱  
  我等你瓜熟蒂落
  
  
  创造·不说涌泉相报
  
  你种下我。种下柔弱的生活。我的根
  成为无数条隐秘的地下河流
  它们不知道
  我酝酿的阳光、鸟鸣,那正直的地下森林
  结满金子
  我有盘根错节的爱,和渴望
  你种下坚韧
  我长出你的性格
  成为更多的我、你
  以家具的方式,生活在民间
  絮叨着人们的家长里短
  来!在一把花梨的椅子里坐下
  为你面前的花梨木碗,盛一勺白花花的米饭
  梨花和蜜的清香
  从明朝的枝头,如浪涌来
  成为诗
  像出浴的蝴蝶
  立在你木雕的烟嘴儿上
  
  
  抵达·绿叶对根的情意
  
  我相信这是一场哲学人生
  尘世的灰覆盖生活也覆盖一棵花梨
  当拂去表面的粗糙
  露出生活的真相
  露出五谷,也露出芬芳
  我至今找不到去往俄贤岭的路
  但仔细一嗅,那种香气,让你的肺腑在瞬间
  获得通达
  你将先于任何一个人
  获得整片森林,和风湿
  你将独自行走十年、二十年,像一枚成熟的果子
  褪去年轻的绒毛
  露出生活的核
  你将被切割
  作为装饰,被出卖,或者成为座上客
  被欣赏,或复被覆盖
  你有幽深的香,和幽深的曲径
  这双重的海洋,已看淡了繁华
  那光辉在暗处闪烁
  像一声叹息
  像历史轻轻的颤抖
  在一大株海黄的荫庇之下,有必要
  找到叶落的位置。回到根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