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阿多尼斯诗选(三)《大马士革的米赫亚尔之歌》  

2013-01-07 20:59:14|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多尼斯诗选(三)《大马士革的米赫亚尔之歌》


  阿多尼斯是当今阿拉伯诗坛最负盛名的诗人。他对阿拉伯政治、文化、社会所作的空前尖锐、深刻的批判,对整个阿拉伯知识界产生了重大影响,也使他成为当今阿拉伯世界最具争议的文化人之一。

  

  诗人只有一个国度——自由!——阿多尼斯

  

  阿多尼斯是一位作品等身的诗人、思想家、文学理论家、翻译家、画家。他是当代最杰出的阿拉伯诗人、思想家,在世界诗坛也享有盛誉。其有关诗歌革新与现代化的见解影响深远,并在阿拉伯世界引起很大争论。迄今共发表《风中的树叶》、《大马士革的米赫亚尔之歌》、《这是我的名字》等22部诗集,并著有文化、文学论著近20种及部分译著。其旨在重写阿拉伯思想史、文学史的巨著《稳定与变化》分4卷出版后,在整个阿拉伯文化界引起震动,被公认为研究阿拉伯文学及文化的经典著作。他曾荣获布鲁塞尔文学奖、土耳其希克梅特文学奖、马其顿金冠诗歌奖、阿联酋苏尔坦?阿维斯诗歌奖、法国的让?马里奥外国文学奖和马克斯?雅各布外国图书奖、意大利的诺尼诺诗歌奖和格林扎纳?卡佛文学奖等国际大奖。近年来,他还一直是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

 

《大马士革的米赫亚尔之歌》选译(1961)

 

堕落

 

我生活在火与瘟疫之间

连同我的语言——这些无声的世界。

我生活在苹果园和天空,

在第一次欢欣和绝望之中,

生活在夏娃——

那棵该诅咒的树的主人

那果实的主人——面前。

 

我生活在云朵和火花之间,

生活在一块正在成长的石块里,

在一本传授秘密和堕落的书本里。

 

 

对话

 

——“你是谁?你要选择谁,米赫亚尔 ?

你朝向何方——上帝 ,或魔鬼的深渊?

深渊远去,深渊又回来,

世界就是选择。”

 

——“我不选择上帝,也不选魔鬼,

两者都是墙,

都会将我的双眼蒙上。

难道我要用一堵墙去换另一堵墙?

我的困惑是照明者的困惑,

是全知全觉者的困惑……”

 

 

罪过的语言

 

我焚烧遗产,我说:我的土地

是处女地,我的青春没有墓地

我在上帝和魔鬼的上方跨越

我的道路

比神灵和魔鬼的道路更为遥远

 

我在我的书中跨越

在明亮的闪电的行列中跨越

在绿色的闪电的行列中跨越

我高呼:在我身后没有天堂,没有堕落

我擦去罪过的语言。

 

 

风的君王

 

我的旗帜列成一队,相互没有纠缠,

我的歌声列成一队。

我正集合鲜花,动员松柏,

把天空铺展为华盖。

我爱,我生活,

我在词语里诞生,

在早晨的旌旗下召集蝴蝶,

培育果实;

我和雨滴

在云朵和它的摇铃里、在海洋过夜。

我向星辰下令,我停泊瞩望,

我让自己登基,

做风的君王。

 

 

我把岁月交给……

 

我把岁月交给深渊

任它在我的座骑下起起伏伏

我在双眼里挖掘我的坟墓

我是鬼魅的主人,我把同类交给他们

昨天,我把语言也向他们交付

我对着历史失落地哭泣

踉踉跄跄,哭声从唇间跌出

我向着恐惧哭泣,我肺里

燃烧着绿色的恐惧之树

我是鬼魅的主人,我唤醒他们

用我的血和喉咙驱赶他们

太阳是一只云雀,我把我的绞索扔去

风,是我的帽子。

 

 

愿望

 

但愿来自幽谷和岁月的雪杉

向我张开怀抱,但愿它守护我

远离珍珠和船帆的诱惑。

 

但愿我有雪杉的根系,

我的脸在忧伤的树皮后面栖息,

那么,我就会变成霞光和云雾

呈现在天际——这安宁的国度。

 

然而,我活着,

来自幽谷和岁月之树的每一根枝桠

都是我额头的火焰

由热病和失落燃起的火焰

吞噬着守护我的大地。

 

 

我对你们说过

 

我对你们说过:我曾倾听大海

向我朗诵它的诗篇;我曾倾听

海贝里面沉睡的摇铃。

我对你们说过:我曾歌唱

在魔鬼的婚礼上,在神话的宴席上。

我对你们说过:我曾见到

一个精灵,一所殿堂

在历史的烟雨里,在距离的燃烧中。

因为我航行在自己的双眼里

我对你们说过:一切都在我的眼底,

从旅程的第一步起。

 

 

今天,我有自己的语言

 

我摧毁了我的王国,

摧毁了我的宝座、庭院和廊柱;

我上下求索,由我的肺背负,

我把我的雨教授给大海,交给它

我的火焰和火炉;

我在唇间将未来的时光记述。

 

今天,我有自己的语言,

有我自己的疆域、土地和禀赋。

我有自己的人民,他们的疑惑将我滋养,

也被我的断垣和翅翼照亮。

 

 

背叛

 

啊,背叛的恩惠,

你在我脚下延伸为

深渊和野火的世界。

啊,古老的尸体,

啊,我背叛过、我正在背叛的世界!

我就是那个眼帘祈祷着

水流轰鸣声的溺水者,

我就是那个神灵——

将要祝福罪孽之地的神灵。

我是个背叛者,我向被诅咒的道路

出卖我的生命,

我是背叛的主宰。

 

 

死去的神灵

 

今天,我焚毁了周五和周六的蜃景

今天,我抛弃了家中的面具

我把瞎眼的石头神和七日之神

更换成死去的神灵。

 

 

致西西弗

 

我发誓在水上书写

我发誓为西西弗分担

那块沉默的山岩

我发誓始终和西西弗一起

经受高热和火花的炙烤

我要在失明的眼眶里

寻找最后的羽毛

对着青草、对着秋天

书写灰尘的诗稿

 

我发誓要和西西弗同在。

 

 

祖国

 

为那在忧愁的面具下干枯的脸庞

我折腰;为我忘了为之洒落泪水的小径

为那像云彩一样绿色地死去

脸上还张着风帆的父亲

我折腰;为被出卖、

在祷告、在擦皮鞋的孩子

(在我的国家,我们都祷告,都擦皮鞋)

为那块我忍着饥馑

刻下“它是我眼皮下滚动的雨和闪电”的岩石

为我颠沛失落中把它的土揣在怀里的家园

我折腰——

所有这一切,才是我的祖国,而不是大马士革。

 

 

声音

 

我由于恐惧而歌唱

我由于被压迫的反抗而歌唱

你呀,来自沙漠惊雷的你呀

被封嘴的破碎的祖国呀

拖着瘫痪的脚步在我身边匍匐

 

 

 

如果没有创造神灵我们会死

如果没有诛杀神灵我们会死

啊,迷茫的岩石的王国!

 

 

亚当

 

亚当对我私语

带着叹息的烦恼

带着默默的呻吟:

“我不是世界之父

我不曾见过天堂

带我去见上帝吧!”

 

 

没有死亡的挽歌

 

我在被囚的祖国身后奔跑

在婚宴的丛林里,在摇铃的童年里;

我召集了睫毛和臆想

在青草和收成的床衾边;

我夹紧了马鞍,

向着你——我的祖国疾驰

啊,眼帘之上的冰雪之国。

 

(薛庆国译)

 

选编:cangjign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