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十位女诗人。。  

2012-10-13 10:13: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安妮·塞克斯顿(1928-1974),美国女诗人,与西尔维亚·普拉斯组合成自白派红粉双煞,精神自虐的女大师,几乎每首诗

都形成对灵魂的行刑逼供。

   我身上的每个人是只鸟
   我拍击我所有的翅膀
   人们想把你切除下来
    他们办不到
   人们说你空得无法测量
    但你并不空
   人们说你病得快要死亡
    但他们错了
   你象小学女生一样歌唱
    你没有被撕裂

   可爱的重物
   赞美作为女人的我
   和作为女人的我的灵魂
   赞美这核心的生物,赞美它的喜悦
   我为你歌唱,我敢于生活
       ——《赞美我的子宫》


   二、玛丽娜·茨维塔耶娃(1892-1941),俄国女诗人,与安娜·阿赫玛托娃、齐娜意达·吉皮乌斯并称为沙俄时期女性诗歌的铁血

三角,诗风晦涩难懂,意向奇诡狂妄,她在18岁因第一本诗集《黄昏纪念册》一鸣惊人,其中那句“不如给我一个死——就在十七岁”

震铄古今。

   在我俩之间躺着一把双面刃。
   誓言将在我们的思想里生存……
   但是热情的姐妹们在这里!
   但是兄弟般的激情在这里!

   是如此一个混合物
   风中的大草原,和嘴唇吹拂
   中的深渊……剑,拯救我们
   远离我俩不朽的灵魂!

   剑,摧折我们又刺透我们,
   剑,处死我们,但是懂得,
   有如此般真理的极致
   存在,如此一片屋顶的边缘……

   这将是个兄弟般的伤口!
   以此方式,在群星下,没有任何
   罪恶……仿佛我俩是
   两兄弟,为一把剑所焊接在一起!
       ——《刀刃》

   三、维斯瓦娃·辛波丝卡(1923-),波兰女诗人,1996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女人中一流的反讽高手,诗歌的谐趣性几与男人争霸

   在此长眠着一个旧派的女人,
   像个逗点。她是几首诗歌的作者,
   大地赐予她永久的安息,
   尽管她不属于任何的文学派别。
   她的坟墓没有豪华的装饰,
   除了这首小诗、牛蒡和猫头鹰。
   路人啊,请你从书包里拿出计算器,
   为辛波丝卡的命运默哀一分钟。
       ——《墓志铭》

  
   四、索菲娅·安德雷森(1919-2004),葡萄牙女诗人,锃亮的词语和精准的力度,使一个拉丁女子足以纵横诗歌山河。

   是什么样的素手在轻风中辞别
   是什么样的爱语
   五月的夜将之倾听而又丢弃
   月光把你描摹成
   一尊超离时间的雕象
    有谁可以攫住
   不停死亡的寸寸时光
       ——《清风》


   五、尼娜·卡西安(1924-),罗马尼亚女诗人,一个可爱而充满灵气的女人,脸庞三角形,非常有个性,随时让灵魂与词语发生暧

昧关系。

   舞,身着蓝衣,我会在风中旋转,轻柔地将自己插入最近的事物。
   身着绿衣,我会引发一场灾难,一场身着雪花膏似的白衣永远无法引发的灾难。
   身着红衣,我会划出一条对角线,从一个海岸到另一个海岸,以便帮助一支精致的军队通过。
   身着黄衣,我会不知不觉陷入死亡的边缘……
       ——《舞》


   六、英格·克里斯滕森(1935-2009),虽在有生之年遗憾的与诺奖无缘,但其锐利的先锋语言足以扫荡一切。

   我僵死碎裂的躯体为何物?
   雪地上的蚂蚁无所事事。
   不,诗,诗,诗是我的躯体。
   我在此写下:我的躯体为何物?
   而蚂蚁搬我,漫无目的地,
   离去,一字一字地,离去。
       ——《我僵死碎裂的躯体为何物》


   七、苏阿德·萨巴赫(1942-),科威特女诗人,语言幽静的力量竟然让水滴都不能石穿,拥有阿拉伯女性艺术家细微感性的能量,

代表作诗集《本来就是女性》令人目眩。

   我很害怕
   这种爱会变成习惯
    我很害怕
   梦会燃烧,瞬时会爆炸
    我很害怕
   诗会结束,愿望会被扼杀
  
    我很害怕
    不再有云
    不再有雨
   不再有林中的树丛
   因此,我希望你将我
    种植在话语中
       ——《将我种植在话语中》

   
   八、伊丽莎白·詹宁斯(1926-2001),英国女诗人,一个女人对语言的冷静处理,成为所有女人写作的榜样。

   挪到你自己的秘密中去。
   地球变凉了。我们的身体分开躺着。
   我不是你的一部分,你也不是我的。

   我们有着一颗分离和一颗受伤的心,
   我们倾听这个世界,我们看见国王经过,
   人们和孩子从一开始就很快乐。

   我们却毫无影响。我听见翅膀
   和飞翔。鸟儿们永远不必留意闹钟,
   或聆听一声孤独的召唤。这样的光在歌唱,

   但我们不适于任何地方。是什么能将
   一颗心打碎,而仍旧留有真诚?我不知道;
   我们信守着诺言却保持觉醒。


   九、小野小町(834-880),日本平安时代前期女诗人,貌美多情,擅长描写爱情,现存诗作多为恋歌,其中咏梦居多,诗风艳丽纤

细,感情炽烈真挚。

    当欲望
   变得极其强烈,
    我反穿
    睡衣,
    暗如夜之壳。


   我知道在醒来的世界
   我们必得如此,
   但多残酷啊——
    即便在梦中
   我们也须躲避别人的眼光。
       ——《短歌七首之二、三》

   
   十、芙露歌·法拉赫(1935-1967),伊朗女诗人,出车祸而殁,青春期精神严重分裂,但对语言的把握具有一种强劲的和谐。

   我犯了罪,犯了充满欢愉的罪
   被拥抱在温存而如火的热情中
   我犯了罪,在一双臂膀里
   遭遇阳刚、强壮而暴力

   在那幽暗宁谧的隐秘居所
   我盯着他那充满神秘的双眼
   我的心在胸内难以自禁地颤动
   回应他眼中热切的欲求。

   在那幽暗宁谧的隐秘居所
   当我紧挨着他,魂不守舍
   他用双唇将激情灌进我的嘴唇
   我将满心酸楚置之脑后

   欲望点燃他眼中的火焰
   杯子荡漾着红色的酒
   在这温软的床上,我的身体
   在他躯干上如激浪冲涌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