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卡瓦菲斯诗选  

2012-12-02 13:02: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卡瓦菲斯诗选

 

卡瓦菲斯(C.P.Cavafy,1863-1933),希腊现代诗人,生于埃及亚历山大,少年时代曾在英国待过七年,后来除若干次出国旅行和治病外,他都生活在亚历山大。 卡瓦菲斯是希腊最重要的现代诗人,也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之一,其诗风简约,集客观性、戏剧性和教谕性于一身。奥登、蒙塔莱、塞弗里斯、埃利蒂斯、米沃什和布罗茨基等众多现代诗人,都对他推崇备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黄灿然译:

 

《城市》
你说:“我要去另一个国度,去另一个海岸,
找寻一个比这更好的城市。
无论怎么努力,我注定还是失败,
我心颓丧,一如埋葬的死物。
还要多久我才能让我的思想在这里烂掉?
不论我怎么转,不论我怎么看,
满眼都是我生命的黑色废墟,这儿,
我虚掷着时光,将它们全然荒废,击碎”
你不会找到一个新的国度,也不会找到一个新的海岸。
这个城市会一直跟随你。
你将走在同样的街道上,日渐老去
在同样的邻里之间,在同样的房子里枯朽。
我终将弥留在这个城市。不要奢望别处的事物:
既无船只让你乘渡,也无道路让你行走。
如今你已在这里荒芜,在这个狭小的角落,
你就已在世界的任何地方将它败坏。
《凝望得太久……》
我凝望得太久,
它充盈了我的双眼。
肉体的轮廓。红的唇。妖媚的四肢。
秀发仿若取自希腊雕像;
总是那么美,即使未曾梳理,
它垂下来,轻轻的,遮着白皙的前额。
爱的脸容,一如我的诗歌
渴求的那样……在我青春的暗夜,
我的夜,那隐秘,那相约……
《9点以后》
12点半。自9点我点上灯
坐在这里后,时间过得飞快。
我这样坐着,没有阅读,
没有言语。在屋子里全然孤独,
我又能和谁说?
自9点后我点上灯
我年轻身躯的阴影
诡异的魅惑我,叫我想起
那些幽香禁闭的房间,
那些逝去的感官欢娱——多么大胆的欢娱啊。
它还给我领回
那些如今已然陌生的街道——
如今热闹的夜总会关着门,
剧院与咖啡馆也不知去向。
我年轻身躯的阴影
还给我带回那些让我伤心的物事:
家的不幸,离愁别绪,
对亲人的感念,以及
对并不熟知的死者的追忆。
12点半。时间怎样的流逝。
12点半。岁月怎样的流逝。
《记住吧,肉体……》
肉体,不仅仅要记住你被爱得多深,
不仅仅要记住你躺卧的床榻,
还要记住那迎向你的
炽热的双眼中宣泄的欲望,
还有那抖颤的声音——
而某些不期的障碍将它们击溃。
所有这一切都已逝去,
你也几乎已然屈服于
那些欲望——记住吧,
怎样的闪耀,在望你的双眼里;
为了你,怎样的声音震颤,记住吧,肉体。
《窗》
在这些黑暗的房间里,我消磨着
苦闷的时日,我来回踱步
寻找着窗户——当一个窗户
启开,它将是一帖安慰。——
而窗户了无踪影,抑或是我
无法寻见。或许找不到它们是最好的结局。
或许光亮是另一种新的蛮横。
天晓得他又会将什么新事物暴露。
《他们的最初》
他们品尝了不正当的欢愉。
他们起床,迅速的穿戴,不发一言。
他们分头出门,神色诡秘,
而当他们略显不安的走上街道,
他们体味到一种背叛,
和他们刚刚卧躺的床榻不相吻合。
但这些却有益于艺术家生活的
明天,后天,甚或多年以后,他将把声音赋予
他们的最初在这里留下的强烈线条。
《归来》
常回来占有我吧,
我眷恋的那份感觉,回来占有我吧——
当肉体的记忆苏醒,
一个古老的欲望重新在血中奔涌;
当嘴唇与肌肤回想起,
双手仿佛已将那种触抚重获。
在夜里,常回来占有我吧,
当那嘴唇与肌肤回想起……
《竭尽所能》
纵然你无法如愿的架构你的生活,
至少可以竭尽所能的
尝试一番;不要贬抑它——
在与世事过多的接触中,
过多的活动,和过多的交谈。
不要在闲谈中贬抑它, 
不要时常拉扯它,让它
暴露在日常的愚蠢中——
你来我往,称兄道弟,
直至它混同于外部生活的负累。
《在一样的空间里》
家,市中心,四邻街坊,
多年以来,我所见的和所走的地方。
我已在喜乐与哀愁中创造你:
如此多的细节,如此多的事物。
对我来说,你已化为情感。
《墙》
没有谅解,没有怜悯,也没有羞耻,
他们建起又高又厚的墙在我周围。
现在我坐在这里绝望着。
我已经不再想什么:这恶运撕咬着我的心;
因为外面还有许多事情在等我去做。
啊,他们垒墙的时候,我为什么会没有留意!
可我真的没有听见那些筑墙者的谈笑与声响。
悄无声息地,他们把我与外面的世界隔开。
《1903年的日子》
我再也不会找回它们——那些事消失得多快呀……
那诗意的双眼,那苍白的
脸……在那街道的幽暗里……
我再也不会找回它们——那些事在偶然间相遇,
接着被我那么轻率地丢弃;
而后来我却在极度的痛苦中渴望。
那诗意的双眼,苍白的脸,
嘴唇……我再也不会找到。
《他发誓》
每次他都经常发誓要开始好点儿的生活。
但是每当夜晚来临,带着她特有的劝说,
她的妥协,连同她的承诺;
但是每当夜晚来临,带着她那呼唤着
渴望着的肉体的力量,他转移了,
放弃了,再次奔赴那致命的欢娱。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