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比利 柯林斯译诗第25首《博爱》  

2012-01-15 16:54:00|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爱(1)
            文/比利 柯林斯
            译/原野

今天上午,我沿着湖边散步,
我爱上一只棕色鸟(2)
后来又爱上一只老鼠
是猫扔到餐桌下的。
 
在一个秋天晚上的阴影里,
我爱上了一个女裁缝
她仍然在裁缝店窗口的缝纫机旁,
后来又爱上一碗肉汤,
蒸汽上升象海战的烟雾一样。
 
我想,这是爱中最好的一种,
没有补偿,没有礼品,
或者不友善的话,没有怀疑,
或者电话上的沉默。
 
对栗子的爱,
对爵士帽和单手驾车的爱。
 
没有色欲,没有摔门而出 -
微型橘树的爱,
干净的白衬衫,炎热的傍晚淋浴,
跨越佛罗里达州高速公路。
 
无需等待,没有愤怒,或怨恨 -
只是偶尔的一阵刺痛而已
 
因为棕色鸟把巢建在
悬于水低枝上
因为死老鼠,
仍然穿着浅棕色的大氅。
 
但我的心始终支撑
在地上它的三脚架上,
准备好射出下一支箭。
 
在我提着老鼠的尾巴
来到树林中的一堆叶子时,
我发现自己站在浴室水槽边
深情地凝视着下面的肥皂,
 
是那样的耐心可溶,
在淡绿色肥皂盒是那样宾至如归。
当我感觉到它在我湿手里的转动
并闻到薰衣草和石头的气味时
我能感觉到自己再次为之倾倒。


博爱(1): 英文Aimless Love 汉语意思是:没目的的爱,或漫无目的的爱,译者以为不足以传达本诗原意和内涵,故斗胆译成“博爱”, 愿意接受博友批评,斧正。
 
棕色鸟(2):鹪鹩科,小而以唱歌著称的鸟。


作者简介:
比利柯林斯1941年出生于纽约市。他是几本书和诗歌,包括《弹道学》(2008)的作者,《她刚刚十七岁》(2006年),《与诗的麻烦》(2005)《九马》(2002);《帆船在房间里独行:新诗选》(2001年);《野餐》,《闪电》(1998)《溺水的艺术》(1995年),《这是一个为勒诺马歇尔诗歌奖的决赛》;《关于天使的问题》(1991年),《震惊巴黎的苹果》(1988年);《视频诗》(1980年); 扑克脸(1977年)。他也是《诗歌180首》编辑。任教于哥伦比亚大学,萨拉劳伦斯,和莱曼学院,纽约市立大学。他被任命为2001-2003年的美国桂冠诗人,目前担任纽约州的桂冠诗人。他住在纽约的萨默斯。
比利 柯林斯译诗第25首《博爱》 - 清荷铃子 - 清荷铃子


Aimless Love
     by Billy Collins

This morning as I walked along the lakeshore,
I fell in love with a wren
and later in the day with a mouse
the cat had dropped under the dining room table.
 
In the shadows of an autumn evening,
I fell for a seamstress
still at her machine in the tailor’s window,
and later for a bowl of broth,
steam rising like smoke from a naval battle.
 
This is the best kind of love, I thought,
without recompense, without gifts,
or unkind words, without suspicion,
or silence on the telephone.
 
The love of the chestnut,
the jazz cap and one hand on the wheel.
 
No lust, no slam of the door –
the love of the miniature orange tree,
the clean white shirt, the hot evening shower,
the highway that cuts across Florida.
 
No waiting, no huffiness, or rancor –
just a twinge every now and then
 
for the wren who had built her nest
on a low branch overhanging the water
and for the dead mouse,
still dressed in its light brown suit.
 
But my heart is always propped up
in a field on its tripod,
ready for the next arrow.
 
After I carried the mouse by the tail
to a pile of leaves in the woods,
I found myself standing at the bathroom sink
gazing down affectionately at the soap,
 
so patient and soluble,
so at home in its pale green soap dish.
I could feel myself falling again
as I felt its turning in my wet hands
and caught the scent of lavender and stone.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