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转载]翟文熙诗选  

2011-10-26 00:15:00|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文地址:翟文熙诗选作者:网络诗选

 
[转载]翟文熙诗选 - 清荷铃子 - 清荷铃子


 

 

     声音

 

 

我相信,在深邃而广阔的天空

一定住着一些比我们仁慈的人

他们会在早晨的雾光中醒来,在寂寥的夜空中倾听

 

风吹动着世间的物象

那些事物:在阳光下劳作的人

初生婴儿新鲜的哭声,黑暗中游动的手。

 

居住在天空的人,看到和倾听一切。

并最终面向我们

发出声音。

 

 

 

      月光

 

 

多安静的夜晚,月亮的羽光投射在村庄和田野上

水鸟在湿地里酣睡,竹节虫在干活。

 

我伸出手掌,有一些光落在我的脸上。

这一定是照耀过前人的光

并将照耀着来者。

 

没有比她更公平的施予

把那些光分到人间,甚至穷人比富人更多。

 

那些光照着我的脸

就像世间所有善良的事物。

 

 

 

    低处的光

 

 

穿过细小的香樟树叶、房檐和庭院的横木

几簇光减速,爪子扒在花坛上

离地三尺,一只豹子在动。

 

有人在擦洗器皿,玻璃碎裂。

有人日观天象。

有人用手指弄响骨头。

 

我睡在两棵菠萝蜜树之间的吊床上

光在漂移,豹子吞食着

脸,头,颈,胸腔

满身光亮的伤口。

 

一只灰鸟从旧灶台边的刺蔸丛上飞过

直到黄昏,我还活在万物的缄默中。

 

 

 

早晨在故乡的山地

   

 

早晨的雾已散去,明晃晃的阳光

照耀着丘陵、林木、秧田、流水和村庄

 

如腹肌隆起的山脉,地气向上生长,稠密的草地

羊群在捡拾着去年的蹄印,松树围着的

小谷地,像一个铜釜陈放在往事里,雀鹰三三两两

停在松树上。秧苗正青,农妇埋头青苗间

捉拿杂草,她身边的流水,小声地流了很多年

 

卑微的乡村低至土地,风不息地吹着万物

这一切是真实的,我在远方虚掷了多少时光

 

 

 

夜晚,黑树林一些声音在响动

 

 

月光的幼雏抖落片片白羽

屋后的黑树林,尾巴摇动,白露凝而为霜

 

我半躺在椅子上,侧着耳朵——

“夜晚的黑树林像一个醉酒拉手风琴的音乐师,世界出奇静谧

但一些声音,持久响动。”

 

蝈蝈在木薯丛下练习变调

黑水塘的青蛙像旧时代的鼓手

没有姓氏的鸟,提着翅膀

一副好嗓子,咕咕地在黑树林里画出半圆

 

静谧啊,被黑夜填得没有缝隙的黑树林

除了漏出的一些声音

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欢欣

 

 

 

 

 在祠堂陪病母有感

 

 

母亲平躺在祠堂的草席上,枯萎的身体像一片

干竹叶,她眼中的余光掠过浮云。

 

父亲坐在红漆杉木供台上的神龛里,面容静穆

墙壁上的壁虎不时念着他的名字。

 

一只失明的蝙蝠穿过昏黄的灯光,在发黑的屋檐下

高低穿梭,捕食着针芒一样锋利的蚊子。

 

我有时看着母亲,有时看着父亲,喉管里塞着石头。

 

在生与死的世界,我们像三个国土的人。

 

世事沧桑,只有蟋蟀不倦地歌唱。

 

 

 

 

立秋   

 

 

湖泊之上,一只蜻蜓的尾尖

点醒水的睡眠。

 

夏天像人类的前夜,尾骨退化至椎骨

皂荚树举着鸟巢,鹭鸟产下第二窝儿女,空出的世界

犹如一个逃亡者的花园。

 

作为第一个上山的人,我在

早晨的蒙昧中提着山路,向夏天更深处

行进,尘埃涌起,面影倒插在水中。

 

鸟鸣响起的时候,夏天已在数里之外

根部断折,立秋的马车

满载金黄的布匹,一日千里。

 

暑气未断,立秋之前

我尚且需要用盐粒洗刷灵魂的垢渍。

 

 

 

 春光

 

 

风吹芦苇,一只躲在矮丛中的

鹧鸪,被涌进来的阳光

扭伤脖子

 

一粒谷子,一枚果核

和几只在稻草窝里发热的鸡蛋

看着发芽的道路,舌头吐出鲜嫩的词语

 

在尘埃下低头走路的人,把腋窝藏在

阴影里,他要拐弯,并剔除汗味

回到被生活覆盖着的

发光的矮屋

 

 

 

 

 日暮

 

 

日暮,途穷。

城堡、田园、晚归者,暗成一团

 

我自江边独坐

一些声音从草丛中钻出

分不清是蝈蝈还是蟋蟀的暗语

一江浊水

卷走浮草、碎屑和白骨

 

打马归来的人

在灯光的阁楼中,开启美酒

自言自语的流浪者

蜷缩涵洞,一堆蓑草醉卧凉夜

 

暮色更重的时候

世界回到宁静和无分别

很多人稍感宽慰

但很快又被整齐打开的灯光

灼伤

 

 

 

 油画肖像

 

 

他侧着身,斜坐在

明式紫檀木椅上

右手的大拇指支着脸  阳光像刀子切割

 

半只脸,背景是暗淡的,一个灵魂

的影子,就这样置身于画布

 

颜料泼砸着他的脸,沟壑

皮肤的折痕,制造出铁质的表情

 

不屑的唇线,深陷于春天一只飞鸟

的眼睛,忧郁和叫喊的声音是平面的

 

当他从墙面上的画框走下来

与我合而为一,他加速度地衰老

 

但跟油画肖像一样,面对生活,他坚硬

带着铁的光芒和质地

 

 

 

  薄雾

 

 

一个人跟着薄雾,到山中漫步

湖水正凉,黄色软虫趴在矮丛的叶子上

修炼蝶化之道。 

 

不一定有风,雾不需要迈着风的脚步

就能翻过一座山,就像一个人的思想

不需要借助脚,就能穿过

空气、阴影和沟壑。

 

薄雾中,一个人的身形不断地变换:

有时是一棵树,有时是一块石头

有时是一只低速滑翔的鸟。

 

早晨八点,雾散去,一个人的身影

在山中变得清晰可见,阳光照耀下

匍匐在大地之上万物的思想

也清晰可见。

 

 

 

◆ 一个人在黑夜

 

 

一个人把自己投到空旷的夜色中

就像一个人把一个逗点安排在

一部浩大的书卷中。

 

一个人在黑夜的旷野中修炼眼力,悲剧在于

他必须借助感官和听力

还是无法洞穿黑暗。

 

一个人在夜色中叫喊,嘶哑而略带

黑椒汁味的声音

穿过橡树林、蕉园和苇草

没有人为他叫好。

 

看园人的小屋空着,没有灯光也没有思想

萤火虫的尾灯在屋顶闪烁

一个人看到了晚星,和在黑夜中

长久游弋的灵魂。

 

http://blog.sina.com.cn/zwxbook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