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转载]陈仲义:声音,也可以充当意义的“领唱”  

2011-10-25 23:30:00|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声音,也可以充当意义的“领唱”

 ——读杨黎“红灯”

陈仲义

 

    读者一定十分纳闷,为何挑选这么一首对眼球不构成刺激,对心智也不形成挑战,廖廖几行的“口水诗”呢?全诗读下来,像是高小阶段的“童声”,或者变相顺口溜?


    全诗只有13行,62个字,出奇的短和少,且重复的地方不少(占50%),这需要作者很大的冒险。围绕着灯亮6句与灯熄4句,形成听觉大于视觉,至少是相互等同的一种声音循环吧——灯亮了、灯熄了、灯亮了、灯熄了。如果你要从灯的闪烁中,去寻找其间的微言大义,我劝大家还是暂时先打消这种“功利”念头,仅仅把它当作一股语流——语言的流体来看待好了。

    应该说,这首诗与其他语感诗写作的最大区别是,这首诗在本质上是声音的运动、声音的漂流。反复几遍以后,你会感觉口唇有一种快感,作为该诗的推动力,极单纯的复沓形式,将声音的层面彻底突显。亮与熄的交替转换,是语调、语气、语势的自然体现,也是音质、音响在美感上一次检阅。诗歌如若获得这样的声音效果,一种形式上的感染,也就够了。为何必须具备重大意义呢?有足够的形式乐感,也就有不可小觑的意义了。
    而如果按照老的阅读方式强行索解,人们会注意到,先后两处嵌镶在灯亮、灯熄之间有一句“远方的小丽”———其符号的象征意义,不能说一点都没有?以大约可定的女性或目标来讲,于明灭、亮熄的关系中,可不可以理解为希望与绝望、浮现与消逝、亲近与疏离的意义指向?如果能够成立,那么,声音与意义就取得双手联奏的效果。
    杨黎是语感最早的倡导与推动者之一,他的代表作《冷风景》《怪客》,有对法国新感觉派罗伯•格里耶的模仿,它最初“发动”的语感写作所带来的口语大潮,不可低估。然而,人们只注意到语感与生命本真、语感与言说几近同步的关系,却忽略语感的另一重要功能,即语感完全可以代表诗的声音,换句话说,它完全可以外化为一种以音质音响为主导特征的“语流”。这种“形式声音”,完全可以成为诗的内涵。确切的说,声音完全可以“领衔”于内容。
    笔者很早注意到杨黎青睐声音在诗歌中的作用,比起《高处》、比起《A或B》,《红灯亮了》在这方面特别精干,尤其在声音与意义上的互动上更为辨证。艾略特在谈到有关诗歌的音乐性时说:有时我们读到一些诗,会先为它们的音乐性所打动,然后想当然地领会它们的意义。他举爱德华•李尔无意义的诗作为例子,比如《锣声有一个发亮的鼻子》是忧伤的民歌,我们欣赏它极强的音乐性,也欣赏它对意义不负责任的情感。实际上,无意义并不是没有意义,它是对意义的戏拟,而这就是它的意义。
    依此来看,《红灯亮了》,亮在它的声音,诗中的声音完全可以脱离意义层面,成为独立的“部门”,同时,又在统一的语境下,与意义构成若即若离的关联,成为会思考的声音。
    多年来,由于现代诗漠视诗的外在音乐性,不断放逐诗的声音,使意义“独断专行”,因而重温伯克兹在《指定继承人》中所说的是有意义的:“好的诗歌是对声音和意义的一种复合性认可。…….声音是意义的一种,意义也是声音的一种。意义对应于心智慧,声音对应于心境。”强调声音,有时让她领衔主演,是为了某种纠偏和形式需要。当然,声音与意义能互为辨证,则美满多了。
    在意义的殿堂里坐久了,不妨换一换位置,来到“露天吧”。

 

附:

 

红灯亮了

        杨黎

 

红灯亮了

远方的小丽

红灯亮了之后

又熄了

红灯熄了之后

又重新亮了

一盏普通的红灯

高悬在空中

那远方的小丽

红灯熄了以后

又重新亮了

红灯亮了

 

摘自《诗人文摘》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