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胡弦,朱零,冯明德,大卫,熊焱,彭敏老师在研讨会上发言  

2011-07-03 15:17:00|  分类: 诗人评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零,冯明德,大卫,熊焱,胡弦,彭敏老师在清荷铃子诗歌研讨会上发言

 

(因为录音问题,有的老师的即席发言不能整理完整,很是遗憾和抱歉。)

 

 胡弦老师的发言:

 

    清荷铃子是江苏七零后具有代表性的诗人之一。这本诗选,是江苏作协首批“壹丛书”入选作品,由省作协出资出版。这本身就是一种肯定和奖掖。

     清荷铃子的诗是低声部的歌唱。她没有高音大嗓,也没有尖利的刺音,读她的诗,实际是在听一个人说话,说小话,甚至是自言自语。这样的诗,特别是她的情诗,是一种心灵清音。她的诗,有两个特点给我深刻印象:一是她善于使用叙事手法来写自己的生活和感受。她诗歌的叙事性有别于叙事诗,没有情节只有细节,是日常生活场景和微妙心理阐述的叙事,是倾向于复杂、也倾向于单纯的叙事,是一种对自身生存体验的显示方式,是有意味的叙事。二是她还特别善于场景的创设。在我看来,她对情景的创设有两个特征,梦幻性和沉浸感。先说梦幻性。她的梦幻性由肉体的知觉和智性的洞察混和而成。梦境里的东西是变形的,也使感情得以更自然地释放,带来了不可言喻的感受。梦幻,是想所及更远,有被意愿牵引的东西,也有意愿所始料不及的东西。梦幻之境总能带来惊喜。再说沉浸感。她的沉浸感,有种文字被感情浸透的感觉。在像《乖,慢点开》这样的诗,能读到发自内心的喜悦,又被一种似有似无的忧思缠绕。沉浸突破了表象,有了沉浸就有了细察,是对表达的东西的一种纯粹确认。在沉浸中,产生了感官的滞留性。沉浸,就会永不满足,会“提出更多的要求”,因此也给阅读带来更大的想象空间。

     爱情永远都是美好的。奥登说,艺术的价值是教给人们“在岁月的监狱里如何赞美”。爱情诗描绘的那些瞬间感受,最后会离开具体的人事而独自存在,成为人类永恒价值的一部分。

 

朱零老师的发言:

 

    有个很深的感触,就是自从到了桃源以后,我觉得这么一个地方,尤其是咱们的二大企业,我们的肖总能对诗歌,能对江苏的诗人在桃源办这么一个规模的研讨会,我觉得的确是诗歌内在的力量,它不仅是友情友谊或其它能概括的,办这么大的一个会要花很大的一笔钱,这样的一笔钱我兜里进掏不出来的,所以我从内心里非常感谢也非常赞赏,这样以诗歌的名义为江为远方的诗人办这样的一个诗歌研讨会。我每天接触的也都是诗人和诗歌稿件……。

    第二点是互相致远,致远就是大家最起码在诗歌写作上得到一个非常认同的体系,听说我们的领导面对诗歌研讨应该是敬而远之的,因为大家说诗人比较随意吧,诗人说话领导都不爱听,所以好多领导都走了,而今天领导都在这里,我们还是互相取暖的好。    看清荷铃子的诗集,她的稿子我觉得还是更偏向于向传统的回归,或者说向内心的回归,在传统的基础上进行破坏性的建筑。所谓破坏性建筑,就是抛弃传统,远离我们的中国诗歌的传统。向传统的回归,这样回归,要回归到什么地方,我们传统在哪里。我发现我们的传统,尤其是清荷铃子的诗歌向传统的回归质问,她的内心应该是回归到我们未尽时候那种精神,到底这个路怎么走呢?每个人都不同……(省略号部分为录音中断)   

  

冯明德老师的发言:

 

    清荷铃子的研讨会,我说三点吧,我想诗也好散文诗也好,当地政府对一个外地诗人能够主办这样一个诗歌研讨会,对诗人也好写作者也好,非常感谢,看到各方面领导各位名家都来了,在我们本地如果某个诗人开个研讨会,本地的领导也不可能这么到齐,这么认真地听……

    第二点是看到她的散文诗集《豆娘》里的写作时间是09年到现在,我是编散文诗的,她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写了这么多的散文诗,我看到她发表在《散文诗》第1期的散文诗《遇见》,我“遇见”它比较晚,我看到她特意标了发表的时间是2011年1—2月发表在《散文诗》,同时也发表在《散文诗世界》2010年第5期,稿子肯定是2009年到2010年来的,散文诗的稿子太多,压的稿子压一年或两年是非常非常正常的事,读她的稿子我有两个感觉,有两句感觉舒服,这是很少见到的,如:“空门又被黑暗关上了,我依旧在另一个人身上存活”,这个感觉好,尽管这首散文诗写得不是很流利,在语言表达方面还有稚嫩的感觉在里面……(省略号部分为录音中断)

 

大卫老师的发言:

 

    轮到我了,今天我坐的这个位置有些特别,是不是像那些卖水果的,专挑个儿大放在前面,今天我坐在这个位置很感动的,清荷铃子是江苏诗人,江苏诗人的研讨会跑湖南来开了,这说明湖南的魅力大,这种情况也说明我们江苏已经容不下清荷铃子了。清荷铃子的诗如果放在全国,她的诗也是有一定位置的。现在有一些诗人给自己找位置,写诗这东西实际上是很业余的事情,我一直认为一个人天天写诗就像神经病,也写不好诗歌。我非常相信一句话叫“我们不一定写诗,但一要过上诗意地生活”,比如我们人大副主任这么漂亮的美女,哈,比如我现在就坐在她对面,这个诗会不说话就具有诗意,就说我们不一定写诗,一定要过上有诗意的生活。

    昨天去参观了桃花源、夷望溪,漫山的油菜花,真棒!我是从北京到江苏老家然后转到湖南来的,一路都没怎么看到油菜花,然而一到了湖南桃源看到了,油菜花开得非常灿烂,非常壮观,都像发疯了一样的开,它为什么在湖南可以开得发疯,我也搞不懂,可能这个地方正好可以出产诗歌,出产激情。我们当代伟大的诗人昌耀,昌耀就是桃源人,他是当代非常伟大的诗人,当代的GTP可能会越来越高,但是它再高也高不过昌耀在历史上的事件。在这里,我们有屈原,现在有昌耀,其实桃源县有这么漂亮的女主任在这儿,打牌啊就打昌耀这个牌子,就非常好搞,现在中国包括很多大诗人做房地产包括做企业做得非常成功,几百亿的资产,打昌耀这个牌就可招来很多资。但对于引资,我感觉苏宁电器就不要搞了,到这里也败在二大手下,引资啊咱不搞污染就行了,咱搞诗意那种,搞开发旅游,绿色产业。

    清荷铃子的诗歌在当代诗歌中也是绿色的产品,清荷铃子的诗有激情,她的诗很有激情,她的诗我能感觉到就是在电脑前临屏写作,不用写在纸上,而是键盘一敲,啪啪,诗就出来了,这是一个很有才华的诗人,但才华这东西是一把双刃剑,会让你的东西写得非常快,很灿烂,像焰火,啪一下,在夜空一闪,晕眩一下。为什么说是双刃剑,是说有时那词会害意,词太华丽,太快了,会害到意思,让意思表达不是太博大。古体诗讲究压韵,现在诗这东西,它不一定要压韵,但它有内在的节奏,比如戴望舒翻译的西班牙洛尔伽的诗,它非常的美,它本身就有节奏,我曾点评过周云朋一位盲人歌手唱的摇滚,比旭日阳刚还要好,他的诗不一定压韵,但非常有谣曲的感觉。就像我们湖南人唱山歌一样。诗有时候一定要避免快,快是诗歌的大故,诗是慢的艺术。我觉得诗歌写作分两种,一种是才华型写作,比如贾平凹,一种是大师级写作。才华型写作其实我们很多诗人小说家当代的作家都是才华型写作,写得非常漂亮非常完美,但是大师级写作它表达的是一种境界,去掉了词语中机智的东西。比如我前几天给胡弦老师写的一个评论,胡弦老师是江苏的著名诗人,虽然只比我大一岁,但是我的老师。

    我就提一点是诗要去掉你诗歌中机智的东西,去掉技巧,一定要笨,诗写得越笨,它就越大气,所谓的笨是一种真正的大智若愚,一种大美而不言。一定要去掉技巧,但你的技巧一定要来源于才华型写作,这东西是相辅相成的,你如果没有量也就没有质,所以清荷铃子的量已经没问题了。清荷铃子的诗发在人民文学,发在星星,扬子江等刊物都没问题,就是中国最好的杂志也没问题,清荷铃子的写作应该是中国一流的诗人,一流的写作,她的速度,她的才华,她的技巧都没问题,她的写作时间很短,她是网络时代非常活跃的写作者,在各个论坛都能看到清荷铃子穿着高跟鞋脚印,她在网上非常活跃。但这是个网络的时代,清荷铃子的写作是一种火山式的激情的爆发,短且快,寸铁杀人的感觉都有,她的创作应该是如沅江的水滔滔不绝,汇入洞庭湖,汇入长江,最后到了入海口,这是一种非常漫长非常激情的写作。我对清荷铃子提出的要求是,去掉你诗歌机智的成分,去掉才华太充沛的成分,让诗回归到朴素,因为朴素是最大的神性。

 

熊焱老师的发言:

 

     我觉得刚才大卫好象把所有的都说了,我现在再说好象有点不太好了,我一说就是相形见绌了,因为他说得太诙谐太幽默了。那客套话我就不说,直奔主题了。清荷铃子有很多诗是同一天写的,因为你只有勤奋才能保持对诗歌的热情。我曾经说过,真正的诗人除了她要具备那种诗的高贵的气质和品质以外,她应该还保持一种对诗歌的忠诚,这种忠诚应该体现哪里?应该在创作上,不是说你曾经写过诗歌,哪一年我写过诗歌,然后再不写了,我认为他不是真正的诗人,我想真正的诗人至少他应该能写到五十岁或六十岁或更工,所以我希望清荷铃子能把这份热情保持下去。这种热情应该是理智的热情,而不是像大卫说的发疯式的,发疯式的有点走火入魔式,这样不好,应该是理智的热情。

    清荷铃子是比较有才华的诗人,她的语言比较华美,富有张力和感染力,情感非常细腻也很饱满,与当下的一些女性诗人写作有所不同,她们一部分人太过于强调内心的秘密,太过于展示内心小小的空间,那种心灵的秘密那种灵魂的意韵。这可能是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翟永明她们那个年代到现在,可能她们影响了当下很多女性写作,里而克曾经写过一封信说“……”。其实人的心灵的纬度是非常广袤的,我昨天来的时候,在一楼大厅里看到背景屏,清荷铃子说她要用语言去表达那种痛感,但我认为诗歌的写作不仅仅是痛感吧,还有快感,各种感觉都有,人的心灵那种广大那么广阔,它是无边无际的,认为女性写作不应该把性别介入其中。这一点我发现清荷铃子做得还是比较好的,没有把自己定成为一个女性诗人,所以我看到她的作品不单是那种女性写作,从他的诗歌里可以看出很强烈的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的情怀。

    最后,我还是想给清荷铃子提个建议:你的诗歌可以再简洁一些,不管是在诗歌表达还在在语言结构上。刚才大卫也说了才华是一把双刃剑,我是赞同的,因为它像一把刀,太锋利了,就容易断,所以要钝一些好,因此可以让诗歌更简洁一些更朴素一些,去掉你诗歌中的那些枝蔓,相信你的诗歌有可能会有更大的提升,其它的我就不说了。……(省略号部分为录音中断) 

 

 

彭敏老师的发言:

 

   各位前辈,我就简单讲一讲吧,我有两种感觉,我感觉她能表达生命的痛感,它或许会显得仓促一点,像苗老师提出的《中年的黑白色》,《昨夜闪电》,这一种诗是比较能进入我的心,但是我看到那种单纯的爱情诗,我感觉那种单向度的写作反而没有放射性,没有向外扩张的能力吧。然后我觉得写作中一个人为什么成为诗人,源于他对这个世界的不安全感,就是心灵和世界不契合那种对峙的感觉。我对爱情诗一般是不认同的,爱情会像一个黑洞一样把她所涉及的词语主题呀都吸进去,然后就完全消化掉了,反而容易打不开吧…………(省略号部分为录音中断)

 

 

(因为录音问题,有的老师的即席发言不能整理完整,很是遗憾和抱歉。)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