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评:“用身体感知世界”——浅评清荷铃子的诗歌  

2011-06-09 15:16:00|  分类: 诗人评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用身体感知世界

 ——浅评清荷铃子的诗歌

文/高梁

 

     清荷铃子近两年在诗歌的路上一心一意地走着。尽管在我看来她的散文诗要比诗歌更好,但还是看得出她对诗歌是非常用心的。我想这是源于内心的难以割舍。或者她也并不清楚,她的散文诗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

     在我看来,如果被充分认识,她在的散文诗界,应有一席之地。我这个判断是源于对散文诗的粗浅的理解。而并不是在大量的阅读的基础上。她的散文诗是燃烧着的。是具有梦幻般色彩的。因为感情的饱满、丰厚而极具爆发力。她用感情、幻想,在散文诗中呈现出自己理想的世界。

    她的诗歌当然也取得了成就。但在我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适合的领域。散文诗说到底和诗虽然相通,但并不一样。诗歌需要节制,而散文诗可以尽兴。诗歌发展这么多年,存在着技法、规则。这些东西弄不好就是镣铐。

    在诗歌和散文诗这样的事情上,就可以看出,清荷铃子是用感性来生活的,而不是理性。这样说,也许她并不愿意听。在目前来看,在写作上,我并不知道是靠理性才会写得更长久,还是靠感性写得更长久。或者两者平衡才是最好的?

    我个人更倾向于从感性走向理性。因此在她的诗歌中我最为喜欢的,当然是《又逢中秋》和《秋天的玉米地》这样的诗歌。

    在《又逢中秋》中,诗人写到了自己的绝望之情。身处异乡、而且生病,在充满着阴郁的,多少带有不详色彩的医院;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人生悲惨莫过于此吧。但是这并未让诗人因此就在生活中绝望。亲情、友情其实并未消失。而是因为时空阻隔。通过回忆疗伤是个好办法。一场病使诗人没有沉沦而是变得澄明,也许诗人知道了生活之恶,但并不想揭穿。揭穿又有能怎样呢?人有时候是需要自欺才能好好活下去的。她说她不忍看到破碎。所以她就不会看到破碎。这是选择的结果。生活其实是心态决定的。在一定的基础上,富有和贫穷是和精神没有关系的。富有不见得有快乐。一场病,并没有让诗人变得心灰意冷。而是对生活充满了感恩。这也是性格使然吧。人都说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个生,因为人不同而不同罢。有的人怀着感恩之心活着;有的人也许活得恶狠狠。凡事物都不能一概而论。诗人被置于死地后还想着发光,发光就是照亮别人吧,哪怕是发出萤火虫那样微弱的光。

    在诗歌无用的年代,还有那么多人热爱写诗。我想写作对写作者来说也是疗伤的过程吧。这首诗在我看来就是自我疗伤的过程。使自己更加热爱生活。

   《秋天的玉米地》其实也属此类。她揭示出诗人的出身。那是乡下生长着玉米的地方。一到夏秋之交,青纱帐在风中摇曳的地方。否则诗人写不出这样情景交融的诗作。比喻是那么恰当自然。清荷铃子的诗歌写感情的居多。这首里同样写到对母亲的依恋。但在这首诗里诗人并没有沿着母女亲情写下去,这并不是丢下了这一主题。在我看来,这里出现的母亲,可以借指母性。人需要信仰、依存才能一路走下去。即使年老力衰、枯槁,母性依然会散发出母性的光辉。

    岁月同样增加着我的年岁。这并不是废话。一个人无论多么青葱,最后也会走向枯槁,如同年老的母亲。好在诗人已经感悟到:生活需要依靠内心的力量。

   漫漫人生路就是这样,一个人的性格、心态、世界观,决定了自己一生的路。就像大多数人眼里无用的诗歌,我们却是那样热爱。为此可以放弃金钱、权利。只要自由、尊严。

 

2011年5月28日

 

附清荷铃子诗两首:

 

《又逢中秋》

 

 

圆月曾是一滴庞大的泪

是的,我被淹没——
在病痛中扭结、纠缠,何况又是孤身一人
在陌生的异乡,在医院

没有亲情,没有救死扶伤的手
把我拯救。

是的,那一个晚上,我无梦
一首发黄的诗落满尘埃——
这是岁月,这是镜子,这是爱情,这是友情
……我数着……数着……
我爱他们,我很爱——
我背过月光,不忍看到破碎

又一个中秋,我身陷尘世欢愉
扶着遍地的野花不能开口,尘世深厚,明月如镜
照见我的澄明。在尘世,我是多么单薄
多么轻,仿佛可以放下一切

从那一个中秋到以后,生命都是赚来的
是上帝让我贪享了人世的繁华

 

我的愿望多么简单:
每一晚我都能坐在你的身边
哪怕像萤火虫一样,发一点点星光
该有多好啊……

 

 

《秋天的玉米地》

 

 

我也曾和玉米一样拔节、灌浆,青葱着生长
我的梦想也曾像玉米棒,那么甜,那么香
到了秋天一粒粒籽实,环抱着宫殿,是那么金碧辉煌

 

现在,玉米身上的青绿消失了
体内的水和糖份也慢慢消失
它们枯萎着,在风中晃动着,多么悲凉

 

我想到母亲:她的白发,她缩小的身影
我曾像玉米粒紧紧地抱着母亲
闻着她的香

 

岁月同样增加着我的年岁
注定我比玉米经历更多的风霜
自然的植物依靠自然生长
而我越来越感到
生活需要依靠内心的力量

 

作为人而存在——
我看自己的脸,为什么
都是玉米消失前借给我的表情?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