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收藏并感谢:苗雨时老师点评《青梅竹马》  

2011-02-03 12:34:00|  分类: 诗人评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青梅竹马

              清荷玲子


        那些古典山水离我们越来越远
        在芦苇河畔,我抱着大风忧伤地哭
        白云落下来,叫我临水而居
        我隔岸观火,渡了一千年
        仍然是河边的一只丽鸟
        我守着自己的巢,看到菩提花开花又落
        岁月随着河水越流越长

        一层薄薄的纸,戳破了,就是桥
        就是从古城到古镇的一座小桥
        雪白的茶花,照亮了小桥上我的忧伤
        因为你,因为那一次水井下肌肤和青春的碰撞
        我守住了内心的寂静和安祥
        守住了一生的火种
        因为你,我抱住了一棵前生的青梅
        我还将跟随这条河流到来生
        看你打竹马而归

 

    苗雨时点评

    这首诗显然运用了中国古典诗歌的原型意象,“青梅竹马”,以及它所负载的纯真无邪爱情的原型母题。唐代大诗人李白在《长干行》中曾这样吟唱:“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此诗写的是从两小无猜直到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那么,怎么创化这一原型,使古老与现实对接,并在对接中,增殖现代的思想意涵,不仅需要诗人有深刻的哲思,而且也要求诗人掌握高超的艺术技巧。这两点,清荷玲子都做到了。

    进入文本,诗的第一节,诗人创设了一系列意象,构置了一幅今古苦恋的深远图景:“那些古典山水离我们越来越远“”,那山水孕育的古典爱情,也隨着历史的云烟而渐渐消弥。诗人只能站在“芦苇河畔”,“抱着大风忧伤地哭”,这“忧伤”里,有不舍,有依恋,有探问,有追寻……。在命运“白云”的驱使下,她“临水而居”,立在人生的此岸,遙望那逝去的历史的彼岸,一望便“渡过了一千年”,但她仍是“丽鸟”,一个孤单、美丽的女人,“守着自己的巢”,护卫着坚贞的信念,借由圣洁的菩提树的一次次“花开花又落”,来慰藉心灵的酸辛与悲苦,任凭那“岁月隨着河水越流越长”,却始终不改初衷……。此种漫长、悠深的恋念,是对历史的,也是对纯真爱情的。

    诗的第二节,从历史走入现实,“一张薄薄的纸,戳破了,就是桥”。用现实的手指戳破历史,历史与现实之间,就是薄纸一张,因为历史是现实的胎记。从古城到古镇,标志历史走到今天,所以它也是“一座”古今交通的“小桥”。而那“雪白的茶花“”,高举生命的素洁之光,正“照亮了小桥上我的忧伤”,点燃了她对真实爱情的神往与渴求。其实,爱情也是“一张薄薄的纸”,一次偶然的机缘,就可以实现了“肌肤”与“青春”的碰撞,就像金庸《天龙八部》中段誉与王语嫣同坠枯井,王语嫣感谢老天有眼那样。因此,这之后,她的内心由“忧伤”转化为“寂静和安祥”,并于此“守住”了一生真情至爱的“火种”。于是,她愿“抱住”一棵“前生的梅”.不怕“岁月”跟隨河水“流到来生”,即使地老天荒,她也要等着“看你打竹马而归”……

    这就是“青梅竹马”这一古老主题的跨时空的延伸和深入爱情本质的现代版的扩张和展拓。奥地利诗人里尔认为,一个不顾一切地去爱着的女人的爱,就是大爱。这种爱,是终极的爱,尽管充满艰辛和痛苦,但它却以情感的温度,把无限的力量引入自身,承受,仅仅是承受。此种大爱的奔涌,使一个人处于最内在的存在的颤动之中,然而,又像投石入海一样委身于永恒怀抱(参阅刘小枫《诗化哲学》260-261页)。

    清荷玲子的诗《青梅竹马》所吟咏的,就是这种超越历史、贯通古典、深入人的本性、恒久不老的绵长的旷世之大爱!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