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达米尔·索丹..兹旺科•马克维奇  

2011-11-30 17:26:00|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达米尔·索丹(DAMIR ŠODAN,1964-),诗人,剧作家,职业翻译,80年代开始写诗,磨刀10年后于90年代开始发表,出版有三本诗集(1996,2001, 2009),以及多部剧本,其中《安全地带》于2000年在维也纳获得原南斯拉夫剧作家比赛第一名,2002年在克罗地亚上演,德语版在维也纳出版,其它剧目也随之上演,并参加国际话剧节。达米尔·索丹大学专业是英语文学与世界历史,1996年起在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驻鹿特丹的原南斯拉夫法庭担任翻译,翻译了大量美国当代诗人,出版了两本译诗集,并经常返回克罗地亚参加文学活动,与唐弥卡·巴吉斯克共同担任克罗地亚《诗刊》的翻译栏目编辑,参与当代诗选的编辑,并独立编辑一本“新现实主义”诗选《行走在另一边》(2010)。他的诗歌被收入多种诗歌选本,包括美国的《新欧洲诗人》(2008)和法国的《地中海诗人》(2010)。



拐杖



我不知道我是否会有根拐杖
盲人、老年人、绅士们用的那种
我可以像叶芝那样用来敲冰的拐杖
或敲敲人行道,吓走虫子
和鸽子当他们困惑的时候
来吧,那些憔悴的走下坡路的旧日子
我需要拐杖
红木,檀木

或其他木,供消遣的拐杖
甚至是惊叹号拐杖
其实是挂衣服的拐杖
将地和手连起来

在它们互相纠结的拐弯处
你曾经爱过我。





堪察加



我梦见堪察加
与陆地分裂
在海上漂浮。

所有媒体都报道了此事。
(日本人被警告
留在室内。)

我跑过城市,想在整个世界

瓦解前找到你。
但你已准备出去

同一些我不认识的女人

看电影。其中一人偷走了我
大衣。我如此绝望。

我整夜喊叫,
但没有人能听见我。
好像我早已死去。




圣保罗



我们在上空飞了半小时。
下面是烟囱和工厂,
散发着煮黑豆味的居民区,
慵懒的住宅里穿着海滨比基尼的美女,

水泥大道上竖着高大的公司广告,
街头流氓绑着绷带,
崇拜彩虹教的变性人,
成群的孩子骑着自行车穿过,尘土飞扬,
车后面是强制性标贴
和耶稣的照片......

这里生意兴隆
主要靠直升飞机。
市区里大多数高楼顶都有直升机场,
如果你是外国人
你只不过是个会走路的钱袋......
隔壁座位上传来声音,
就在这一刻
不知何故,我听到
巴吉斯克的桑德拉尔在说:

这里终于有了工厂郊区可爱的电车电线街上挤满了人正在晚间购物一个天然气罐过来最后我们被拉进了站圣保罗我感觉在尼斯或在伦敦查林大桥我看见所有的朋友

——我来了。


译注:巴吉斯克是另一位当代克罗地亚诗人,见另一篇译介,他们俩是好朋友,估计是一起去圣保罗时写的。桑德拉尔是法国籍瑞士诗人小说家(1887 -1961),巴吉斯克受其影响很深,常挂嘴边。



兹旺科•马克维奇,克罗地亚当代诗人,艺术史教授,诗歌翻译。



之后


一进入诗就显得异样了。
当我看见别人写的句子,
一切都显得清晰,容易。
就像一张纸仍然抗拒火一样,
几乎感觉不到灰
的迹象。而在我院子里
灰烬如此包罗万象。
如同幻觉,如同一帧激励人心的照片。

许多人写遗失的美,
写突如其来的不幸
蔓延至一颗无声的被遗弃的心。
然而,我想说说
我的院子,和这条大河 ——
你应该从窗口里看见了,
以及前两天失踪的
灰树和两棵柠檬树。

童话故事的写作方式突然间变得
完全不可想象。
窗口落下的灰,
昨天还是桌子、床、书籍
现在已是黑色烟尘,
某个人的生命,其他人不曾多想
却梗住我喉咙,模糊我的视线。
当我招手,
我是否仍然能够感觉到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