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尼古拉·马兹洛夫..伊万娜•博德洛兹克..唐米查·巴吉斯克  

2011-11-30 17:23:00|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尼古拉·马兹洛夫
Nikola Madzirov,1973,马其顿共和国最优秀的当代诗人之一,东欧最具活力的新一代诗人代表,波兰诗人亚当·扎加耶夫斯基称赞他具有丰富而奇异的想象力,他的诗“如夜行动物突然被车灯照亮”,引起世界的注意。尼古拉出版了四本诗集,部分被译成30种语言,获得过马其顿、德国、奥地利、美国等国的诗歌奖项,他有两首诗被克罗地亚制片人拍成短片,四首诗被美国爵士乐歌手谱为歌曲。他在30个国家朗诵过,盼望有机会到中国来。



诗选六首(明迪译)



◎阴影掠过

有一天我们会相遇,
像一只小纸船
遇到河里冷冻的西瓜。
世界的焦虑

同我们相随。我们的手心
将月蚀太阳,我们举起灯笼

走近对方。

有一天,风不再
改变方向。
桦树将吹走树叶,
吹进我们放在门槛的鞋子里。
狼会跑来
追逐我们的天真。
蝴蝶将把尘土

扑在我们脸上。

一位妇人将每天早上

在候车室讲述我们的故事。
甚至我现在说的
也已经被说过了:我们等待风
如同边界上的两面旗帜。

有一天,每一片阴影
                  将与我们擦肩而过。



◎家

我住在城市的边缘,
像一盏街灯,

从来没有人换灯泡。

蜘蛛网将墙壁支撑在一起,
汗水将紧握的双手连在一起。
我把我的玩具熊
藏在粗陋石墙的洞穴,
使它免于梦想。

日日夜夜我使洞口醒来,
蜜蜂一样返回,
总是回到从前那朵花。
我离家之际,是一个平静的时刻:

咬过的苹果没有留下伤痕,
信上的邮票是一个被遗弃的老房子。

从出生起我就迁移到安静的地方,
空旷却从下面紧紧抓住我,
就像雪,不知道属于大地
还是天空。



◎当有人离去

所有已经了结的又归来

              给Marjan K


在街角拥抱时你总会发现
有人离开,去了什么地方。总是如此。
我住在两个真相之间,
像一盏霓虹灯在空旷的大厅里

颤抖。我的心收集
越来越多的人,因为他们已不在这里。
总是如此。我们清醒的四分之一时间
都用来眨眼。甚至在失去之前

我们就忘记了那些事物——
比如,书法笔记本。
不再有什么是新鲜的。汽车上
座位总是热的。
最后的话语被传送,
就像一只斜桶手手相传去扑灭夏日篝火。
明天,同样的事情又会发生——
面部,从照片上隐去之前,
皱纹会先消逝:当有人离去,
所有已经了结的又归来。



◎当时间停止


我们是另一个时代的遗物。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谈论
家,死亡
或注定的痛苦。

至今没有一个违法挖掘者

在所有年代的遗物中
发现我们之间的墙壁,
或骨头中的寒气。

当时间停止,
我们再去谈论真相,
萤火虫会形成星座
在我们额头之上。

没有一个假先知
预见一只玻璃杯的粉碎
或两个手掌的相触——
两个伟大的真理,
清水从中流出。

我们是另一个时代的遗物,
如同狼,看见永恒的罪恶感
就撤回,
躲进驯服成孤独的风景。



◎隐形


有什么从我身体里涌出,
厚如灭火时升起的烟雾,
远如掷向太阳的种子。

我的脸在镜子上

的雾气中淡去,
我伸展如同窗帘永恒地延伸,
用磨损的边缘触摸地毯。

我梦见你,但不说出来,
我变成一个非空间性的物体,像一面旗帜
环绕一个倾斜的桅杆。

我只能穿过时间呼叫你,
因为征服者越来越少,
我想让你回来,带着那些

不再被看见的蝴蝶。


而黑暗偷偷地爬进自己。

一个愿望是这样的古老,

无人注意时一只手轻敲在额头上。



◎我看见梦

我看见没有人想得起的梦,
人们在那里哭错了坟头。
我看见飞机坠落中的拥抱,
和动脉敞开的街道。
我看见睡眠的火山,比家谱之树
的树根睡得还久,

以及一个孩子,一个不怕雨的孩子。
只不过那是我,谁也没有看见,
只不过那是我,谁也没有看见。

伊万娜•博德洛兹克
1982-,克罗地亚最优秀的青年女诗人之一,2005年第一本诗集获得青年诗人奖,2010年出版半自传体小说,讲述一个难民女孩的成长。2010年见到她时不知道她的难民身份,伊万娜在学龄时期当过难民,父亲被枪决了,官方用语是“消失”。



325号房间


译者可以保留权利
不翻译出这个词汇。

世界在我之外发生。

我住在一家旅馆,
每天,去学校
之前,我将钥匙
放在325号
的方格子里,
比我们住的房间
略小一点,
母亲,弟弟,和我,
以及一台电视,它也许
某一天
会揭露出父亲的去向。
而在那之前,一切都是三份,
床,杯子,勺子,
圣父,圣子,圣鬼,
我们胆小鬼一样
一切东西买三份,
仿佛我们不再算他
一份。
甚至我们的坐垫
也是用他大衣里的棉絮做的,
乌克娃姑姑留下了大衣,
那是仅有的遗物。
没有人救得了我母亲,
没有人。
她将在325号里
的小厕所,
给我父亲写很多年的信,
他“消失”了。

这就是官方词汇。

***

延期是上帝的态度,
或者说,上帝是可以延期之物。

我站在扎格勒布的特殊公共交通柜台前,
这里从来没有长队。
这是给特殊儿童的,他们父母被杀/坐牢/
被劫持/消失/
被送到不明之处/
克罗地亚抵抗者。
这些都写在申请表上,
我每年都得到一张打折卡。
那是两千零三,
你对自己慢慢说出,
但仍然有人觉得
我无理夹塞,
这是最伤我之处。
除此之外
我没有其它创伤。

精神上越理解事情的必要性,
越有力量战胜情感
而不从中受苦。

唐米查·巴吉斯克(Tomica Bajsic, 1968),克罗地亚诗人,画家,翻译,编辑,纪录片制作人,与Damir Sodan共同担任克罗地亚诗歌季刊Poezija的译诗编辑。1991-95前南斯拉夫内战期间为特种兵军人。1998年获得克罗地亚青年诗歌奖,2009年获得Dobriša Cesari?奖。出版过四本诗集,以及旅游散文集,短篇小说集,翻译过大量诗歌。



绕圈



有时候我好像活在借来的时间里
朋友都已死去,散落在墓地间
就这样从石板上擦掉了,没有一个活到30岁
这些人我曾经与他们分吃面包,
这些人我曾经与他们睡在同一个沙坑里
这些人我曾经与他们走过同一个草地,爬上同一辆坦克又倒下
我的脸摔在地上,盖满子弹和弹壳
(噢亲爱的安静的大地你知道我们的祈祷)
他们的幽灵时常返回,随着最后一个回声:
还有果汁吗?一个将要在攻陷中死去的人问道
照顾一下我弟弟,另一个将被坦克压死的人说道
第三个努力回忆他是谁,从哪里来
他的大脑正在慢慢关闭(头部中伤)
那边是什么?第四个手里攥着一杯红水酒,问道
他的目光固定在山上,那里已为他设下埋伏
第五个无声,但他的眼睛宣告:
死亡。

有时候我感觉仿佛散了架
半夜起来喘不过气
隔着敞开的窗子听到阴间的嗡嗡声
(闻到木棺材里散发出来的人肉烧焦后的糊味)
基督救世主是乌云中一个持久的新鲜伤口
电萤火虫奔忙,诅咒,庆祝
猪食人体肌肤的日子
那里有一所房子,一百年前曾经是蓝色的
现在是一个没有屋顶的废墟,无框架的窗户看上去像空洞的眼窝
里面是残骸,但不知何故一到夜间就活了过来
被遗弃的阳台上到处是鲜花和灯光
一位圆圆的黑女人带着头巾
从生锈的栅栏那边靠过来听它们谈话的细小回声
它们低声说有三十万人死在那些田野上
在那里我的靴子丢了靴底
在那里我的眼睛淹没到宇宙的泥土里
在那里我的心脏像根铁绳子,从锚上切断
嗖嗖地穿过空中,盲目地转圈:
漫无目的,漫无目的。






摄氏40



过街时,我看见一只蝴蝶落在我

和一个肥胖的提着许多塑料袋的黑女人之间。
柠檬黄,蓝色,浅黑色——
我想死蝴蝶怎会有这样的颜色,然后抬头看

树梢,花岗岩石的山顶,云,这才意识到

这里是新世界。






第二十七天

——给玛拉,在你出生后的第二十七天


光和影:分离……
27天前,他们是一体!
你深色的杏仁眼在寻找边缘。
出生到这个世界上,没有自己的装备,
你这么小,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名字。
你想用新天堂

的微笑,博得我们欢心。
好一个微笑!所有的高山蜜蜂
所有的蒙古森林火,
萨尔瓦多的350个教堂顶,
大西洋所有的漂浮生物,
在你的笑容天堂里
找到只有少数会飞的圣人

才知道的隐士伪造的秘密之处。
你惊奇地环顾四周,但我要告诉你,
在你一万年古老的深色眼睛里,
我可以看见那座静湖的反射,
它的深度不可丈量。
对于我,湖是一个未知的记忆。
科学家称之为空间的黑洞。
有人干脆叫它“煤袋”,
而信徒们称它为圣灵。
直到此刻,你的眼睛
一直像两只印度木舟,
在没有边际的宇宙里轻逸穿过。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