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伊万•赫策格  

2011-11-30 17:22:00|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伊万•赫策格  


1970生,克罗地亚当代重要诗人之一,80年代出道,90年代成名,第一本诗集获得1994年Goranovo Prolje?e诗歌奖第一名,第二本诗集(1996年)获得Zdravko Pucak奖。已出版五本诗集。整个南斯拉夫地区唯一一份纯诗歌季刊Poezija (Poetry)的执行编辑。应邀参加过斯洛文尼亚诗歌节,鹿特丹、华沙金秋等诗歌节。


如同雪一般


晚上我无法入睡
倾听那些稀有的鬼
驾驶时间穿过扎格勒布。
有时,他们踩刹车
仿佛迷了路,
穿过我的脊椎,穿过云,
穿过雪。

朋友们已对我道过“晚安”,
但我仍然无法入睡。
我想像着我们在婚礼上
一条河流上的一家餐馆里
每年这个时候
纯雪沿着河流漂,没有人看见。

我盼着一件婚纱礼服
你答应过是隐形的。
没有人站到你身边,
没有人站在那里而看不见我,
只有我和你,没有我的你,没有你的我,
就像每一朵被遗弃的雪。

母亲说,家乡
也下雪了,没有人看见。
父母担着心。
天空下沉,几乎到了地面,
人们缩小到指甲一样大小,
这些在这里,那些在那里
近和远。

晚上我无法入睡
倾听那些稀有的鬼
倾听雪,如同雪一般。



不可能的面孔  


每天我都希望再次见到你,
说说宇宙以及那些奇怪的距离,
说说所有可能与不可能的天空,
所有可能与不可能的爱情。

我知道你会说我在扮演上帝,我在挑衅,
生活不是时间,世界不是这样,
雨水不可能改变海洋和陆地,
但可以融化于十字架,融化于面孔。

每天我都想再次忘记你,
不说我怎样迷路,你怎样看不见我,
不说自私和我的其它纬度,
不说所有的雨水,所有不可能的面孔。



边缘


飞鸟围绕你的大腿飞旋,你数它们
数不尽,而我无法看清你在之上
还是之下,你在呼唤我还是没有,也许你只是
用丝网乳罩引诱我。
还好,近处没有神圣之物,
你的步态完美,因为没有航程。

我的新视力是球状的灯谜。
在里面群鸟腐朽着日子,
黑狗,烛台,和诗篇。
而我不断地重复:
“我的另一个名字是边缘,
我的另一个名字是边缘……”

词语和诗围绕你的头顶飞旋。
我用单调的声音默念,
眼睛被丝网蒙住:
“紫罗兰是魔鬼之色。
上帝是蜂蜜和铅,
而我是你疯狂的同名。
你仍是我脆弱的爵士乐,
在风暴的另一边。”



萨拉热窝  

他们说米加卡河确实存在,
而我只能从远处感觉它。
你,在另一边,流动,
穿过夜晚,这样快速,真实。
你的头发黑色的,你的围巾隐隐约约,
你的手被谁紧紧握着。
你看我一眼,那么长久,穿透,
你知道有太多需要记住。

在这个城市,我们同样地遥远,
离着彼此,在波斯与欧洲之间,
与所有的生死隔着同样的距离。

我希望我可以轻轻熄灭掉你手臂上的烟头。
我希望你来扮演我的撒旦,
在某个被遗弃的文化中心的舞台上。
这样我们可以消除一条生命线,
一个命运,一串爱的音符……
只让我手心的那些诗行驻留。

萨拉热窝有多少墓地?
整个世界有多少?
有谁问自己。

没有人问。每个人都盗窃真理。
所以,我求你,米拉兹德兹卡,
请用你最后的力气
切断我的手。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