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好诗推荐:《温暖的尘埃》  

2011-01-09 19:27:00|  分类: 铃子赏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期在绿风论坛要完成新年第一个月的精华诗作点评,就此我将选论坛上部分精华诗歌进行浅评,以后一起收录在“推荐好诗100首”

境界之作

 

——读今天若歌的诗《温暖的尘埃》

 

读这首诗,没有刻意的象征和隐喻,也没有刻意的粉饰和隐瞒,一切源自自然,缘自生活。在一种倒叙和插叙,浅白的口语写作中,给我们一种诗意一种叙述的张力和真切的生活感受。王国维《人间词话》云: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否则谓之无境界。我之所以说此诗为“境界之作”原因有两个:一是诗人将真景真情相融而成境界,表达得朴实自然,与我们的生活那么贴近,澄明而无碍,把读者带入诗人所表达的场景和情感氛围中,又自生艺术幻境,二是我读出诗人内心的境界,表现出一种真诚的使命感和对人类生存命运的关注及社会生活的人文关怀等。一首诗最可贵的就是朴实、自然、真诚。这首诗我反复读了多遍,感觉诗人不只在向我们讲述一个故事,一个有关自己的生活经历,而是在向我们讲述一个时代和生活的变化等,他不是对生活印象的简单的述说,它是对人生经验的诗意梳理,他个人的历史映现在其中,一个时代的历史也贯穿在其中。

     我把这首诗中的插叙和倒叙部分做了重新的梳理:

“那年,一口旧木箱/把你的小儿安顿在城中/唱着悲凉的歌拆掉所有的旧房子”由此句可知,这是诗人在“宁静的小城”向她的母亲说着悄悄话,此时诗人周围的环境是“雪在夜色中停下/宁静的小城/伏卧成一群白色的大鸟/安静地倾听远来的风/朗读来自西北利亚的冷烈”此时,诗人的儿子“正在隔墙的小房间吹着口琴”。此处诗人强调了“年少的儿子”我想,隔墙吹着口琴的儿子,可能就是诗人写这首诗的导火索,这里可能出现对比和暗示的手法,对比是:在这样冰天雪地的冬于,儿子温暖地呆在房间吹着口琴确实是一种幸福,这就和诗人自已的年少生活形成了一个对比和反差;暗示是,儿子在这要宁静的小城,温暖的房间里,吹着口琴,也在思念谁呢,是她的母亲吗?而作为一个父亲,他此时开始思念谁了呢?于是诗人把自己的思绪开始向历史推去,他“打开一口小木箱/从温暖的尘埃中/寻找经年的自己/他打开箱子/看到了一群拆旧房子的人/躺在新房子中取暖”,我注意到此处提到了温暖的尘埃,在诗人眼里,那些覆盖在曾经“历史”之上的尘埃都是温暖的,透过这些尘埃,时光像一面镜子,在他面前把过往的一切放映了一遍,他如今看到那时那些帮助“拆旧房子的人,躺在新房子中取暖”。这个“躺”用字好,此处有两个意思,有的人可能死了,在诗人眼里他们都开始享受某种幸福了,也不再风餐露宿,食不果腹,有的人还活着,他在儿女们的照顾下,睡在温暖的新房子里。可见,诗人艺术的触角其实在指向人类社会的生存和发展变化,充满了人性和人文关怀。

诗人接着说“我因爱着这个小城/而减少了对你的爱”,这句话我读出了诗人的辛酸,他年少时来到这个小城,就在这个小城奔波忙碌着,他因为忙于生计,忙于为这个小城做更多的贡献,而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思念亲人,此时,“他翻出一张旧照片/这样告诉安睡在地下/抱雪取暖的母亲”以求得母亲的理解和原谅。读后让人感动和心痛。由此也可以感觉到诗人可能从小失去母爱,但他并没有报怨自己从母亲那儿得到的温暖和爱太少,并没有埋怨时光在他身上取走了过多的光亮和健康。“他现在拖着患病的身子/隐约听到染上百年尘埃的老街/埋在地底的呻吟”。诗人年少来到这个小城,无依无靠,一个人在这儿扎根生活,其间的种种艰难可以让人想象到,他默默地为小城付出了很多,同时也见证着小城历经的沧桑和变革,现在他“拖着患病的身子”听那些“呻吟”。今天的他再看看年少的儿子吹着口琴,那低回的琴音里是否就是他过去的诉说?这个小城究竟有多少尘埃,我想每个人都是,每个人的过去和将来都是,而“温暖的”尘埃有多少呢?在诗人眼里地,他没有恨和怨,只有爱,他心里装着的全是对小城对身边所有朋友们的爱,他所经历过的所有一切,也都像一粒粒温暖的尘埃。可见,对生活细节的捕捉和提炼,让这首诗获得了一种准确的力度和生活的质感。这种来自生活本身的诗歌和朴实语言呈现了一种诗意的真实和力量。回到我们自己的意识中心,回到事物本身,回到细节中的人性与心灵,我先是感慨,然后对诗人肃然起敬,他是让人敬佩的心怀大爱的,有生活境界的诗人。 

 

《温暖的尘埃》

 

/今天若歌

 

雪在夜色中停下

宁静的小城

伏卧成一群白色的大鸟

安静地倾听远来的风

朗读来自西北利亚的冷烈

有个来自山里的孩子

打开一口小木箱

从温暖的尘埃中

寻找经年的自己

他打开箱子

看到了一群拆旧房子的人

躺在新房子中取暖

此时,他年少的儿子

正在隔墙的小房间吹着口琴

 

“我因爱着这个小城

而减少了对你的爱”

他翻出一张旧照片

这样告诉安睡在地下

抱雪取暖的母亲

那年,一口旧木箱

把你的小儿安顿在城中

唱着悲凉的歌拆掉所有的旧房子

他现在拖着患病的身子

隐约听到染上百年尘埃的老街

埋在地底的呻吟

 

2011 01 09 

今天若歌的博:http://blog.sina.com.cn/tyxiaoyouqing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