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鹿鸣》《散文诗》2010年发表的诗作  

2010-08-28 20:08:00|  分类: 发表存档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梦中人》等五首发表在《鹿鸣》2010年7月诗歌专号(收到样刊)感谢编辑老师们!

 《与兰花草为邻》《水菖蒲》发表在《散文诗》2010年7—8期合刊(收到样刊)感谢编辑老师们!

 

附清荷铃子诗作:

 

★镜中人


我的美来自于你
但这并不代表我就你
我的心也有点小小的虚荣
但我不能对你说

 

你似乎明白我真正需要什么
于是慢慢靠近我,又慢慢疏远我
直到我看到你在我面前真实地裸露
隔着镜子这样的距离,我不能拥抱你
这恰好让我们陌生又熟悉

 

你一转身就把我忘记
我也就根本不存在
不存在,不等于我就在镜中消失
只要镜子没有破碎,我们就还会相聚
但转身后的相聚
时间和空间都将错位
你成了我的镜中人


2010 05 15

 

 

★梦中人


站在远处,成为他的灯火
经过了花开花落的他
在每个黄昏的背后,轻轻地
向远方的小太阳,低低地问候一声
我也低低地回答“嗯”

 

在这个茂盛的祖国,我枝繁叶茂过
如今只呆在小小的村镇
守着几缕人间的烟火
拥抱孤独的影子
在窗台上移来移去

 

我的爱越来越小
小到已不能伤害任何东西
我的爱越来越大
大到能将悲苦和仇恨化成灯芯的微笑

 

请原谅我不会像浪花一样扑向你
平静而舒缓的涟漪更能推动你走向另一个高峰
我真的再没有什么给你
除了那点自然的光芒

 

2010 05 13

 

 

★鱼人

 

有鱼的眼睛,鱼的嘴巴
鱼的身体,还有……

 

想到自己越来越像鱼的模样
就莫名心慌
因为鱼最终要么死在深海
要么成为一顿美餐

 

我也想成为鱼啊,哪怕简单地
在那个人的寂寞里游过
哪怕他没有看到我
但若我能撞到他那洁净的灵魂,多么好!

 

多么好啊,可是我是人
只能在那片浅滩上仰望远处的深海
仰望得久了,我觉得自己真的成了鱼人
在那片海里游过,然后
慢慢消失……

 

2010 05 11

 

 

 ★象人

 

 

作为人和象的杰作,我是骄傲的
生活的幸福缘于人对我的征服
其实是我对人的征服
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
就象站在一片丰硕的原野

 

作为一个优秀的代表,与自然和谐共处
又成为人膜拜的对象
想想所拥有的这一切,我就脸红
仿佛是人间遥望的月亮

 

其实我所做的事很简单
就是驯服与顺从,顺应潮涨潮汐
在季节的更迭之中
将人的忍耐与尊严雕刻在内心深处

 

鼻子呼出人的气味,身体是人的造型
但我的脉管里仍然游动着象的血
这是千百年来优秀品质的遗传
现在我醉心于走过每个地方
似乎万物也对我顺应和屈服

 

2010 05 11

 

 

★情人


玫瑰的幸福,在于有人握在手里
并将它的体香送出
并不是它想成为情人
而是它体内聚集太多的优雅和纯粹

 

它永远不可能说出情为何物
它内在的清静,让夜晚无尽地倾吐自己
所有的寂静都是靠不住的
它拥着自己蓝色的光芒
内心抚摸着内心,象唇与唇之间的交流

 

有人苏醒过来,有人进入睡眠
它无以抗拒的美和凝视的姿态
最终进入一张终极的嘴
并栖息在灵魂的深处

 

凝视过蓝色的人
终将夜晚托付给一片永恒之水
而伤害恰好来自手中的一朵玫瑰


2010 05 11

 

 

★鸟人


是人给了他鸟的影子和草的身体
他以为自己真的是个人
具有人的品格和形象
他不屑与稻谷为伍,总要高出他们一截
也痛恨那些嚣张的鸟
但嘴巴里不会走漏半点风声
他摆出的造型似乎在告诉大地:我做的是实事
能呼风唤雨
其实是给鸟儿们献媚

 

当真正的鸟认清了他,从他头顶飞过
连点鸟鸣都不给他留下,甚至给他一头鸟粪
当人们将稻谷收割归仓
他已经变得腐朽不堪
人们也不愿意再将一堆烂稻草收回家园
任其沉睡在美丽的田埂上

 

鸟人即不是人也不是鸟
鸟人永远都是鸟人,只是人的傀儡


2010 05 10

 

 

散文诗:◆与兰花草为邻

 

 

    我牵挂远方的灵魂,白天在草原上放牧,晚上拨亮城市里的灯火。与兰花草为邻,我不孤独。而我的沉默被举在树梢,思想被沉埋在树根深处 

     没有人会在树下等我,而我的果子落下时,世界倾斜于落暮时的一缕阳光,似无声的笛划破寂夜的长空,无鸣亦无望。兰花草的心又恨又疼……

     我愿意从这里振起双翼。在沉默的路上低低地飞,兰花草将我的眼睛蒙住。想象里,我在她贫瘠的土地上摔倒,被一些胡言乱语堵在门口,又被抬进一间画室描摹。

     歌韵里提及到的雨水、冰雪。再来袭击我,我该向兰花草说些什么?北方和南方,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南北有多远?阳光从西边照射过来,我的身体一半明一半暗

兰花草从一切密度里钻出来,至今让我难以忘记,从她怀里流出的袭人的香,多象大河边,他的那个磅礴的笑----

2008 09 25

 

 ◆水菖蒲

文/清荷铃子

    想对着岸边说很多话是不容易的,想要感谢谁和谁也是不容易的,虽然临水而居,水却不能倒流
这也不是我的错----

    解开初夏的忧伤,把埋藏多年的幸福拴在腰上,路过一瓣一瓣开启的门扉,心里有些恐慌。时至仲秋,去年的风,又在桥边,把一缕透出屋顶的炊烟挽回。有一条狗,站在黄昏、路口,它的眼眸不再有光芒闪过,它听不到我拐过弯后的脚步声。

 

    我很想和它说些什么, 但所有的话都消失在嘀嘀嗒嗒的雨里

    想打开窗户是不容易的,因为我不想离开自己,除非我从倾斜的梯子上,不慎掉下来。每天望着窗内的月色,而海平面一直低于我的胸口……

2008 09 21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