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散文诗:沅江,是夜晚的一条动脉(沅江篇)(4组)  

2010-08-02 14:29:00|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散文诗: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沅江也将读懂我,他将不用任何言语,就能将我带回家乡。
    总有一天,沅江将我迎娶,我们微笑着看着对方,时光象一把青嫩的刷子,将我们再次染上青春。
    总有一天,我和沅江将有个女儿,她一定要在江心洲出生,她的出生将会让世界看到火与水诚实而没有限度的结合。
    总有一天,我和沅江也会吵架,但我会赖在江边不走,直到江水漫上来,将一片阴影吞没,并为我轻轻擦去胭痕
    总有一天,我将和沅江一起老去,象两条并列的河流,流着流着,各自进入了对方,我们互为生命,互为身体的一部分。
    总有一天,夕阳照着我,也照着他,江水又像镜子一样将我们的过去回放,那时,你是白马,我是妖精。
    总有一天,我浑然不知,江水竟然已经爬到了他的额头,成为一道深深的老虎的斑纹,像一根绷紧的弓弦,让我提心掉胆,生怕有一天它绷不住我,让我最先掉进江里……

    总有一天,再没有什么遗憾了,终于和沅江抱在了一起——

 

2010 07 24

 

 

★散文诗:沅江,这一夜

 


    这一夜,一群鱼在沅江边叹息,轻轻取走了我的体温。沅江空阔寂远,两岸的灯光已经荒废多时,我不曾睡眠,却来自于睡眠,来自于睡眠中,倒进沅江的酒。芦苇和我一样,伏下身子倾听大地,倾听宽过两岸的祈祷。当然,我的灵魂也被倾听,被白鹭拖拽成湖泊的模样,任叮咚的禅语在这里跳跃,泛着青色的光芒。

 

    这一夜,沅江水照亮了我的庭院,照着我的焦灼,掩过双脚的琴声似桃花的低语,似蛙声一片,让人辗转反侧。我知道,这一夜,人依旧,沅江水依旧,柳姿依旧。而月光却空对酒杯,孤独又沉默。它照见了我也照见了他,并照见我们共同的山顶,它为我们不停地书写诗歌,直到把两座山写得重叠到了一起,直到这座山变成一座庙宇,直到这座庙宇就是两个人共同的江心洲——。突然远处一声咳嗽传来,大地多么无奈,多么痛苦啊,仿佛这小小的震动来自于江底,来自于江心洲那片不知名的黑,我展开翅膀,将沅江微闭,我的眼睛和庭院一样潮湿……

 

    这一夜,沅江提起笔给我写信,在风中,他将日子写老了,老成了弯月的模样,他没敢提起叙事和抒情,只把碗边的笑容一再地描摹。该省略的都省略了吧,如同白天的序曲,每一首都轻描谈写,生怕浓重的一笔将自己掘开了口子淹没我,其实我一直比月光还白,白得你能透过湖面看到我内心的震撼和屈服,看到我为你那简约的一笔倾倒的力量。我知道你的抒写多么不容易,既要按住那些火热的心跳,又要按住一个城镇的喧响,最重要的是,要按住这一夜特有的呼吸和静止的吻。

 

    这一夜,沿着沅江边走的一定有我的爱人,他一次次默默地转身,只有鱼群知道他的孤单,还有我有知道他的苦累,他将这条江比喻成向东行驶的火车,他将岸边的石椅比喻成我的卧铺,上面还存留着我的体温,他摸了摸我看到的秋千,上面还有我额头上的清风,他说:你还在这里啊。是的,我还在那里,不信你再看看船上那些向上微微弯曲的月光,就是我的脊背啊。

 

    这一夜,我要到沅江里去挑水,挑得跟月光一样满,直到你说:小可爱,我的喜悦都溢出来了。不,我还要挑,大片的桃林和你怎么能停止呼吸呢,我不会让落在时光里的水桶有半点碰撞的声响,我会悄悄地,隐入倾斜的蛙鸣。我要将它们浇灌到黎明,我要让钟声从黎明的伤口里跳出来,我要让你第一个看到淡黄微紫的栅栏上,睡莲花开,是的,睡莲花开,它开在幸福的荆棘之上,其实它也是彼岸花啊。这是一个多皱的,微红的夜,我一直等你的唇,等你喊我一声:亲爱——,我就从岸边月光一样滑了下去……,你说:这一条江和岸边的一切都是我的。

 

2010 07 20

 

 

★散文诗:沅江,是夜晚的一条动脉

  

    1 、 

 

    沅江,是夜晚的一条动脉,我的火车在它的血液里蜿蜒。

    此刻,还有谁比我更向往沅江的远,而此刻的孤独更像一个盲人,他的拐杖不停地将大地洞穿,又被江水潮湿,隐去疼痛。“谁此刻孤独,就永远孤独”——

    而我只想做沅江的新娘,在夜晚用一把桃花的梳子将沅边的柳树都梳成我的模样,易醉,也易碎。

 

    2、 

 

    一条江给火焰无限的力量,它让水不断加温,让流速更快,让一个站在岸边守望灯盏的人突然安静下来。

    那些席地而坐的柔软,不是轻浮,不是虚空,更不是瞬间的迷醉,而是长久的凝视。

    它让一个人提前进入秋天累累果实的腮边,它让病毒在无法治愈的病痛里轻轻翻身。

 

    3、  

 

    今夜沅江边的柳条将谁的心思撩起,将谁的繁星摇落——

    一条江里流着平静的乡村,及乡村里的炊烟,槐花,玉米和高梁。这些流动着的事物象起伏的麦浪,突然将我深深掩埋。

    微风中摇曳着幸福的露水,多象他给我的爱,一点点,晶莹透亮,又转瞬即逝。

    我害怕这样的辉煌,又爱上这样的短暂——,

    我爱上沅江边的桃花一样的县城,这有我的另一种生活,有舞有酒,有尘埃滚滚,还有灼热的眼泪和气息。
    我爱上了这里,包括夜幕下的灯红酒绿,包括后半夜咬着一个人孤独和疼痛的细小的幸福。

    可是这一切,除了沅江,还有谁能感知。

 

    4、 

 

    这个夜晚适合将一条江铺展开来,再重新阅读记忆中的每一个细节。
    每个细节过于简单,风一再地吹,稍纵即逝的约定就随着透明的江水奔向远方。
    一个人是不是老了,老得将衣衫穿得比夜更黑,黑到那匹黑马的眼睛里,它每看江水一眼,江水就深一层。
    为此,我不停地抚摸这条江的身体,希望它仍然保留爱情的体温,它曾经与一片海那么接近,象黑暗面对着黎明。
    一个夜晚它可以成就一片海,而一个瞬间它也可以让海水泛滥决堤,一个瞬间可以让海成为死海,让海水干涸。
    江水固执地向一个方向流着,他和海的距离越来越远,这似乎是它岸边的月光和沙漠造成的。
    在世人的眼中,作为时光的两种,它们将同时在眼睛的拐角处消逝。

 

    5、 

 

    那道向下跑动的斜坡,象一条在故乡蠕行的虫,这深深地连接着家的额头和肋骨里的巢穴,它将人体的中间部位踏得夷为平地,它时常卷起大风,将蚂蚁们覆盖在田格子上,村庄在山之外到处走动,有时竟忘记了黑,和被黑重重包围的怪圈,

    人们一直不去想,也不去思考,为何一条江可以将它们统统收留,因为这里的月光没有的弯曲 

 

2010 07 25

 

 

★散文诗:你好,沅江 

 

    1、


    你又将我的裙子撩起,晚风阵阵吹进来。
    好清爽啊,有流水的地方花草多繁盛,让人小小的晕眩。
    现在我和你一样,停下来了,不再对着远方说话,我只把积聚在内心的山水悄悄地对着你说,不管你明天送到哪里,哪怕三千里以外的,那一纸苍生也行。
    你是潮湿的,我也是,被月光惯坏了的容颜,此刻多么美,有点调皮,有点骄羞,有点情不自禁……
    月亮啊星星都别来,就让我在沅江的怀里来一场暴风雨吧,什么山川河流云朵,都是我们的,快抱着我,抱紧我,你就拥有了这一切。我是你的,明天也是,永远都是。

 

    2、


    能在你身边这样走着,多么好,象走在你心里,将你踩出很多心跳。
    这条路有多长?——不长不短,正好是我们相携的一生。
    在你身边,你这样宠我,我多么骄傲,看看我就知道了,如今长得比柳树更温柔多姿。
    你,肯定是另外一个我,在帮我过着另外一种生活,我不停散去的精灵都在你那里汇集。
    找到你,我就找到了我,就找到了完整的我,——我的心也永恒了,我相信你一千年不会停止对岸的拥抱,更相信你对我,比对岸更热爱,更忠诚,且锲而不舍。
    这徒然剧增的流水,奔腾狂啸了,有什么还能比得上我们的疯狂,更让人绝望和唯美呢。
    亲爱,你总在我的眼前一闪一闪,我害怕飞翔了啊,怕自己一不小心,就掉进你的胸口。

 

    3、 

 

    在这条望不到尽头的路上,我必须爱你,我爱你的时候,就有好多的蝴蝶飞过来,就有好多的阳光露水和大地交谈,接吻。
    现在,我的生活有些局促,有些力不从心,但这不会妨碍我爱你,我已经把那些坏死的时间都扔进了垃圾,剩下的都是金子一样的时间,在这里,我只对你负责,负责平静的或有点震动的生活。
    慢下来吧,亲爱,知道你快要通过这条深暗的隧道,我就在你的窗外,打着手势叫喊着你。
    慢下来吧,包括你疲惫的心,和疲惫的呼吸,像以前从未发生过什么,我们都是刚刚开始,都是第一次。
    一切都是新的,开灯吧,你看,我正好躺在你的身边轻唤你,我们的马都跑远了,我就是你要的那个精灵,你无声无息的狂想。 

 

2010 07 31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