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散文诗:消逝  

2010-06-17 06:51:00|  分类: 散文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消逝


    每一件事物,在它自己的时间里,拥有它自己的时间——费尔南多.佩索阿
 

1、

 

    西风像一根带刺的鞭子,抽打着我的心脏。
    我告诉大地,其实没有人能束缚我们,是我们自己束缚着自己,自己在承爱自己的成长和不幸。
    我怀疑十月过于安静,恍若隔世,逼入欸乃。只能以一毫米的想象,到达一个象征性的高度。在或有或无的暗喻中,恐惧天空的蓝和白。我用一载枯枝给远飞的燕阵写信,直到信仰藏匿,而心,跳在时光之外。
    其实,我的眼睛里,一直没有开放出芳香的花朵,我掉进落日的海洋里,后来在老虎的眼睛里找到一滴哭泣的泪。
     田野有落日,有磅礴的烟雾。荒草淹没了去路,无垠静卧在这里。而我一直包裹在一片棉花地里 不深不浅,刚好看到尘世和天空的白。
     我允许这一切复活,象允许一切走向死亡……

 

 

2、

 

    我从汽车站走到火车站,再走到楼层的夹缝之间,处处是欲望和诱惑的眼。
    那些含盐的日子,我也流出许出盐粒。日子总不不够,总是在模糊和拒绝中延续,又在握手和繁华的瞬间,缓慢切割着血和泪。
    这么多年我一直不敢向一棵小草承认内心的柔弱,活得不如一棵秕草。
    在阳光到来之前,我独自走进一个黑暗的拐角,在那里咳嗽,发烧,连续生病,连续流泪。我不敢向阳光伸出祈望之手,我的大地已经脱离了我。
    凌晨,我慢慢褪去色彩,痛苦让我还原成一个孩子,让我想到父亲温暖的背,和院子里大片的屹针花。就是这样的春天,一个有雨的春天,父亲来了,又走了。
    此时,梦外风凉,似刀在肌肤上划过。小院的梅花羞涩地溢出墙外,却被一夜寒霜凌辱,她无比痛苦,我不能让给她一点小小的甜蜜,更不能让窗外偷窥的脚步暂缓,我有着双重的绝望……

 

 3、


     你已经没有形状——你疯了。
     不要再说距离和温暖,眼睛和嘴巴都不会相信。
     我来迟了,也回不去了,只能依靠着火炉取暖。
     光度总是不够,微弱,或者孱弱。因为孱弱,所以日子扔在了延口残喘的唇边。
     一个人要保留原始的清纯多么难,“变了,变了,一切变得比光速还快”。
     一件衣服包裹着变幻莫测的身体,在风中飘来飘去。想要认清世界的人,想稳住自己却怎么也稳不住,因为身体潮湿,光度不够。
     被人忘记真是件高兴的事,有的人已经忘记我一千次了,而我却一次也无法忘记,因为我根本没有记忆过。
     可是当我要走进墓穴的时候还是有人认出了我,不是路过的,也不是躺下的,更不是头顶飞过的,而是被我打上烙印的,这烙印曾经粘贴在我自己的身上。
 

4、
 

    到我的小镇来吧,这儿的春天最长,这儿的女人们都身穿桃花的衣服。
    她们在雨中开花结果,她们明亮的眸子在芦苇叶间微笑。她们会在一棵白杨树下突然伸出手来,抱住你……
    快来吧,趁着绿风吹,趁着你还有点梦想,趁着月光爬满了低矮的麦地。
    请你先认出我,认出你小亲妹,然后将她放在马上,披微凉,赶夜路。趁秋风未来到之前把她嫁娶,待秋意绵绵时,你的炉火边便有了一万亩良田。
    那时,你抱着她,她抱着你,彼此的眼里被身体里的水涨满。
    那时,你明白了,原来月光能煮沸彼此干燥的灵魂。

 

 5、

     一只乌鸦飞过我的头顶,摇落几片树叶,我已经不记得小渡桥,小水塘和毛竹林。
     只能听到熟悉的声音环绕,象春天的故事在皮肤上肿胀,此时正好是晌午,我在知了的叫声里使劲一跳,正好跳过了一段人生。
     我亲爱的家乡啊,你总在日出和日落之间,在寂寞的灯盏里闪现。小村里仅有的几个碑文排成的站立的桔瓣,它们从我的脸上滑过,象我一个一个地对它们亲吻,象亲吻着村庄的老人、父母、孩子的脸。其实我最想亲吻爱人的脸,可是他轻轻关上梦的门,一个人躲在草屋里读着炎皇和武帝。
    我鞭打了几下梦的烈马,剥下悲欢离合,在离去的道路边站立。
    真是故国不堪回首啊,故乡的蜜桔越来越苍老,直到村庄不见,直到旷野不见,直到我的相思也不见。
    在宫殿和原野之间,我毁灭在一把铁锹下。
    多年以后,我倦意地睡在遥远的城市,灯光在一棵柳树上挣扎几声后,熄灭了。
    我和爱人终于能在两个相近的盒子里说着故乡的山水,及我们的宫殿,说着情话……

 

6、

 

    走吧,我不会妥协于柔软的臂弯,但我会妥协于时间,妥协于静止的微笑,及微笑背后那些痛苦的回忆,他们不可能在这条河流上嘎然而止。
    就让红色继续对我图谋不轨吧,这一切很快就要在我眼前消失,包括我还没有想象到的,丝丝缕缕的连接。我且把钥匙投进锁眼,开启我的住所。
    我还没有醒来,绵绵春雨还没有来到,我不能返回,万物和我都在做梦。
    我在月亮里梳头,照镜子,看见光芒和温暖。
    眉笔,腮红,睫毛膏,它们聚在月亮树下,等待圆月升起,等待一个又一个寂寞的开始和结束。
    如果桂花要逃亡,我不会阻止,我会暂时保管好它们的生命。月光和冷寂都不可妥协,但可化为水,流淌成为永恒,被深渊,被覆盖,成为雕塑——
    成为一根弦丝上一堆燃烧的桃花,刚好将清脆的鸟声囚禁起来,刚才被雨淋湿后,直达梦境的必须

 

 

 2010 06 16

★散文诗:消逝 - 清荷铃子 - 清荷铃子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