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论何其芳早期散文的艺术贡献(转)  

2010-04-04 17:34: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何其芳是20世纪30年代脱颖而出的年轻的散文家中最有影响也是最引人瞩目的一个。他的第一个散文集《画梦录》写于1933年至1935年,出版后因为艺术上的不同凡响,曾在1937年和曹禺的剧本《日出》、芦焚的小说《谷》,一起获得《大公报》的文学奖,后又陆续重印过八版。他的第二个散文集《刻意集》收的是1931年至1936年的作品(第一、二版收有部分诗作,第三、四、五版全收散文),同样在当时的读者中产生过广泛的影响。何其芳的早期散文在内容上深刻抒发出第一次大革命失败后众多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不满黑暗现实,追求理想社会,但又脱离群众,看不见出路而感到孤独、苦闷、矛盾、彷徨的共同心理,在艺术上进行了创造性的探索,以自己富有个性的形象体系,为中国现代散文的发展做出了独特的贡献。何其芳具有深厚的传统文学的修养,也较多地接受了外国文学的影响,尤其是欧洲现代派作家的影响。他曾说,他早期的散文或多或少是受过伟里耶、巴罗哈、阿左林、纪德、梅特林克等人的影响。1因此他能够在继承我国传统文学的基础上,突破陈规,对散文艺术加以开拓性的创造。其功绩是不可泯没的。
开辟散文的“独立创作”之路

     何其芳在探索散文艺术的实践中,有着大胆的革新精神,勇于开辟新的道路。他说,在“中国新文学的部门中,散文的生长不能说很荒芜,很孱弱,但除去那些说理的,讽刺的,或者说偏重智慧的之外,抒情的多半流人身边杂事的叙述和感伤的个人遭遇的告白。”又说:“我愿意以微薄的努力来证明每篇散文应该是一种纯粹的独立的创作……”“真正的艺术家的条件在于能够自觉地创造”,2他试图用自己的实践对抒情散文进行大胆的改革,为它创出一条新路,使它从“身边杂事的叙述”和“个人遭遇的告白”中解脱出来,成为独立的艺术创作,成为富有创造性的艺术散文。

     “五四”以后的“现代的散文是因个性的解放而滋长”的,一般都“带有自叙传的色彩”,在写法上它几乎成为“一种不拘形式家常闲话似的体裁的话”(郁达夫),艺术上一向不被人们所重视。例如散文创作上很有成就的朱自清就认为散文与纯文学相比,价值不同,“它不能算作纯艺术品,与诗、小说、戏剧,有高下之别”,3瞿秋白一边高度评价现代散文的主体之一鲁迅的“杂感文”,一边又认为它“不能够代替创作”。4朱自清和瞿秋白的看法是有代表性的,说明在当时人们的印象中,散文并不像诗、小说、戏剧那样是一种独立的艺术创作。因此,何其芳对抒情散文提出的新的艺术要求,美学标准,不能不说有着十分重要的开创性的意义。

     所谓独立的艺术创作,主要自然是指艺术构思、艺术表现上所体现出来的创造。而大胆的艺术想象和虚构,则是何其芳所谓独立的艺术创作的核心。黑格尔指出:“真正的创造就是艺术想象的活动”。5高尔基强调:“艺术创作永远是一种‘虚构’臆造,或者说得更正确一些,是一种臆测。”6何其芳摆脱了过去那种“身边杂事的叙述”和“个人遭遇的告白”的狭隘题材与自然主义倾向,创造性地把想象和虚构运用到散文创作中来,成功地构思了一些新颖生动的情境、情节和人物,或者把一些传说和历史故事加以再创造。这就使他的作品出现了“一些不存在的人物,和许多在人类的地图上找不出名字的国土”。他甚至奇异地在《秋海棠》中让寂寞思妇怀念远方亲人垂下的一滴苦泪,化作美丽的秋海棠,亭亭玉立,光彩照人;在《墓》中使死后的玲玲从墓中出来,与她久所期待的雪麟相会,互倾衷情。这种大胆的想象和虚构,在我国的现代散文中,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何其芳的这种大胆的想象和虚构,显然带有法国象征主义作家伟里耶的色彩,例如《墓》就留着伟里耶的《帏娜》的明显影子。伟里耶在这篇作品中,让达多尔伯爵使已经死去埋人坟墓的夫人,在幻想中复活,同从前一样出现在家庭中,过着美满的爱情生活。这与何其芳让死后的玲玲从墓中出来,与雪麟互吐衷曲,同享爱情的幸福何其相似。他在谈到《墓》这篇散文时,也曾直言不讳地说,“是在读了一位法国作家的几篇小故事之后写的”。

更值得注意的是何其芳还运用想象和虚构,创造了一些优美动人的诗意的形象和典型性的人物,例如《墓》中的勤劳、纯朴、天真、腼腆,默默地期待着爱情幸福的玲玲,《秋海棠》中的因忠于自己的爱情而寂寞痛苦地思念远方亲人的思妇,都是作者理想的化身。《丁令威》中的主人公,据《搜神后记》所载,他学道灵虚山,后化鹤回辽东,止于城门华表上,被一少年用弓箭驱走,完全是神话性的人物。何其芳根据这个简单故事,对他作了艺术再创造,将他描绘成一个既决绝地离弃人世又深深地眷念人世的充满内心矛盾的复杂形象。《王子猷》,据作者自己说,他采用这个古老的题材,   “不是为着解释古人而是为着解释自己”。从《晋书·列传·王羲之》所附王徽之传看,王子猷不过是一个洁身自好,卓荦不羁,弃官归隐者。何其芳却借他大雪天夜访戴安道的事迹,虚构塑造出了一个新的艺术形象。在他身上不但组织进某些历史人物的共同心理和情绪,也融入了自己深切的生活感受和感情体验,作品曾这样叙述主人公的内心苦闷:

     他是知道生活,而且想把生活做成一本好的诗。……这时代实是一个不能使人安于平凡,庸俗的时代!稍稍在他前面的,如当时所谓“竹林七贤”,清谈纵酒的南渡人士。以及从艳称的“王谢”,他的父兄辈,谁是真受了老庄的影响?谁是真沉溺于酒与清谈的风气?都是对生活的一种要求。都是要找一点欢快,欢快得使生命颤栗的东西!那狂放的阮籍,不是爱驱车独游,到车辙不通的地方就痛哭而返?那哭声,那时代的哭声呵,就是王子猷这时抑在心头的哭声了。

     这是王子猷的苦闷,也是那些历史人物的苦闷,更是作者自己的苦闷。他后来曾说,从这里“我读到了一些使我哀怜过去的自己的句子……我仿佛听见了我那时抑在心头的哭声。”7至于描写王子猷连夜从山阴乘船赶到剡溪,但到了剡溪戴安道家门口,又门也不入,转身从原路回山阴的情节,更是有作者自己深切的生活感受作基础的。他在《刻意集序》中说到过这样一次“可哀的心理经验”:“在过了一个旧历的新年后,一个寒冷的日子,我带着欢欣和一件小礼物去访一位朋友,洋车拉着我在冷落的铺满白雪的长街上,我突然感到一种酸辛,一种不可抵御的寂寞,我几乎叫车夫把我拉回自己的住处去。这种不应为一个19岁的少年人所有的孤独倾向不仅这一次使我痛苦。”这也是他写作《王子猷》这篇散文的深刻的感情契机。在何其芳的笔下王子猷无疑是一个不满世俗现实,因寻求生活理想而感到寂寞、孤独、悒郁、苦闷的人物,一个“悲剧年代”的典型的时代病患者。

      不妨说,“五四”以来,像何其芳那样把想象和虚构大胆地带到散文创作中来,运用它们来构制情节情境,创造人物形象的作家还是不多的。1937年,《大公报》文艺奖金委员会对何其芳的散文作过这样的评价:“在过去,混杂于幽默小品中间,散文一向给我们的印象多是顺手拈来的即景文章而已。在市场上虽曾走过红运,在文学部门中,却常为人轻视。《画梦录》是一种独立的艺术制作,有它超达深渊的情趣。”这是说得颇中肯綮的。
致力于诗的意境的创造

      何其芳对散文艺术所作的另一个重要探索,是使散文诗意化。一般地在散文中渗入诗的因素,这在过去的抒情散文中已解决了,何其芳的特点在于有意把散文和诗结合起来,在抒情散文中追求诗的意境的创造。他说:“我的工作是在为抒情的散文找出一个新的方向。我企图以很少的文字制造出一种情调。”这里所说的“情调”,实际上就是指诗的情调,即作品所创造的诗意。后来他在另一个地方就明白地以“为着创造一些境界”8一语,来说明当时他的散文的艺术构思。在何其芳的文章中,“情调”和“意境”有时指的就是同一个东西。解放后,他在《写诗的经过》中也还是用“富于情调”,“能创造一种情调,一种气氛”,来赞赏我国古典诗歌所创造的艺术境界。我们纵观何其芳的抒情散文,确实感到许多作品蕴有一种隽永的诗的意境。《独语》和《梦后》,他曾自称“显然是我的诗歌写作的继续”;《迟暮的花》和被他认为是“对话体的散文”的《夏夜》,都充满着短诗《预言》的诗意;《秋海棠》使我们联想起杜甫在《月夜》中所创造的“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香雾云鬓湿,清辉玉臂寒”的动人境界;《墓》《雨前》可以说本身就是优美的抒情诗。这些作品把抒情和写境和谐地结合在一起,达到了移情人境,借境抒情,情境交融的地步。

 

当然,在“五四”以后的散文作家中,在作品中注意诗的意境的创造,是不乏其人的,朱自清就是其中突出的一个。他的作品确实为我们提供了不少优美的诗的境界。但是无可否认,把自觉地创造诗的意境作为抒情散文的一个革新方向,却是到何其芳才明确地提出来,并在实践中作出自己的成绩,显示出自己的特点的。王国维说:“原夫文学之所以有意境者,以其能观也,出于观我者,意余于境,而出于观物者,境多于意。然非物无以见我,而观我之时,又自有我在。故二者常互错综,能有所偏重,而不能有所偏废也。”9朱自清重在观物,主张“以形为本”,他说,“不求形似,当然就无所谓逼真”,10所以着力写境,他是通过对景物的逼真描写来抒情的,因此他所创造的意境大多是“境多于意”。何其芳却重在观我,主张“抒写自己,抒写自己的幻想,感觉,情感”,11所以着力写意,他是因为要“表达我的郁结与颓丧”而去写景状物的。因此他所创造的意境大多是“意余于境”。

     那么何其芳究竟是怎样在散文中创造自己的艺术境界的呢?首先,他充分地应用了西方现代派的“移情”手法,来创造诗的意境。他将自己的感情外射于周围环境和自然景物之上,使之着上强烈的主观色彩,然后又借着对周围环境和自然景物的描绘,把自己的内心感情抒发出来,从而使意与境得到高度和谐的统一。例如何其芳的《雨前》:

     最后的鸽群带着低弱的笛声在微风里划一个圈子后,也消失了。也许是误认这灰暗的凄冷的天空为夜色的来袭,或是也预感到风雨的将至,遂过早地飞回它们温暖的木舍。

     几天阳光在柳梢上撒下的一抹嫩绿,被尘土掩埋得有憔悴色了,是需要着一次洗涤。还有干裂的大地和树根也早已期待着雨。雨却迟疑着。

     我仰起头,天空低垂如灰色的雾幕,落下一些寒冷的碎屑到我脸上,一只远来的鹰隼仿佛带着愤怒,对这沉重的天色的愤怒,平张的双翅不动地从天空斜插下,几乎触到河沟对岸的土阜,而又鼓扑着双翅,作出猛烈的声响腾上了,那巨大的翅使我惊异,我看见了它两胁间斑白的羽毛。

     接着听见了它有力的鸣声,如同一个巨大的心的呼号,或者在黑暗里寻找伴侣的叫唤。

     然而雨还是没有来。

     自然界的鸽群、柳绿、树根、大地、鹰隼,本无思绪和感情,但是因为作者自己“心里的气候也和这北方大陆一样缺乏雨量”,渴望着“雨”的来临,就使它们都着上了作者的主观色彩,具有那样焦灼地期待雨的内在情绪,有的竟发出“对这沉重的天色的愤怒”,这就把作者的内心感情和自然景物溶在一起,

  评论这张
 
阅读(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