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费尔南多·佩索阿  

2009-07-24 14:3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的,是我,我自己,我生产出来的东西

 

◆费尔南多·佩索阿

◇韦白 译

 

是的,是我,我自己,我生产出来的东西,

一种我个人的必需或多余的部分,

我真正情感的锯齿状的郊区——

我是尘世中我自己内部的那个,它是我。

 

无论我是什么,无论我不是什么——它是我所是的一切。

无论我要什么,无论我不要什么——所有这一切塑造了我。

无论我爱,或者停止爱——在我的里面,它是同样的乡愁。

 

同时,我也有印象——一点点矛盾的印象,

像一个梦,基于混乱的真相——

我感到我自己坐在一辆电车里,

被将要被坐在下一个座位上的、无论是谁的什么人发现。

 

同时,我也有印象——一点点模糊的印象,

像一个梦,某人在醒来时试图记住那模糊的晨光——

在我的里面,有着一些比我自己更好的东西。

 

是的,我也有印象——一点点疼痛的印象,

在醒来时没有梦来应付充斥着债权人的一天——

我把一切办糟了,像绊倒在门前的鞋垫上,

我把一切弄错了,像一只没有带化妆用品的手提箱,

在我生命里的某些点上,我用某些事物取代我自己。

 

够了!它是印象——有点形而上的印象,

像那最后的太阳,在我将要抛弃的房子的窗口上——

做一个孩子比想要去看穿世界的真相更好些。

它是属于黄油面包和玩具的印象,

是没有了普罗塞耳皮娜的花园里一大片宁静的印象,

是对生活的一种狂热的印象,它的面孔贴在窗子上,

看见雨点在外面滴答作响

而不是成年人的泪水,源于一个有着喉结的喉咙。

 

够了,谴责它吧,够了!它是我,那个打开了开关的人,

那个没有信札或者外交国书的使者,

那个没有笑声的小丑,那个穿着他人的超大型服装的

可笑之人,

他帽子上叮当作响的铃铛

像小小的母牛的颈铃压在他的头上。

 

它是我,我自己,歌舞会上的谜语

没有人能够猜出来,在宴会后的乡村的堂屋里。

 

它是我,仅仅是我,和我能处理的虚无。

 

193186

 

[罗神]普罗塞耳皮娜(JupiterCeres之女)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