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赏:慢过落雪的速度——读管一的诗歌  

2009-10-12 18:57:00|  分类: 铃子赏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随笔:慢过落雪的速度——读管一的诗歌

 

文/清荷铃子 

 

   共鸣是诗歌发挥艺术效应的主要手段之一,如何让一首诗与读得产生共鸣,如果诗歌不能在读者心灵中产生回应,它的艺术价值就值得怀疑。要让诗歌产生共鸣,我认为就要让诗歌传达的艺术思想与读者的心灵形成默契,表达了读者渴望表达而不能表达的细微体验,或者提供读者需要而自身却难以获得的东西。管一的诗能很好的将人引入到他的诗行内,产生共鸣,感受那些细微的感动,最终完成诗思的传递和表达。 

  读《为妻子染发》:就是一首让人读了感动的诗,这不仅仅是对爱人的爱,它同时也是对生活,对自己人生的总结。读这样的诗行,让我面对白发,曾经产生的恐惧心理消失,被一种极温暖的真情覆盖。感谢这样的诗,我读到了诗内这些灵魂的香气,它也是普通的,平凡的,非常单调的,日常的呈现。“当你低头向我展示的/时候  我刚完成一首关于/雪的诗  可是跟你发际间的白雪相比/是那样的苍白  无力”妻子的白发和恐惧羞涩心理被诗捕捉到了,并引起心中的愧疚和怜爱--这一切是因为“粗心”,真的粗心吗?我看是因为奔忙的生活把人整得活得象植物了。“你羞于垂首视我  直到白雪/弥漫了你35岁的发际”多么朴实多么令人感动的诗行,“让飘浮不定的目光/重新回到你的身边  并设法/让一度手足无措的生活/慢下来  彻底的慢下来  慢过/你发际间  落雪的速度 ”

  是的,当太阳慢慢升起,当太阳用他衰老、奉承的手指抚摩我们的时候,我们会为美而颤抖,为拥入怀中的微笑和关怀而迷失着,当那些热烈的狂野的完美的动作消失之前,这一切是否会成为恒?我看到了这首诗中永恒的东西,那就是真爱!用这种方式来爱她,多么幸福!此时我端坐云层,俯视大地,我们因为看到爱情而安祥。我们看到燃烧的灰烬,在苍穹颤悠悠的蓝光中,时间被潮水冲涮得疲惫潮水随着星星的升起与落下,分成了白天和黑夜,分成了日子和年份。当黑夜叫醒你的剧烈的悲伤,我看见情感之树正在你的眉间舒展,一个纯正的理想,你所呼唤的,它不会掉下来,它一直在天上,你还在下面,不论多少年,多少年、

  这首诗让我意识到,一切仿佛也会发生在我的生活中,是那么平常。又是那么温馨感动!“一个诗人今天所能做的全部事情就是警惕”,诗人从普通的日常生活场景开始,引出生活的主题,有一种探戡人性与时代深度深度写作,诗歌情感的传递依赖于作者对语言的控制力,可以看出诗人有良好的语言功力、对生活的敏感,细于观察,把真爱写到了极致。

 

  读《一夜就白了头的芦苇》:燕子的阴影在它的怀乡病里忽闪,此时是正午,我正读一首诗,读这些一夜就白了头的芦苇,它们让我看到了纯洁的美丽的忧伤的阴影,似乎团聚在老槐树下哭泣。我象是回到了多年以前的村庄……此时我不说话,其实我已经说出了很多,只是看着,那些熟悉的村民的脸……此时我忧伤地转过脸去,窗外的阳光正好面对我,多象那么一回,我急速地跑出麦地,阳光在水里流淌,哗哗啦啦的微笑闪烁着,象日夜我的相思,挂成天边的纽扣,那些芦苇浮动着它们的脸,我轻轻扫落旧照上厚厚的尘土,哦,这是我清晰的故乡。“直到直到一把火烧了它们后  才有人发现站在过火的河滩上远远望去  更显无限苍凉”。我回来了,故乡,你看我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脸,与那些芦苇是否相似,这一次我像走遍了整个世界,阅遍了所有的孤寂和沧桑。可是那些真正的芦苇在这个世界生活得这么简单,它需要的这么少,仿佛只需要人们温暖的注视,现在它们久置于我的内心,像尘世渗透着的痛苦,我无法回避,只能不时摸摸那越发苍凉原野,及原野上,河边,那些温暖的白,但是它们仿佛又在那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儿空旷得令我难以承受。

  与此诗别过几个月,当再阅读,引发了我无限的怀想,甚至我想哭,真的,眼里噙着泪,我仰望着芦苇那边缓缓的落日,似乎比我想象里加苍老了……整首诗简洁纯净,感情真挚,落笔从容自然。诗人很好地抓住了芦苇的白和人的白这一相似点,引发无限的想象。另外诗中断句很好,突出了应该突出的。最后两句提升了无限的想像的空间和诗意。诗人用平素的语句为我们勾勒一幅意念中“白了头的芦苇”。它与人有了极其相似之处,拨动着内心深处的波澜,产生共鸣。在废河滩上,这个秋天应该有光芒万丈的金黄的收获,应该有亲人团聚的喜悦。这些白了头的芦苇,它们是乡村一些人的灵魂,幽居在这广阔的寂静的田野,谁会注意到她们年复一年的苍白,她们这样突然出现了,又轻轻地消失,消失在何处,何处而静止?故乡随着这废河流淌哪里?风过芦苇,水茫茫。苇丛深处,我永远的故乡。

 

 

附管一的诗:

 

《为妻子染发》

 

请原谅我的粗心  没想到

那么多的白雪轻易的  就侵占了

你的发际  当你低头向我展示的

时候  我刚完成一首关于

雪的诗  可是跟你发际间的白雪相比

是那样的苍白  无力

 

对不起  请原谅我的粗心

我没能及时的为你驱除内心的

阴霾  没能及时的

弥补那些生活中的缝隙  直到

你羞于垂首视我  直到白雪

弥漫了你35岁的发际

 

……好了  从现在起

我来亲自为你染发  我要调整一下

有些慌乱的生活  屏弃那些

不着边的理想  让飘浮不定的目光

重新回到你的身边  并设法

让一度手足无措的生活

慢下来  彻底的慢下来  慢过

你发际间  落雪的速度 

 

  

《一夜就白了头的芦苇》

 

许多年后  我仍然忘不了那些乡下的

一夜间就白了头的  芦苇

 

在废河滩上胡乱长成的芦苇  每当秋天

来临的时候  愈加显的瑟瑟缩缩

 

有几次  我差一点就把它们喊成了:奶奶

东庄的  年青时就弓了腰的三大娘  以及

 

刚死了丈夫的  远房的堂姐。  她们

就像这片芦苇一样  都是在一夜间愁白了头

 

很少有人去注意它们  就连那片

荒废了多年的河滩地  也懒得去理睬它们

 

直到一把火烧了它们后  才有人发现

站在过火的河滩上远远望去  更显无限苍凉

 

 

 2009 10 12草

   

管一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u/1234946941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