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评:语痛——清荷铃子诗歌印象之一  

2009-07-23 16:33:00|  分类: 诗人评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痛——清荷铃子诗歌印象之一

 

文:雪泥埋香

 

     诗歌,仿若一杯香茗,口口都有香氤。我却在水的静柔之中,咀嚼曾被阳光和经历褶皱出的伤痕。读清荷铃子,并非是她那一系列显耀的名头,而是潜藏于文字之间的爱与苦痛的颤音。
    生活在都市,面对繁华的潮来潮去,荷姐姐的心境淡雅到极致。她的文字很好的糅合了古典与现代的韵致,将自己的心灵用清水一样的流响表述出来。向上溯游,可以找到爱的母体;向下,可以亲近润泽过的臣民。
    阅读《如今我比草色黯淡》,我一下沉落到她所编织的一种小情致当中。玉兰开在三月的额上。开得精致、迷惘/我有所退让,倒掉一杯期望的渴/和春天保持一段距离/.开篇她以倒叙的方式叙述了一个行为的“果”,有引人入胜的感觉。我不禁产生这样一个疑问,为何玉兰开得这么精致的春三月,诗者反而会迷惘?为何要有所退让,倒掉伸手可握的“爱情”,不与烟烟柳色和漫漫桃花相携共舞?她内心的渴盼与挣扎形成一个矛盾的结合体,在犹豫下渐进,在渐进里深思,理智的拒绝。
    第二段的回忆给人以一个释疑的窗口,那个甜美的梦来自于一个不会吹箫的“哥”。去年流进盐河的水,依然流着,绿着/只是月亮看不见了/这两句有“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悲和咏叹。诗者情感真实的一面渐渐在掩体里曝露出来。去年枝尖之间的堆满的幸福,犹如绿叶那般充满希望。这里的“枝尖”是隐喻,可理解为“指尖”,表达了一种已近未得的愁然怅茫的心绪。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荷姐姐深藏着的古典情怀。她把爱的火焰笼于袖中,飘拂之间,欲语还羞,嗔怪于那个故意不懂心事的“哥”。一副矜持的现代淑女形象跃然纸间。
    末节的叙述,有股懒于梳妆的感觉。这里矮了的诗山,为借喻。意即相爱时的那些阻隔。如今浅于草色的诗者,已经梳理出自己,淡化了这份美丽却又只存在于幻想之间的情缘。所以有了——阳光不动,我也不动!比起李清照的《武陵春》中的“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背景不一,情境相仿。
    湖南大少也曾对这首诗歌作过述评,其间有一点我不大认可,说是“也许文字并没有真实的一面”这一句。其实文字正是心灵的真实的映照,不然诗者的心血就白白耗费了笔墨。她在平淡的语境中激荡情感的暗涌,在诉说犹疑与把持之间来回挣扎的疼痛,那种欲罢不能,欲迎还拒的迷乱心理感染了读者,这就是此诗歌艺术底蕴与审美价值所在。
   
   
    附:如今我比草色黯淡
          ——清荷铃子

玉兰开在三月的额上。开得精致、迷惘
我有所退让,倒掉一杯期望的渴
和春天保持一段距离

去年流进盐河的水,依然流着,绿着
只是月亮看不见了。看不见枝尖堆满的幸福
不会吹箫的哥,忽略了佳人和叹息
忽略了沉默和一个紫色的吻

我想起给你写诗的山,它比我们矮了好多
如今我比草色黯淡,心无山河。
我卷起漫长的冬放在阳台,阳光不动
我也不动

 


 

文章出处:http://chaoliudao.5d6d.com/thread-7683-1-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