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几则按语  

2009-07-01 13:5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江一郎:以明亮的爱抵御暗处的忧伤

 

江一郎的诗歌很容易与读者产生共鸣,他的诗歌明亮得似乎是一缕直射心灵的阳光。他的

诗歌是平静、质朴、克制的,他的诗歌中的词语不走偏路,他使用的甚至大都是日常用语

,这使得他的浅吟低唱里那些诗性的光芒更容易被读者看见、感受。诗人邹汉明认为江一

郎使用着“纯粹的抒情诗意义上的诗歌语言”。

江一郎像一个怀揣着世界和个人心灵秘密的人,不敢轻易把这些说出来。而这些秘密,包

括了他的爱、渴望、梦幻、忧伤、悲悯,这些燃烧着他,鼓动着他,使他不得不悄悄地低

声地说给我们。这样,他的诗歌就形成了一种谦卑、内敛、欲说还休的语调。但在爱的表

达上,江一郎是柔和而自在的,他是一个明晓爱、能够爱的人,能把爱透亮地说出来,在

他的诗篇里,我们最容易看到爱和因爱而来的温暖。

我们猜想,江一郎大概能够把自己的心灵当作大自然的一部分,因而,他的爱无须遮掩,

他只是真切地来呈现、表达,不矫情,不阴郁,爱得自然,雨露花草一样,滴落,生发。

江一郎的诗并没有仅仅在书写自我的秘密和抒发爱情。他的许多诗歌关注普通人的命运与

生活,路上的人,离乡的人,城里的人……在他的诗里,甚至出现了许多有名有姓的人,

那些名字像我们身边的人一样普通,一样在行走,一样如“被风吹散的薄尘”;江一郎在

他的另一部分诗歌里,把笔触伸向了自我和人群之外的万物,他关注最弱小的生灵、最微

小的事物——麻雀、蜉蝣、刺猬、稻草人等等,在这里,诗人江一郎或深怀悲悯与关怀,

或以万物来关照人本身,因其细腻、简约,而分外动人。

诗人汗漫在江一郎的印象记《被快乐死命抱住》里面写到,“写作,就是抗拒被那些隐约

或者明朗的痛苦淹没?”我们相信诗人江一郎将继续奋力以明亮的爱来抵抗尘世上的悲苦

与哀伤,也相信江一郎将会写出更好的诗篇。

 

王夫刚:面对现代乡村与城市的思考者
  

     王夫刚是近年来活跃于诗坛的青年诗人,他的诗歌交织于抒情与叙事之间,深刻、执拗、沉静、丰厚,具有当下诗歌所缺乏的思辨色彩。

    王夫刚执拗地坚持一种对于日常状态的迷恋与发掘,日常生活的细节在诗人王夫刚的心灵和写作中,被发酵而醇化了。生活中的王夫刚气质是质朴和平静的,他的诗歌写作与个人气质一脉相通,他的诗歌不张扬,不喧哗,在适度的节奏和偶尔的调侃中把现代繁华藏匿得简洁而富于智慧。

    王夫刚以悲悯情怀和对细小事物的深切关怀来面对现代化进程中的乡村和城市,面对“我”之外的我们,他试图记录乡村与城市的现代命运,并在乡村与城市的现代命运中寻找自己的精神坐标,他的坚持和努力得到了诗歌的眷顾和诗歌界的关注。

    近年来,生活中和写作中同样游走于城市和乡村之间的王夫刚,对于乡村和城市的书写开始了更加清晰的抒情与思考。他让我们随他一起,看见了具体生活和草芥命运呈现出来的本来面目,体味到个人沧桑耽于沉静的语言狂欢,并感受着大地和大地之上的事物的尊严。

    我们选择王夫刚来做这一期的诗人档案,因为他是一位面对现代乡村与城市的思考者,而能将这些思考处理得平静而动人心魄,尤为难得。当时光远去,人们回首这个时代时,想必能记起这位沉静的诗人,这些抒情、叙事和思辨相融会的诗歌。

 

 

雷平阳:精确升华现实生活和地域经验的写作者

 

    雷平阳近年来的诗歌写作被广泛关注,我们认为首先是他根植于乡土、乡愁的悲悯情怀,和由此而生的毫不掩饰的对故乡与亲人的歌唱打动了诗歌读者和更大范围的阅读者。他的诗歌文本的多样性,也是引人注目的,部分诗歌文本甚至被文学界广泛讨论。

    其实,雷平阳是一个很实在的诗歌写作者,他努力把诗歌写作中最基本的东西做到更充分更完美。他精确地使用词语,寻找更生动与确切的比喻与意象,捕捉微小的却是最能打动人的具有普遍意义的细节……

    雷平阳还有一种对“大词”的化解能力,“大词”在诗中难以驾驭,因而有人直接反对“大词”入诗,但在雷平阳这里,这个问题得到了很好的解决。在他的诗里,爱、悲悯、大地、青春、生命、灵魂等等这些词,由于有清晰、微妙的细节铺垫和语境营造,这些词语立即呈现甚或还原了它们的本质,不再漂浮无着、大而无当。

    雷平阳的写作对当下诗歌具有很大的启示意义。他曾在华文青年诗人奖获奖座谈会上说,“每个诗人背后都有一个村庄,背后都有一个个人的根据地,我背后的土地的存在支撑了我的写作。……像我这种有疼痛感的诗人玩不出什么花样来,只有诚实、简单地去表现自己的土地。”

    陈超说,“雷平阳的基本姿势不是前倾的,而是立足于当下去回溯、追忆并命名。……他创造了平凡事物的灵魂以及审美奇观。”

    李冬春说,“他再现的细微的日常生活细节较好地提供了广泛的社会存在意义,……可以说,就在当今诗坛不少诗歌写作者及作品还沉湎于虚幻的诗歌美学堂奥和乌托邦精神陷阱之际,雷平阳早‘轻舟已过万重山’”。

    记得南帆曾说雷平阳的散文是四处光线充足的。我们将会在雷平阳的诗歌里慢慢地发现更多的阳光,就是这些诗歌照亮了我们记忆中阴冷的部分,唤醒了过去的温暖时光。

 

尤克利:乡村情感的真诚回望

 

诗人尤克利以真挚、自然、直接的抒情方式,备受关注。当下许多诗歌写作者离开抒情的本源走得太远了,甚至许多来自乡村的诗人也与乡村产生了巨大的断裂,而尤克利坚持往回走,无论漂泊在何处,身居哪里,作为诗人的尤克利与家乡的土地没有产生一丝裂缝,他总是把热爱和歌唱都献给生养他的乡村——山东大地上沂河边的葛家庄。他的抒情主题都是我们所常见的,我们所能够经历的,——乡村土地上的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但他以自己的方式提纯强化了这些。

尤克利不仅回望与坚守乡村记忆,努力抒写自己血脉里涌动的乡村情感,不和生养自己的土地有一丝隔膜,他的诗歌也是和自己的性情没有脱节的诗歌,他写下的诗歌因而同生活中的他一样细腻、真诚。从他的诗里,我们能读到最坦诚的毫不遮掩的爱,读到乡土上四时节令的缓慢交替,读到一个诗人对万事万物深深的悲悯,读到他和乡村都没有随现代生活进程而消退的仁义、善良和隐忍。

尤克利使用着最质朴的诗歌语言,我们相信,诗人故乡的农夫村妇是能完全读得懂他的诗歌的。他提纯了的乡村日常用语在诗歌里无限鲜活,“春天种菜,秋天积粮/夏天我把一们木匠手艺耍到了外乡”,他的诗歌语言往往纯朴得如乡村街头最俗常的对话。

尤克利能抓住最动人的细节,他的细节也完全符合他质朴的本真天然的美学原则——细腻地来完成叙事和抒情。“请不要/看见我,一个貌似坚强的生鸡蛋/被想家的念头轻轻一碰,流出的/没出息的泪水”,“一群蝴蝶栖上了棉被,棉被铺上了新床/一对传世的鸳鸯/把家安在绣花枕头上……”,这些生动的细节在尤克利的诗歌中时而跳脱出来,叙事性与抒情性因为细节的真实可感和别有意味而得到有机融合。

我们的乡村已经在现代化进程中被消磨得没有了记忆中的模样,乡村被城市文明蚕食得如脚下的土地一样苍凉沉重,尤克利使用他真诚的浅吟低唱来拥抱最后的乡村,给乡村献上了一曲深情的挽歌。

在喧嚷热闹的诗歌潮流中,尤克利的诗歌是一个独特的存在,它们使当下汉语诗歌的意义更加丰富。

 

也:在现代与古典中发现并抵达语言的欢乐

 

    似乎很难再找出一位女诗人像路也这样在当下被如此广泛地接受。早慧、成名也早的路也在多种文体创作中尽显不凡身手,尤其是她的诗歌创作在新世纪以来的影响力渐渐凸现出来。有目共睹的是新世纪以来,特别是2004年发表《江心洲》系列作品以来,路也一次次成功蜕变,完成了对自我的超越。

    路也创造并形成了自己的诗风,她的诗歌里有鲜明的路也式的爱和深情,风趣生动,活泼俏皮;也有着路也式的女性的开阔和自由,自然包容,热情超脱。   

    路也舒缓自如地表达了自己的爱恨幽怨,在她的诗歌里可以发现多种美学传统交织在一起,古典的,现代的,神圣的,世俗的,理性的,浪漫的。

    路也有一种天生的对日常经验的细致的感受力,当别人在努力挖掘、发现时,我们似乎看见路也有着不尽的俯拾皆是的属于诗歌的动人细节。

    有关路也诗歌的语言方式也非常值得研究,她时而质朴平易,时而反讽调侃,且有一种神奇的化古与用典的能力。路也像握着一种她自己的诗歌语言的密码和魔咒,通过灵巧自然地借典和灵活地使用日常用语,给我们提供了一种行云流水、春鸟秋虫一样自然的诗歌,像一位农妇弯腰捡起麦穗一样自在的诗歌。她的这些诗歌对活跃与丰富现代汉语可以看作一种贡献。

    在获第三届华文青年诗人奖时,评委叶延滨对路也的评语是这样的:“路也诗歌中‘思想’成为独立人格的证据。路也诗歌中‘语言’成为智慧与创造性的产物。智性的光辉让路也诗歌超越‘女性’的自豪而成为‘人’的骄傲”。评委梁平说,“把世俗写得如此优雅,需要一种非凡的能力。路也的诗,让人从此不敢忽略我们天天面对的世俗生活,由不屑变成敬畏,即使那里有‘辽阔的伤感’”。

    在历经现代生活的喧嚣嘈杂后,路也确实获得了一种将琐碎细腻提升为自然畅达、将凡尘俗事升华为精神花园的力量。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