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高空中的“低翔”——读宁明的诗集《低翔》  

2009-06-06 08:06:00|  分类: 铃子赏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空中的“低翔”

——读宁明的诗集《低翔》 

文/清荷铃子 

 

    宁明是飞得最高的诗人。而他的诗却是低翔的,是带着哲思、悲悯情怀和爱情低低地飞,贴近大地飞翔,贴近读者的心灵意识有所思索地飞。其实他飞得也足够的高,能“在云朵上安家”,并散步于夜的广场。他说“诗歌只是我生活中的一小部分内容。但就在这一小部分的生活空间里,几乎承载着我灵魂的全部的重量。诗歌是我的思想飞翔时的翅膀。它把我的渴望与梦想不断地托向心灵的高远,使我和灵魂一起飞翔。”他用两滴墨在宣纸上展示他的人生创作姿态:“一滴墨,落在宣纸上//渐渐泅开……生出茸茸的羽毛//朱笔,只须轻轻一挑/就能唤出/鸟儿清脆的叫声//另一滴墨,在鸟儿的脚下/沉默成了石头/”,想象和创新也都是离不开现实生活的,离不开对现实生活的深度观察、思考和积累。“诗歌创作,必须是身心在低处生活,灵魂自觉地在孤独的高处行走,并且不断地有新的、独到的发现”

 

        在他的诗意世界里,他说要“把最心爱的礼物留住”,那些心爱的礼物如“生活的清贫” ——这是思想上的富足。他从古曲文学汲取的营养—在这诗意旅程中,路过一个个驿站不肯停歇,一直走下去。他的表达是自然贴切的,是发自心灵的一瞬间,是生活中积淀。他的创新与想象的完美结合,有崭新的哲理提示,有思辨的艺术空间。他说“如果,让一个公主去爱一个马夫,有多少不可能……就有多少可能!”。这种诗歌的特性是脱离语言与超越语言的矛盾组合,读来令人震惊而且非常新奇。因为被一枚夏天的落叶看到自己身上拥有更大的漏洞而感觉“我比落叶更尴尬”。“宁明的诗歌,彻底地转向了对个人生活真实经验的挖掘,关注了个人情感生活的内在性与幽暗之处,因此更本质地契入了人类生活的精神内涵,打开了那些长久莫名与隐蔽至深的内心情感世界的大门。”

 

    宁明对爱情有他独特的表达方式,并提供给我们许多思考的空间,如他用一棵植物来比喻爱情,这棵树要经受到生活、社会、情感等多种考验,而如果这样的爱情之树常青:“怎会把自己的籽粒,撒在膝下,让流言蜚语的花朵开满后院前庭?而撒向远处的,又怎能不担心和成别人的树……”这就是一棵爱情之树,它是长在心与心之间的相辉映相扶助共沐风雨的受情之树。他愿意作为火柴,只为心爱的人燃亮一次,命中注定没有来生只有今生,什么诺言什么来生那都不现实,唯一能做的就是珍惜眼前相拥的美好。象两只相爱的刺猬,“彼此的刺伤,恰是在为对方注射,治疗心理脆弱的抗体!为爱而遍体鳞伤,伤,不足惜!”待闲暇之余,读诗,品味菊花茶,象极了那个厮守半生的梦,这些真挚的情感如暖流一样感染着读者,令人心动。

 

    宁明是位深刻的诗人。它不是简单地传达信息,而是透过他的文字加深我们对生活情感的体验,通过这种体验更加深我们对诗人包括自己的认识水平的感悟和理解。他在凝视自身世界的同时,执著于新诗表现内在世界的方法和传达的艺术美的追求。通过内心世界的具象化来映射的折光与时代感受联系。如沙漠中的鱼:“……我把沙漠中的鱼,从墙上/取下,放在鱼缸的上边/这样,沙漠中的鱼/在梦里寻找水的时候/可能会近些”。以特有的现代人的敏锐感,在日常生活和琐碎事物中发现诗,在个人感情世界中挖掘诗,形成了呈现于朦胧的外形下的格调,如他对花瓶这样的静物:“一只古老的花瓶满脸皱褶,尘埃掩埋了岁月雪白的鸽子,以飞翔的姿态落在花瓶上  一个人在这幅画前,抱臂沉思,直到站成一尊汹涌的雕像”虽然诗歌简短,但是就整体的人生经验和情感潜流的容量来看,又闪烁出特有的广阔与深邃的风采。朦胧的诗形下进行着对现代意识的探求,对现代社会人生的思考。主体价值的审视与确认,使他们找到自我形象。如对“一座古建筑倒塌了”的描绘表现诗人极大的悲悯情怀同时也引申出令人深思的社会问题:城市文明的追求和对悲微者生命的漠视,含有与大时代脉搏相关的意识和心态。

 

    宁明的这本集子是平静、舒缓、开阔的,诗是深刻、机警、哲理的。具有独特的诗歌思维让人深思感味。“诗是最高尚最愉快的心灵经历了最愉快最高尚的俄顷所遗留的痕迹”。宁明的诗具有独特的诗风,诗体精短纯净含蓄。它的诗意境悠远空灵、语言柔和富有弹性,更显睿智和温性,流露出对岁月和生命本质的更深层次的思考。他在品尝菊花茶同时,从水中看清了菊花,事实上是看清了自己,看清了他自己的生活经历和人世的沧桑,象那“困倦的石头:潜入水底,不激起逢场作戏的浪花,也不再变换,自已本来的,面目或命运……”这也是诗人的认知境界里,对生活时间和生命及爱情的通透领悟。宁明的诗是纯粹的,神秘的,忧郁的,睿智的,哲思的,同时也显示了他高超的游走于哲学和诗学的能力,非常令人叹服。

 

    记得法国象征主义诗人:波德莱尔“艺术越想达到哲学的明晰性,便越降低自己。”是的,宁明是飞翔在高空的诗人,但是他 却“低翔”在群众中间。他说“诗是我精神上的情人,它比我物质生活里的爱人要持久、稳定得多。这很正常,当我的生命衰老得走不动路时,我的思想依然会在奔跑——那是心灵的飞翔,诗的飞翔。诗歌离不开独立与创新。独立,才是自己的;创新,就是给诗歌造血。诗人要有自己冷静的思考,自信的追求,目光坚定,脚步沉稳,才会走得更远。诗的大风景决不会座落在喧嚣的马路边,一切“热闹非凡”的地方,都不会生长出真正的诗歌。我坚信朴素的力量。朴素能让人把目光压低,从而更加明晰脚下的道路。让心,像河床上的卵石那样沉下去,去触摸水流的脉动,去倾听流水的声音。”正是这一段话让我理解了他的一首诗“低翔”的真正含义,以及用“低翔”作为一本诗集名真正原因,低翔其实也是他的个人生活姿态。

 

宁明,空军大校,特级飞行员。毕业于俄罗斯联邦加加林空军军事学院。研究生学历。1次荣立二等功,5次荣立三等功。曾在《诗刊》、《词刊》、《诗选刊》、《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海燕》、《美文》、《散文》等发表诗歌、歌词、散文千余首(篇)。有诗歌、歌词、散文进入多种权威版本的“年选”、“精选”、“排行榜”等,偶尔也获过几本军内外的奖励证书。出版诗集12部。自印3部。2006年被评为“大连市文艺界有影响的十大人物”。2007年参加全国青年作家创作会议。被誉为“中国飞得最高的诗人,飞行员中的中国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协签约作家。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