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周瓒:阻滞   

2008-08-02 16:03: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瓒:阻滞 周瓒:阻滞  - 清荷铃子 - 清荷铃子的收藏博

lily 发表于 2006-5-16 11:37:01

对电影《Heavenly Creatures》的一种诠释

1
“人生是多么漫长啊”,褒琳在狱中
给我写信,尽管她从未信过
我还能够读到它。我们
刚满十六岁,这样的感慨
并不切合我们对未来的设想
童年只是秘密的一部分
这是少女时代我们才认识到的
而我们生命的全貌尚未展开,像一卷图纸
我们在共同规划时,那永恒
的幸福,就被安置在最里头的
一截,它无比遥远
适宜我们奉行的快乐原则
尽管在他们看来,我们早已透支了。
那时侯,我们只觉得幸福太多
而长久的欢乐就必须安排
在我们生命的尽头那一段中
好象幸福本身具有飞速繁衍的功能
“这也符合教科书上的暗示”
哦,聪明的褒琳,她解释说
一面快速拍闪着她的睫毛,像雏鸟
练习飞翔那样急切,深怕带不动
自己丰满的身体。“我可不想放慢一些”
她嘴里却这样嚷嚷着……

2
但如今,褒琳说“人生太漫长了”
这是否意味着她已失去信心
而这,是否又能说明:她悔过了?
对我们的过去?当我咳出鲜血
先天性的肺病提醒我:上帝警告我们了
褒琳却放声大笑,像她嘲弄愚蠢地
陷入多愁伤感中的女同学时那样
我差一点就发怒了。“傻瓜,我倒宁愿
把它看作是上帝对我的考验”
褒琳补充说,“上帝是仁慈的
更是严格的,为何我们内心存有
强烈的自我怀疑?”这证明上帝就在
我们心中,而我的疾病,天哪,只不过
是我自己推向褒琳的一个礼物
“我准备好了”,褒琳平静地说
就像绅士们决斗前朝对方扔过去一只手套时
所说的话,接着,我的痛苦开始了
但也开始了更伟大的幸福
安慰和爱从来就不是从父母那里领悟的
虽然爸爸请来最好的医生
妈妈也因此满足了我
几条过分的愿望,其实她也知道
那不过是我故意提出来的
她是多么善于利用时机换取
那表面看起来完美的爱啊,就像她的偷情一样

3
而褒琳从来不利用什么,她爱我
总是先从我的角度看待这爱情
她试着解释我们的生活,好像这是她
来到这人世的唯一使命
“在天堂,本来没有我们的位置
可上帝并没有规定爱的形状
爱是属于灵魂的事情
只有当但丁明白了这一切之后
才能赢得贝雅特丽齐的垂青。”也像这样
褒琳令人信服地把我的疾病带走了
——这是他们不能理解的秘密!
他们有足够的力量对付我们的饥饿
但他们永远不会说:“好吧,你们渴了就饮
饿了就去厨房,如果你们困惑而犹疑
也可以铺开洁白的床单”

4
“人生的确太长了”,在一个词
像一把锈锁那样被撬开之后
我们的庭院就被占领了
入侵者的性情向来如此:他们毁坏
他们践踏,他们把我们的世界
作弄成他们随心所欲地构想出的残败图
好满足胜利者对站立在废墟上的
纪念碑般挺直的身影而产生的幻觉
褒琳和我的美梦就是这样被毁掉的
他们也顺便毁了我们的过去
手段简单多了,只用一张纸,上面排列着
几条句子,如同布下一个神秘的战阵
“褒琳与她的女友发生爱恋
为寻求与其长久相伴的生活,杀害了她的母亲”

5
“人生够漫长的……”褒琳在暗示
我们无须用余生忏悔,我们经历了考验
当母亲痛苦地哀叫着倒在血泊中
一瞬间,我们就撞上了自己的命运
但不是将来,而是过去的
时间像邮戳那样,在褒琳的日记上
响亮地拍出了它的判决:“苦难刚刚开始”
——“姑娘们都准备好了吗?”
我们排演过的戏剧,我们写过的长篇童话
其中都有这个情节,像合唱中的歌词
插播着上帝对此的评语:“请站出来!”
于是,从我们的身体里诞生出
那些无畏的勇士,我用灵巧的手指
把他们揉捏成一个个剑眉朗目的青年
褒琳则给他们任务,派他们去撕杀
或者,在那些美好的夜晚,代替对方
进入我们的身体——
这就是自我包容的爱情,爱对方
就是爱我们自己——当我们双唇相触
我理解了褒琳的期待:不必
通过爱一个男子来证明我们是女人
也不必通过鲜血反衬爱的杂色,更不必
通过分类学和等级制设计天堂的楼层

6
“人生何其漫长”,褒琳简短的来信
要使我相信:我们已走到了信念的尽头
当幸福被安置在极端,爱
就是纯粹的生死问题,是哈姆雷特的两面性
当我们用余生回味那永难枯竭的爱
是否痛苦得想要感恩?
哦,痛苦也能养育我们的意志呢
“我悔恨……”,这样的话
褒琳终于没有说出来,但那不是
对侥幸的放纵,也不是延续一种怨毒
(那还不一样是他们的判决?)
相反,它是一种表白:“我们终于懂得了……”
但他们究竟在想什么?判决的意图如下:
把褒琳和我隔开,今生永不得相见
可这究竟是谁给予我们的最后考验?
我们能够设想,在我们安排的幸福泉源的尽头
插着一个标牌,上面有一行模糊的字影
“关于爱,你们已知道得太多!”
它既像威胁,又像诅咒,但更像一句赞叹

         2000/10/23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