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海男诗选   

2008-08-02 16:09: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海男诗选 海男诗选  - 清荷铃子 - 清荷铃子的收藏博

lily 发表于 2006-6-2 17:26:49

某一首乐曲环绕着


时钟的奥秘除了嘀嗒作响之外
仿佛经过了黑暗,经过了颤动的光晕
一个人在此刻,像一张幻灯投影般
抵达了我的领地。他解开领带
那棕褐色的衬衣扣子
延续了时间,他打开了皮箱
持续了几十秒钟之后,终于在改变
一切依附存在的;门铃响黎明的冷雾
他的言辞过分的温暖,入侵了
我的领地,他说风呼啸而过
风已经呼啸过,雨已经倾听过
他详尽的白日梦;他说风已经呼啸过
他接触了楼梯扶手与灰尘之后
靠着一种惊人的巧合与某一首乐曲相遇

 

星期天的晚上


最灼热的,最性感的一部分
让你发疯,我闪回到被警察
守候的大街,午夜啊,它那醉人的
鞭声突然猛烈地抽打,升起了中国月亮
我突然被呼啸声袭击着,我灼热的
最性感的一部分,让你逃亡
我站在水泥柱下,嗅着木味
如果你要我,我灼热的
最性感的一部分,你千万别相信
我仰起头,闭眼,佯装沉醉
我的柔软来自舌头,那毒液
最性感的一部分,不是我身上的灵魂
所以你要使用鞭子,假设你已经被愚弄

 

已有的信息


一层薄膜似的东西,后来被他带到了南方
被我看见,被我呼吸,被我放弃的突然事变
手臂和手接受的信号以及空气中的鸽子粪便
一排排的走廊,几个人的皮鞋来回行走

有的发蓝,有的银灰色,有的灰白
有的粉红色。最肮脏的声音已经沙哑
硫黄色的广告画里突然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人
发出哐当声,你还有我以及他们

捂着浑浊的空气行走,拐弯
你知道不知道,长着雀斑的男孩子已经走远了
你知道不知道一个小箱子里的镜子和书籍
到底是一个妇人的生活还是一个男人的东西

 

火车站的手提箱


多么遥远呀,火车站的手提箱
从一个陌生人的手中交换着各种角度
从他的右手转到他的左手,不用多少时间
在转眼间,那手提箱就已经不翼而飞

多么遥远呀,火车站的手提箱
陌生人手中的秘密,灯火熄灭或者升起
都不知道手提箱为了谁在火车站消失
当我追赶手提箱的影子,却被许多面孔挡住目光

多么遥远呀,阴天的、雨中的、晴朗的火车站
像是挣扎,又像是哭泣,好象已经被罩住
然后另一些人来了,从一个陌生人手中
消失的手提箱,就像肉体消失了几秒钟前的震颤

 


喊吧,喊吧

 
喊叫声已经冲破了天窗
这时候,繁星抑制住了你的再次喊叫
在浓密的繁星下,喊叫已经失去了力量
尽管如此,在繁星笼罩下的你还是喊叫吧

隔着一条河流在喊叫,可以使一个人回头
他影子里的包袱有多重,他如果回过头来
就会同你一样喊叫,在这个春天
惟有喊叫可以摧残不爱你的人

他的身体已尼被摧残,在这个春天
如果喊叫,你就喊叫吧
无边无际的胚芽们已经从手指尖冒出来
喊吧,喊吧,恋人们学会喊叫吧

 

为黑暗纹身

 
20多年前,我站在一个洞穴
决心把我交给黑夜,树枝就像人的手
开始抚摸着我,就在那一夜
黑暗笼罩着我,纹身的时刻已经开始

通过一桩死而复生的故事
一个洞穴早已不存在,它遗失在镜子深处
在我对镜梳妆时,早已更换了时代
20多年前的洞穴,完成了我的纹身

这是一种回忆,仿佛石头一样不会
从身体上移动出去,而洞穴
可以是一种纷散的语言,世上所有人
都被语言所迷惑,它就像一种纹身手段

 

写一封寄给谁


下午,就想写一封信,我在信中
描述了最近的生活:我刚刚学会遗忘
这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所有的编织
都充满了记忆,插上门栓仍听见敲门

近来,我咳嗽的频律已经减轻
烟雾让我咳嗽,我就远离烟雾
语词让我咳嗽,我却没有办法拒绝
花粉也让我咳嗽,我站在花香中呼吸

近来,我蜷缩起手脚,不准备出门旅行
遥远的邮筒啊,我写了一封信
却失去了对地址的回忆,因为所有的地址
都不会再回到从前,这是我徒劳的现状

 


女  人(之二)


1

午夜,退潮的声音过去后
剩下你回避的目光
我在什么地方伤害了你,伤害了你
最红的那件衣服,最轻微的那歌曲
世界更加寂寞起来
我伤害了你的眼睛,再继续伤害脚趾
伤害了公路、田园,以及你的第一辆私车
像伤害你的婴儿和情侣
因为我是婴儿的母亲和情侣
世界更加孤单起来
我仍在伤害你在防波堤上高高的房屋
我的情人,我仍在增加力量
伤害你眼前的影子,活到明天的影子
静静的,从开始的第一个黑暗
拥抱你时就学会了要伤害你的嘴唇
噢,情人,你的嘴唇
是我看见过的堕落,比一个天使更加堕落
启示了我用一生的智慧
寻找机会去伤害你伪声音
八月要结束了,九月的秋天
第一片树叶会令人恐怖
因此、我使用了武器或头发
用黑暗的咒语伤害你的面容
我听见手臂刚一伸出
钟声带来的夜晚,伤害你之后
我的牙齿出奇的洁白
整个下半夜,我在爱你,我要爱你

我爱你,在这难忘的八月
当我们看见了公路上的棺材和稻谷之后
死亡遥远的驱来之前
我说我爱你
我爱你,我爱你
在缤纷的黑暗降临之后
圣母拥抱着圣子,教堂正飘着树叶

通红的早晨
山岗上隐隐闪现的马匹和季节
我伤害你,我伤害了你
他们的目光是我们的祭奠之日
缓缓张开的双唇找到你后
我死之后,活起来之前

我伤害你后又努力裹着衣襟
赎罪的傍晚啊,我记不清的蜡烛呵
河流中的第十三根草叶
为什么看不见了
我们的住宅涌满了水的颜色
波浪的响声大迷人了
我仍然像昨天一样
集中力量,伤害你

我害怕见到的情人啊
我的嘴唇张开了
我的羞涩、眼睛,以及爱情
正伤害着你


2

郊外是皇帝从前建设殿宇的地方
无数的空间和缤纷的砖瓦
他们都死去了。死亡是那样无声
淹没了殿宇和草尖上的雪
如今,我们住在这样的房屋中
北京郊外,北京郊外正降临夏天

午夜,燕子们已经南迁,雨水已经南去
连一滴水也没有,一滴雨也缺乏
镜子中我们的绿衬衫啊,没有袖子
远在旷野的马匹,在哪里,我们的幸福
幻想却不会停止,它那放肆的鞭子
啊,诗歌在黑夜,牧神在眼底

死亡离镜子是那样近
房屋的倒塌啊,在农民们接近午夜的时辰
我们看见上帝
高贵,前程远大的帝国
在我们忧伤的手臂中沉没

往哪里去,遍地闪烁的金子
闪开后,我们看见河流
我那广大的诗歌和赞美
赞美者叙述我们被死亡抛弃的那一午后
你是谁,被帷幕挡住,被我看见

大地如此微薄
那张嘴,张开了饥饿,张开了美
收留了忧郁
上帝,上帝
像一个国家那样杰出,集中了智慧
在我们的国家里,夏天啊,水中的诗啊

眼前的桑园和丝绸
从一根女人的头发中,发现了谁
白昼和黑夜,用嘴喊醒了谁

镜子中我们的圣经呵
从绿衬衫中掏出来,捧在手中
没有听到碎片的声音
没有听到冬天积雪的音乐
这座花园除了我们,惟有我们


3

典型的南方人
激动起来,上帝,上帝
会不会丢下十字架,找回那部诗歌
爱人、爱人
你是看见我还是幻想我

除了你眼底忧郁的母语
我还知道什么?
拂晓的鞭子呵
抽空了肋骨被我们慢慢珍藏的麦秸
躺下去,躺下去
帝王躺下去,英雄躺下去,诗人躺下去
我们就唱着、跳着、幻想着
  不可企及的城堡呵、黑暗中的躯体啊

掬米时候的响声多么温柔
母亲多么像我,父亲多么像你
世界的欢乐,啊,欢乐压迫了我
北京郊外,北京郊外

这座农庄,消除了玫瑰的矛盾
辽阔的农庄啊,在我们的房屋中
却只有一滴血。爱人,起来

欢乐,欢乐,世界的欢乐
啊,欢乐让我死去


1998

 

 

花  园(组诗选二)

第一首


我的最大愿望就是到一片没有语言的地方去。
从《花园》出发,我可能永远不会回到从前的地方。


伸过来了,把它藏起来
小心翼翼的嘴唇呀,它安顿了我们的话语
从现在开始,我们准备好出门的条件
要带的东西是沙子,永远要带的东西是人
每个人是旅行的前兆,我们总之要出门
我们要出门。到什么地方去呢
我打开了音乐,风顺着什么吹来
吹来了。但不在屋外
到有音乐的地方去,我们要休息
事物就是这样开始的,我们发展它
好呀,我们从一开始就是种籽
音乐来了,冲击耳朵
什么孩子探出了头

什么样的猫在雨地里追击它
总之,保持矿泉水的纯洁有多重要
就像留住一个人的名字
保留住我的习惯
在旷远的地方呼吸青草的奢侈
这就是农夫们的庄园
这就是孩子快乐的原则
我欢迎这条特殊的泉水
我们几个人,除了我的情侣不加入
这个家庭,除了孩子,饥饿的孩子
我们都空悬下自己冰冻的信纸
开始这内含的意义
紫丁香从井水的拦杆上飘来
不同于虫子的飞舞,区别了蝴蝶的翅膀

 

第二首


直到下午和深夜都在商量
家庭是一种吸引,晒在海水里的鱼
太轻了。我们汇聚着抛弃,割舍过的灯光
火焰呀,小心我们手指边的火焰
留神呀,增强了信心的爱情
芳香迎着敌意依然会上升
只有我们的秘密始终在下面
在衣服的内层,像海里的盐
过来,过来呀!藏起来就能够奔跑
去看一位你的母亲
她的木履和飘带
都对着镜子。冰雪会封住镜面
那时候,衣服出现在眼前
我们的衣裙丰富、华丽
你适宜穿那件被镜子照亮的衣服
去吧!拿过来
针线和尺寸都一波三折

大海就那样丧失了悲伤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