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海子诗选4  

2008-08-02 17:3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太阳
(第一合唱部分:秘密谈话)
第四手稿
——(”世界起源于一场秘密谈话“)

 

放置在 献诗 前面的 一次秘密谈话
人物:铁匠、石匠、打柴人、猎人、火

秘 密 谈 话

天 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 天
| |
| | 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大 地

打柴人这一天
从人类的树林
砍来木材,找到天梯
然后从天梯走回天堂
他坐下,把它们
投入火中,使火幸福
在天堂,打柴人和火
开始了我记在下面的
一次秘密谈话

正在这时有铁匠、石匠、猎人、卖酒人
和一个叫“二十一”的,经常在天梯上下
他们来去匆匆,谈话时而长时而简短
无论是谁与谁在天梯上相遇
都会谈上他们心中的幻象。
正是这些天梯上的谈话遮住了
天堂这打柴人与火的谈话声

因此我没有听见什么
或者说听见不多。

天堂里打柴人与火的秘密谈话

打柴人
记得在黑暗混沌
一个空虚的大城
分不清我与你
都融合在我之中
我还没有醒来
睡得象空虚。


在我内部
有另一个
微弱的我
在呼喊
在召唤
召唤他自己

打柴人
第一日开劈了我与你
我从你身上走下
我从你内部走到外部
看到了我自己的眼睛


打柴人和火,彼此照亮
旋即认清了对方的面容
并在你的眼睛里
长出了我的身体
打柴人
我与你彼此为证
互为食物和夫妻
我与你相依为命
内脏有着第一日
一劈为二的痕迹
(天梯上传来老石匠的呼喊:)
天空运送的 是一片废墟
我和太阳 在天空上运送
这壮观的 毁灭的 无人的废墟

我高声询问:
又有谁在?

难道全在大火中死光了
又有谁在?

我背负一片不可测量的废墟
四周是深渊 看不见底
我多么期望 我的内部有人呼应
又有谁在?

我在天空深处
高声询问
谁在?
我背负天空
我内部
背负天空
我内部着火的废墟
越来越沉
我只有沉沦
更深地陷落

灭绝的大地
四季生长
无人回答
我是父母,但没有子孙
一片空虚

又有谁在?

天空的门
紧紧的关着
没有人进来也没有人出去
没有人上来也没有人下去
海水和天空
我内心着火的废墟 广阔的涌动
这全部的大火在我的背脊上就要凝固
这全部的天空
在我内部
就要关闭

一万种暴力
没有头颅
坐在海底
站在天空上呼喊

这全部的天空今天
在我内部就要关闭

减轻人类的痛苦
降低人类的声音
痛苦如此寂静
就要关闭
又有谁在?

闪电大雷
这燃烧的
从天而降的
亮得象狰狞的白骨
红得象雨中的大血
响得就是夺命的鼓!
又有谁在?

寂静的天空你
封闭的内部
是吼叫的废墟

大海在 突然停顿在上空
突然停顿在我的头顶
关闭了所有的天空
天地马上就要
不复存在

天空
轰轰倒下
葬在 没有头颅的大海
这哪是天空
只是天空的碎片
五脏缠绕着
这天空的碎片
这没有头颅的大海
这三位大地的导师
五脏缠绕着你们
召唤着你们
轰炸着你们
这一种爆炸中
又有谁在?

八面天空
有七面封闭
剩下那
最后的
末日的
火光照亮的
一面废墟
也要关闭
孩子 那些孩子们呢
我用全部世界换来的
那些孩子呢
最后的天空就要关上
孩子呢 又有谁在?

我站在天梯上
看见我半开半合的天空
这八面天空的最后一面
我看见这天空即将合上
我看见这天空已经合上

从天空迈出一步
三千儿童
三千孩子
三千赤子
被一位无头英雄
领着孩子们降临大地
正是黄昏时分
无头英雄手指落日
手指日落和天空
眼含尘土和热血
扶着马头倒下

我在天空深处高声询问 谁在?

从天空中站起来呼喊
又有谁在?

最后一个灵魂
这一天黄昏
天空即将封闭
身背弓箭的最后一个灵魂
这位领着三千儿童杀下天空的无头英雄
眼含热泪指着我背负的这片燃烧的废墟
这标志天堂关闭的大火
对他的儿子们说 那是太阳

孩子们,三千孩子活不下多少
三千孩子记住了多少
孩子们,听见了吗
这降临到大地上后
你们听到的第一个
属于大地也属于天空
的声音:孩子们,听见了吗,那是太阳

太阳

无头的灵魂
英雄的灵魂
灵魂啊,不要躲开大地
要躲开这大地的尘土
大地的气息大地的生命
灵魂啊,不要躲开你自己
不要躲开已降到大地的你自己
你为何要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
扶着你骑过万年的天空飞马的头颅
你为什么要倒下 你为什么这么快的离去
你再也不能离去

莫非你不能适应大地
你这无头的英雄
天空已对你关闭
你将要埋在大地
你不能适应的大地
将第一个埋葬你

灵魂啊,不要躲开
我问你,你的儿子们
活下去了吗?

我站在天梯上
目睹这一切
我在天空深处
高声询问
谁在?
从天空中站起来呼喊
又有谁在?

大地上充满了孩子的欢乐,也传到天堂
(这时天堂中打柴人和火
抛开了秘密谈话,高声歌唱
歌唱青春——那位无头英雄
大合唱:献给曙光女神 献给青春的诗)

青春迎面走来
成为我和大地
开天辟地
世界必然破碎

青春迎面走来
世界必然破碎
天堂欢聚一堂又骤然分开
齐声欢呼 青春 青春
青春迎面走来
成为我和世界

天地突然获得青春
这秘密传遍世界,获得世界
也将世界锰地劈开
天堂的烈火,长出人形
这是青春 依然坐在大火中
一轮巨斧劈开
世界碎成千万
手中突然获得
曙光是谁的天才

先是幻象千万
后是真理唯一
青春就是真理
青春就是刀锋
石头围住天空
青春降临大地
如此单纯

打柴人
在火光中
在火光中 我跟不上那孤独的
独自前进的、主要的思想
在火光中我跟不上自己那孤独的
没有受到关怀的、主要的思想
我手中的都已抛弃
但没有到达他们自己所在的地方
剩下的我紧握手中
他们都不在这里
而紧紧跟上了被抛向远方的伙伴。

在长长的,孤独的光线中
只有主要的在前进
只有主要的仍然在前进
没有伙伴
,没有他自己的伙伴
也没有受到天地的关怀

在长长的、孤独的光线中
只有荒凉纯洁的沙漠火光
紧跟他的思想
只有荒凉的沙漠之火
热爱他,紧跟他的脚步
在火光中,我跟不上自己那孤独的
独自前进的,主要的思想
我跟不上自己快如闪电的思想
在火光中,我跟不上自己的景象
我的生命已经盲目
在火光中,我的生命跟不上自己的景象

在长长的、孤独的光线中
两块野蛮的石头
永远的放走了他自己的飞鸟
在火光中
我跟不上自己的景象

打柴人
在火中我的双脚变成了一只舌头
举起心脏,摔碎在太阳的鼓面
鼓手终于在火中象火一样笑了
象火一样寂寞,象火一样热闹
天堂之火的腹部携带着我和你
在火中我的舌头变成了两只大脚
我在吐火
我长出一万个头颅
每只头颅伸出一只手
牵着一个兽头
那也是一万头之兽
他也在吐火

我们一齐吐火

这火一直从天堂
挂到大地和海水

青春
贯穿了

青春!蒙古!青春!
上帝坐在冬天无限的太空
面朝地穴三万六千 年岁十二 人口亿万
六百车轴旋转 不避疯狂 天空万有
天空以万有高喊万有
面朝地穴在旷野大火之上呼喊:蒙古!蒙古!
马骨十万八千为船,人头十万八千为帆
一阵长风吹过
上书“灭绝人类和世界”

夜 歌
天梯上的夜歌,天堂的夜歌

天梯上的夜歌
天堂的夜歌
夜歌歌唱了我
弓箭放下,
我画出山坡
太阳放下弓箭
夜晚画出山坡

一群群哑巴
头戴牢房
身穿铁条和火
坐在黑夜山坡
一群群哑巴
高唱黑夜之歌
这是我的夜歌

这是我的夜歌
歌唱那些人
那些黑夜
那些秘密火柴
投入天堂之火

黑夜 年青而秘密
象苦难之火
象苦难的黑色之火
看不见自己的火焰
这是我的夜歌

黑夜抱着谁
坐在底部
烧得漆黑

黑夜抱着谁
坐在热情中
坐在灰烬和深渊
他茫然的望着我
这是我的夜歌

坐在天堂
坐在天梯上
看着这一片草原
属于哪一个国王
多少马
多少羊
多少金头箭壶
多少望不到边的金帐
如此荒凉
将我的夜歌歌唱

天堂里的流水声
(合唱部分)
在天堂里
大地只是一片苦树叶
珍藏在天堂
大海只是燃烧的泉水
只有一滴
而太阳是其中狩猎
和剥削的猎人

苦叶子
是那三千赤子之一
被那名为青春
的无头英雄
领着杀下天空
的三千赤子之一

在天堂
在夜歌中
一片苦叶子
和半根豹骨
我造人
男人和女人
在天堂相遇

在天堂的黄昏
转眼即是夜晚

在夜歌中相遇
扔下开天斧子
住进了天堂歌声
三个神明合上他的眼睛
住进一片苦树叶
没有他的树
没有他的树枝和树根
没有他的种子
没有他的父母
三个人扔下开天的斧子
住在其中
一片苦树叶就是大地的全部内容
也是他的形成和全部重量
也是幸福 也是地母 也是深渊和空虚

欢乐女神住在其中
一片苦叶子的幸福
大地不能承受
大地必然倾斜
只有一片苦叶子
珍藏大地的秘密
他的苦草根没有经历过死亡
没有人能在大地上
找到这一片名叫大地的树叶

这一片苦树叶住在天堂
大地不能承受,大地必然倾斜
这一片苦树叶住在天堂的合唱
左边是大海这一滴的泉水燃烧
右边是正在狩猎和剥皮的太阳

石 匠
金字塔
献给维特根斯坦
红色高原
荒无人烟
而金字塔指天而立
“如果这块巨石
此时纹丝不动
被牢牢锲入
那首先就移动
别的石头
放在它的周围”

世界是这样的
人类
在褐色高原
被火用尽
之后
就是这个样子。

公式 石头
四面围起
几何形式
简洁而笨重
没有表面的灰尘
没有复杂的抒情
没有美好的自我
没有软弱的部分
黑色的火 沉默的 过去的 业已消逝的
不可说的
住在正中
消灭了阶级的、性别的、生物的
逻辑的大门五十吨石头没有僧侣
一切进入石头变得结实而坚硬。
一切都存在
世界是这样的。
一切存在的都是他的事实的主人公。

风中突然飞人
太阳强大的车轮
是尖锐的 石头的 向天说话的 是本能的
世界是这样的。
粘土固然消失。
存在尚未到来。
石头 发生
在数学中
一线光明

人类的本能是石头的本能
消灭自我后尽可能牢固的抱在一起
没有繁殖。
也没有磨损。
没有兄弟和子孙。
也没有灰烬。
事物巨大。
事实简单。
事件纯粹而精确。
事情稳定。
而石头以此为生。
四肢全无
坐在大地
面朝天空

埃及的猎人
在高山上
什么也没有了
什么也没找到
世界之上
是天空
万有的天空
一阵沉默
又是一阵
沉默

埃及的猎人
在高山上
什么也没有了
什么也没找到
是石头和数学
把他找到
把他变成了
我认不出的
他坐在那里
一动不动
饥饿的石头、愤怒的石头
流进了他,成为他

天空万有 天空以万有高喊万有 召唤
人类的本能是石头的本能
人类的数学成为石头内部的人
四条底边正向东南西北,坐地朝天
天空在世界之上 一线光明
公式 石头与光
围在一起 中央是沉默的
金光闪烁的
逃走的大神
一堆石头和公式固步自封
一座无人的 火与逻辑的城
数学和石头是他的感情
世界是这样的
总是这样的
火是相同的
不管这次是为谁 吐出大火
不管烧毁的是谁
火总是相同的
火总是他自己

一卷经书
吐火
吐火后
一卷经书疲倦了 坐下来
成为石头
好象自己坐下自己离去
自己成了自己的座位
一卷经书如此疲倦
自己成了自己的石头大座
吐火的是我吗 一卷经书自问
一卷经书自问又繁殖 是我吗
骤然变成了七卷 经书不辩真伪
吐火的 逃往天上
地上荒无人居,石头疲倦
七卷经书不辩真伪
那从天空跌落的
人类的数学和书
成为石头内部的人

铁 匠
打 铁
“汉族的铁匠打出的铁柜中装满不能呼喊的语言”

我走进火中
陈述:
1.世界只有天空和石头。
2.世界是我们这个世界。
3.世界是唯一的。
附属的陈述:
1.A世界的中央是天空,四周是石头。
B天空是封闭的,但可以进入。
C这种进入只能是从天空之外进入天空。
D从石头不可能飞越天空到另一块石。
E天空行走者不可能到达天空中央。
F在天空上行走是没有速度的行走。
G在天空上行走越走越快,最后的速度最快是静止。
H但不可能到达那种速度。
I那就是天空中央。
J天空中央是静止的。
K天空中央的周围是飞行的。
L天空的边缘是封闭的。
M天空中间是没有内容的。
N在天空上行走是没有方向的行走。
O没有前没有后
P没有前进没有后退
Q人类有飞在天空的愿望。
R但不能实现。

2.A人类保持在某种脆弱性之上。
B人类基本上是一个野蛮的结构。
C“野蛮的石头集团的语言”。
D天空越出人类正是由于它的浑然一体。
E它与世界的浑然一体。
F它的虚无性。
G它都知道。
H它能忍受。
I我们感不到它的内容。
J它有一根固定的轴。
K它在旋转。
L轴心是实体。
M其他是元素。
N它的内容是生长。
O也就是变化。
关于火的陈述:
1.没有形式又是一切的形式。
2.没有居所又是一切的居所。
3.没有属性又是一切的属性。
4.没有内容又是一切的内容。
5.互相产生。
6.互相替代。
7.火总是同样的火。
8.从好到好。
9.好上加好。
10.不好也好。
11.对于火只能忍受。

化身为人
——献给赫拉克利特
和释伽牟尼
献给我自己
献给火
1.这是献给我自己的某种觉悟的诗歌。
2.我觉悟我是火。
3.在火中心恰恰是盲目的 也就是黑暗。
4.火只照亮别人,火是一切的形式,是自己的形式。
5.火是找不到形式的一份痛苦的赠礼和惩罚。
6.火没有形式,只有生命,或者说只有某种内在的秘密
7.火是一切的形式。(被划掉)
8.火是自己的形式(被划掉)
9.火使石头围着天空,
10.我们的宇宙是球形,表面是石头,中间是天空。
11.我们身边和身上的火来自别的地方。
12.来自球的中心。
13.那空荡荡的地方。
(一)
1.这是注定的。
2.真理首先是一种忍受。
3.真理是对真理的忍受。
4.真理有时是形式,有时是众神。
5.真理是形式和众神自己的某种觉悟的诗歌。
6.诗歌是他自己。
7.诗歌不是真理在说话时的诗歌。
8.诗歌必须是在诗歌内部说话。
9.诗歌不是故乡。
10.也不是艺术。
11.诗歌是某种陌生的力量。
12.带着我们从石头飞向天空。
13.进入球的内部。
(二)
1.真理是一次解放。
2.是形式和众神的自我解放。
(三)
形式A,形式B,形式C,形式D
1.形式A是没有形式。
2.宗教和真理是形式A。
3.形式B是纯粹形式。
4.形式C是巨大形式。
5.巨大形式是指我们宇宙和我们自己的边界。
6.就是球的表面,和石头与天空的分解线。
7.形式D是人。
(四)形式B是纯粹形式
1.形式B只能通过形式D才能经历。
2.这就是化身为人。
3.我们人类的纯粹形式是天空的方向。
4.是在大地上感受到的天空的方向。
5.这种方向就是时间。
6.是通过轮回进入元素。
7.是节奏。
8.节奏。
(五)形式C是巨大的形式
1.这就是大自然。
2.是他背后的元素。
3.人类不能选择形式C。
4.人类是偶然的。
5.人类来自球的内部。
6.也去过球的内部。
7.经过大自然。
8.光明照在石头上。
9.化身为人。
10.大自然与人类互相流动。
11.大自然与人类没有内外。
(六)形式D是人
1.真理是从形式D逃向其他形式(形式ABC)。

这一夜
天堂在下雪
整整一夜天堂在下雪
相当于我们一个世纪天堂在下雪
这就是我们的冰川纪
冰河时期多么漫长而荒凉
多么绝望

而天堂降下了比雨水还温暖的大雪
天梯上也积满了白雪
那是幸福的大雪
天堂的大雪

天堂的大雪纷纷
充满了节日气氛
这是诞生的日子
天堂有谁在诞生

天堂的大雪一直降到盲人的眼里
这是天堂里的合唱队
由九个盲人组成
两个国王 七个歌手
这九个盲人坐在天堂
变成了合唱队九个长老
两个希腊人
两个中国人
两个德国人
一个英国人
一个拉美人
一个印度人
天堂的大雪一直降到盲人的眼里
充满了光明
充满了诞生的光明

高声的唱起来,长老们
长老们

合唱队的歌声、在天堂的大雪
(盲目的颂歌
在盲目中见到光明的颂歌
(名称为“视而不见”的合唱队由以下这些人组成:持
国、俄狄普斯、荷马、老子、阿炳、韩德尔、巴赫、密尔敦、
波尔赫斯)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