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韩簌簌 的诗  

2008-09-05 18:07: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韩簌簌

 

 


●左臂上的村庄(6首)
  
  
  ◎墓碑记
  ——那座新坟,无碑,无棺木,亦无人。
  
  
  策兰说:“是时候了。”
  
  必须要换上旌旗
  必须兵临城下
  我的马群,必须绕行于你虚设的界碑
  之后,沿着那条古老的丝路
  往西,再往西!
  我是这样与镜子里的爱人背道而驰
  但这是命定的程序
  
  带着满面的血痂归来啊,
  那只迁徙大漠的,来自北温带的燕子
  有着天赐的黄喙、血色爪子
  以及无人知晓的——丧衣
  
  
  ◎羊皮纸记
  
  不必纳罕了
  石头,终是要凉的
  你已经考证不出,那些岩浆
  焦灼的前世。以及被你亲手放逐的,
  你们的后半生
  
  就让那些露水,继续纠葛于牙床
  菟丝子,继续纠缠于藤类植物
  伸长的伪足。
  
  你不知道源自中原的那场战事
  其实是始于一次 错误的报警
  如今,
  狼烟已尽,金鼓落巢,人民安居
  
  我们命定的前半生
  只消在 血红色羊皮纸上,封存
  
  
  ◎今生酒醒何处
  
  官人过长亭更短亭
  你说官人太慢,把包袱换到左手
  
  你知道这长亭
  有时更像一夜长梦
  一夜苍老还不是老
  
  仿佛过了半盏酒
  官人眼里的烟花,一下子扎进了风尘里
  
  
  ◎沉疴考
  
  玛利亚已走进旷野,咽下西北方向的风
  还有一个拱形的名字。
  她只是说原谅
  
  她习惯原谅
  那些在佛龛前装修背景的人
  抱紧梁祝的小提琴,口袋里装着《金瓶梅》的人
  
  原谅
  把灰姑娘的水晶鞋当作黄金履的人
  戴墨镜的人,戴放大镜、聚光镜的人
  
  原谅
  惯用转向灯,又安装风向标的人
  对一口钟背信弃义的人
  在一株枫树下,无故失踪的人
  
  
  ◎来不及……
  
  来不及,拦住你乘坐的那列火车,
  把票根留下。
  来不及,走上那片青草地,把将要远行的风
  揣进袖管里。
  
  那是春天,你把我栽进一片云里
  让我反复去辨认,一座山、一棵白杨,和一株稗草的不同
  
  那棵枫树,从绿到红,就要脱光了牙齿
  就连最后的注脚,树下的白头翁
  仿佛已是不可逆转的
  我们的前世……
  
  活着,好象已经来不及
  
  
  ◎纸上雪
  
  黑发根根掉落
  而你,还在翻找菩提
  这会不会乐极生悲?
  雪线以下,天地浩大
  那些浮霜,从来就不是被佛陀认定的种子
  直到一场真正的雪,自朔方的天空
  自扉页,披挂下来
  
  爱人,别再修正那些誓言
  我爱我中华,更爱华北,以及她左臂上被揽紧的村庄
  那些山川,那些河流,依然是你的
  桃子是你的,那些红晕
  也是
  
   2008年3月7日最后整理
  
  
  
  
  --------------------------------
  ●告诉春天,以一粒砂的名义 (6首)
  
  ◎代悲白头吟
  
  这是腊月,这是白象之都。
  曾经,我们能把同样绿的山峦
  从蛮荒之处移过来
  经年的木制小屋却还在四壁透风。
  阻挡了明月的手,竟拂不净渐老去的尘埃
  
  再退一步,就是悬崖了
  容身一跃,就可以打开下一轮回
  
  其实,我更在乎的是那些芨芨草
  为何在一定在要春天里出生,
  又在冬天里白了头。
  
  
  ◎泅
  
  去闯荡一次,也许是必须的。
  你只是在预设,一场突来的事变中
  会不会殃及最关键的当事人:
  长年用双脚丈量天和地的人
  能把一篇散文立起来的人
  不意把高头大马或木质马车,拴在年尾的人
  
  旷远的天空下,那些白杨一闪而过
  在此刻之前,在你撕毁一只风筝之前,
  你还不知道,什么才是大段的忧伤
  
  只是感觉,成片的田野,成片的绿
  挟裹着他,
  从前方,
  汹涌过来
  
  
  ◎惯性
  
  是不是退到熔点,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几个汉字
  它们有一列火车的惯性和硬度
  
  风停,雨住。似乎很久了
  那棵流落北方的蓬草,被寒风吹远
  再被雪深埋。
  
  而这之前,缠绵的韩剧还在上演
  他曾凶狠地说“宝贝”
  她羞涩地回应“宝宝贝”
  
  
  ◎北国之春
  
  没有命中注定,那符其实是早就揭下了
  这肯定不是我们所向往的。
  
  你把史前的那片天空当作牧场
  任白色的马群改道而行。而斧头藏在腋下
  盾,抛在深水里。
  埋在草原上的那粒种子
  对于去年的那场雪,只字未提
  
  可这一切,都逃不过湖水的眼睛
  
  
  ◎以一粒砂的名义
  
  素面朝天的那一眼小湖
  睒动着清澈的绿眼睛,
  点数风声,云朵,和将要北归的燕子
  立春的节令只是一种集合的号声
  那些蜇居水下的孩子,早就把脚铃系好
  只等你,那一场透地的雨
  
  我必须这样告诉春天
  ——以一粒砂的名义:
  我不开花。我和你,并非盘根错节
  却占用同一根朝南的树枝。
  就是这样,2008年的第一场风寒,步态从容
  
  那些雪,依然在下……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