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现代诗的朝圣者  

2008-09-29 19:48:33|  分类: 铃子赏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代诗的朝圣者
 
 
作者:陈小蘩
文章来源:女书诗社博客:http://blog.sina.com.cn/nvshushishe
浏览:149 次
 
 
 

三剑客——与非非主要成员见面——语言的意象游戏——高居云端的诗歌女神,是我们中很多人青春的梦想、一生的追求。
                


                                  1

    1983年秋天,我的第二篇小说《消失在远方》杀青,我又全心地投入写诗,有时也参加一些文学聚会。80年代初成都的文学氛围很浓,成立不少文学社团,经常举办各类讲座。诗人和诗歌爱好者在这样的氛围里交流彼此诗学感悟或者华山论剑。
    一天黎正光打电话来,说是有一个小型的诗人聚会,在一个朋友家。他以贯有的激动说:“一定要来,我们诗歌三剑客中的周伦佑从西昌来了,你一定要来见见。”
    诗歌三剑客:周伦佑、廖亦武、黎正光。在成都的黎正光和廖亦武我已认识。我还在大学读书时就听说过黎正光,他很早就写诗,七十年代末在成都诗歌界已小有名气,人和诗都是豪情彭湃。我们在浣花诗社认识,每次诗会他都会拿出一首新长诗,用他如雷贯耳的男声,持续高强度地朗诵,他的呐喊和诗友们的低声窃语构成诗社一道特别的风景。正光在写作上有很强的主见,我们在交流彼此诗写作的想法时,他几次对我谈到他在写作方面的宏伟计划。
  廖亦武83年写长诗《越过这片神奇的土地》、《情歌》,我一看就喜欢,还到处给朋友们推荐。那时好多人都在写洋洋大赋式的史诗,初看让人眼花缭乱,再看整篇文字堆砌、空洞无物,看得多了,看出在写法上有摹仿外国诗人的痕迹。但廖亦武消解得很好,写出个性感觉,让人喜欢,廖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2000年他送我一本小册子《古拉格情歌》,其中收有他1990-1994创作的部分诗歌,有史学的参考价值。后来很少看见他的诗,他写的《黑道》,失实之处惹得不少诗人朋友抱怨。
    那天和我一起去见周伦佑的还有刘涛。我们在大学里就认识,又一起成立诗社。那时几乎天天在一起。大家见面打过招呼后,坐下交谈,气氛很轻松。
  周伦佑穿一件洗得发白的衣服,显得风尘仆仆。他不说话,静默端坐。凝神专注的周伦佑如同一尊古希腊思考者的雕塑凸显客厅一角,在他身后我又看见西昌苍茫的群山和奔流不息的河流。周开口说话时,充满亲和力,略显磁感的一口普通话,从音质上压倒众人。周是那种在场就会成为话语中心的人物,他很善谈,来自大凉山神秘的背景、西昌山中狼的传说和对诗歌近于宗教般的热忱,他滔滔不绝的话题很快把大家都吸引过来。周伦佑和廖亦武、黎正光说准备出一本“狼们”的诗刊,周说他准备写狼,后来又谈起关于白狼的神奇传说。
    狼闪烁幽光、盯住人类的眼神和警惕地竖立着的耳朵,再次唤回我童年的回忆,我曾随母亲在西昌成都市“五七干校”生活过一段时间。干校的房子是用地里的土垒砌成的,当地人叫干打垒的土屋。修在狼群出没的丘陵地区。狼与人为争夺生存空间的战事从未停止过,狼一到晚上就来了,围着房子四周转,寻找食物。第二天早上起来,我看见过狼在雪地上留下的脚印。狼最多时就两、三只一起来,通常总是单独来。狼想吃干校喂的猪,有时运气好,咬死一只肥猪,吃不完,狼就会把剩下的猪肉埋在附近地里,等到饿了又来吃,狼真的聪明。有一回我亲眼看到对面山上几个农民们在地里发现被狼吃剩的猪,农民刚把猪从地里掏出来,狼急了,看来狼还未走远,它冲出藏身的地方和农民们争夺地里的猪。农民嘴里发出长长的吆喝声驱赶狼并用锄头打狼,狼敌不过人,最终跑走了。
    从成都来的一批批劳动锻炼的干部,使几百里无人的山区有了人烟,迫使狼退向丘陵后更远的大凉山。当地的人出门都要拿一根木棒。你走在路上,谁要是从后面把手搭在你肩上,立刻反手一棒,因为狼爱这样袭击人,你要是以为遇见了熟人,一回头就会被狼咬住脖子,再无搏斗之力。不过狼不是饿急,不会主动攻击人类。有一次我们几个小孩子在山里玩时遇见过一只狼,狼在离我们不远的山丘上警惕地注视着我们的行动,大家心里很害怕。我当时比较镇静,对同伴说:不要跑,慢慢走。我是觉得只要一跑,狼就会察觉我们害怕,它立刻会冲过来。那只狼蹲伏在山丘上阴沉地盯着我们。在狼目光的注视下,我们战战兢兢地走过了山弯,终于狼看不到我们了!于是大家一路狂奔,跑回干校。
    十多年过去了,这天晚上狼在我模糊的记忆中再次清晰地凸出。西昌的狼也许已经被人类灭绝,狼坚忍不拔的秉性和聪明被人称道。
周伦佑说:提倡狼性文学,一种原始的、本能的、没有被驯化的生命意识的自由表达。引起了大家热烈的讨论。因为有诗歌,狼会在诗篇里活到永远,这些想法使我那天一个晚上都很快乐。
    后来我们各自朗诵了自己的诗。
    周伦佑身后坐了一个子高高、很帅气的男人,他话不多。周给大家介绍:王世刚,西昌人,我的小兄弟。王世刚就是后来非非的主要成员蓝马。

                              
                                  2

  我们这群人后来经常在一起,形成当时四川最活跃的诗歌探索群体。大家在一起谈论文学、诗歌;交流自己的诗作;交流好的书籍。周伦佑经常主讲,黎正光喜欢与他争论,大家都参与进来,气氛常常很热烈。
  记得一次大家约在人民公园喝茶,那年冬天很冷,我们在冷冽的北风里谈论着诗歌、人生……现在诗歌将向何处去?
    朦胧诗之后,朦胧诗人杨炼的《诺日朗》引起诗界广泛关注。大家还经常交换着看圣琼.佩斯的诗,埃里地斯、桑戈尔的诗。
  周伦佑谈他准备写一组诗,名字想好就叫《狼谷》。狼骠悍神奇的魔力和他血液里奔突的野性互相撞击着,他在寻找这种对应,或者神秘的契合,释放他强大的生命。完成一次对人性的成功解构。
    黎正光宣布:我们要成立一个诗社,“海龟诗社”。
    大家朗诵各自的新诗。
    后来黎正光还带着大家搞了一个诗歌意象游戏。在场的每个人都随意地写一些词语、短句,再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他把这些写好的纸条分别混合,打乱顺序后,放成三堆。我们每个人从不同的三个纸堆里各抽出一张纸条,意想不到的语言奇异地产生了,它彻底地打破我们日常生活里语言的惯性,和语言的逻辑,语言的意义被荒诞地构成消解,从传统语境模式中滋生出的语意失去意义,崇高转变成荒谬。文字对想象的束缚一但松开,一种全新的感觉产生,它不依赖我们传统的经验。当时大家都非常新鲜、投入,由于这些语句又和在场的人联系起来,引得大家一阵阵开心地大笑。
    在我1983年的日记上有一页记录着这次意象游戏中的部分语句:

    李静在郁金香惆怅的目光中和跳蚤跳起了蓝色的多瑙河。

    诗人李静,曾参加第二期青春诗会。一年后她去美国与丈夫画家杨谦团聚,半年后离异。再嫁,移居加拿大。

    王世刚通过液体的目光从无缝钢管里流出,超脱、坐化。
    廖亦武在眼镜蛇流淌着唾液的舌头上拉扯一根冻僵了的神经。

    这根冻僵的神经后来被廖亦武用来把很多人绑扯进他的《黑道》。

    黎正光在弗罗伊德腋下的狐臭里煽动公鸭造反。
    刘涛在那个老人孤寂的目光中抱出一群野鸡。
    陈樱在沁人心脾的洒着粪水的菜卷下采摘东方果园无色的棕葵。
    周伦佑在耶和华灰色的目光里狗舌般狂躁地哭泣。
    陈小蘩在上帝的雪兜里撞死一个死星星的坟墓。

    那时只觉得好玩,笑了,忘了。现在看来,这些在随机中生成的语句焕散出命运诡异的光泽。有人就用这种游戏方法制造了长篇的“诗”;有人从中悟见崇高、理性、语意被颠覆后,建立新的秩序的可能。
    我们断断续续保持了较长一段时间这样的诗歌聚会。大家都先后写了不少的诗。
    周伦佑从1984年初的组诗《狼谷》起,进入他诗写的第二阶段。这是一次对语言的颠覆和创造的盛宴。这一时期的主要作品有《带猫头鹰的男人》、、《白狼》、《十三级台阶》、《第二道假门》等。这些诗在那时已经显露出他个人在创作中的特质,在缜密的结构下,不显山不露水地展开宏大叙述,将他的诗学价值否定之肯定硬性地倾倒,让人悬晕,侧目。
    1984年3月18日,我在日记中记述:

    老周来信说:正在实验写一种诗,反理性、反崇高、反史诗。写潜意识,在一种超现实的幻觉中写作……把握住诗的深层结构。

  夏天我去了北京,在北京开始写我的长诗《情感的B大调——献给燃烧的夏天》。
  九月回到成都,又完成长诗《越过这片废墟》
                          
  高居云端的诗歌女神,是我们中很多人青春的梦想、一生的追求。这些自视为现代诗歌的朝圣者,在通往诗歌圣殿的路上虔诚地走着,走得决绝,义无返顾。我们从中国——这有着深厚东方文化底蕴的诗歌之国里起步,我们思考着如何超越前人;同时要超过在当时名气很大的朦胧诗。我们抬起头来,将视野朝向西方,试图在最短的时间里经历西方现代派诞生和成长的痛与欢乐,饥渴地吸纳世界文学的精髓,我们被现代派强劲的风力席卷,晕旋、迷狂、沉醉。中国诗界经历了这场现代派风暴洗礼后,逐渐清醒过来的诗人们开始思索东方文化的浩远悠久,它的贯穿性、一致性,中国诗歌将如何呈现它在历史的、文化的、也包括民族的、地域的不可缺失的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