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收集  

2008-12-14 21:20: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地的脉搏中沸腾的乳血
久久地,默默地,奋力挣断这草木的
腰带……

带铃的绳索在黎明拽来了上帝
把我放开仿佛我丢落了一个
末日的丧钟——踟蹰在大教堂中的甬道上
从深渊到耶稣受难像, 从地狱走出的脚步
越走越冰凉。

我们进行了适中的调整,
对这种随意的安慰感到满意
就象风儿缓缓地
在很宽敞的口袋里沉积。

——然而永恒这伟大的瞬间,
那无边的洪水, 随风激蕩,
象锦缎一样席卷……

格外地赞颂这些年头,它们
易挥发的流血的手,伸展并且反复敲打着商度
想象力跨越过绝望,
超越了交易、词语和祈祷。

出神入化必须不受时间与现实世界的限制,但它应该是玄学的,在想象的世界中被变形:

这有形的词,是它抓住
沉静下来的柳树,固定在其中。
这是不露声色的回答
其口音只有从告别话中才能听出。

 

 

 

 

那曾经照亮过暴君的
骄傲的小小闪光曾经是黑暗
那里枪炮统治着饥饿的街道
正义欺骗着惊恐而死的人。


那边,那边头顶上,那边,那边吊起了
千百张白色的脸,惶惑的眼睛
在无艺术的黑暗中,那姿态、那翱翔
张开巨大的翅膀飞越过消失的天空
在那突然的黑暗中,空无,空无,
空无——完全空无的黑色墓罩。

我血液里的这位陌生者,我的皮肤
我能否将它指挥?我说起立
他会不会起立?出来?进去?
做什么事情?
     ——《锡拉丘兹的暴君》

  阿奇博尔德·麦克利什的诗难以归类,他的作品既有写得很出色的抒情诗,如:

这里脸庞在阳光中朝下俯视
感觉到黑夜的影子末得多么迅速,
多么诡秘……

 

豹子

 

黑夜来临了
风声遮住了鸟声
我骑着豹子出门
月光像绸缎
铺开了原野

 

 


窗外的鲜花
淡紫鹅黄
被白色的窗帘改变——
洁净的气味——
向晚的阳光——
照射着玻璃盘
一个玻璃水罐
一个倒置的高脚酒杯, 旁边
有一把钥匙安放——还有那
一尘不染的白床

 


“当我们得到
/那完美的苍穹
/我们便心满意足,高兴
/便又从头开始。”    

我的灵魂深远得就象那些江河
如果你爱我, 心肝,
在我沉沦绝望的时刻救我一把。
我是一个可怜人
没有人理会我。


除此之外,
他们将看见我是多么地美
而自感羞愧——
我, 也是美国。

歌声已经停歇, 歌手已经入睡
而那忧郁的黑人灵歌还在他脑海中萦绕。

我将我的五分镍币
投进黑夜的彩票箱中。
不知怎地,那彩票
没有中彩……

我将会再度天真/天真而干净……
呵,伟大的黑城
让我忘记
我将不再
来你这里。


我本也可以
守在家中
我的面包片
两边都没有涂黄油。

跳吧!旋转!旋转!
直到短暂的白昼完结
憩息在苍白的黄昏……
一颗高大,细长的树……
夜幕轻轻地降临
象我一样地黑。

上帝,但愿我能死去——
可是假如我离去谁会把我念起?””

我的一个愿望便是那些黑树,
苍老而坚定,微风不能撼。
不只是一排幽暗的假面,
而是伸向到命运的边缘。

我确信,象火花必然腾起一样,我生来就是忧郁的角色

我的长镰沙沙作响/留下干草自个儿去晒

五座山山连着山/巨人在佛蒙特的夕阳残照下

他的姐蛆戴着围裙站在他身旁/告诉他们‘吃晚饭啦’

别让他们锯掉我的手——”

,“在黑暗的天空下”,孩子死了。
乡村里的日常生活节奏中断了一会儿之后又复归以往:

他们倾听他的心脏:
渐弱——渐弱——停止!
    一条生命就这样完结。
这里不再需要修建,于是他们,
因为没有死,便转身去继续工作。


“有件事我想问问你,亲爱的。”
“你不晓得怎么问。
    那就帮我一把吧。”
……“我不知道怎么说
   才能宽你的心。”


我的马一定颇感惊讶,
四望不见有什么农家,
偏是一年最暗的黄昏
在雪林和冰湖间停下。

例如在《又一刹那》中,一条狗傍晚随着一个人钻进农舍,度过一夜之后第二天早晨要求放它出去:

我打开门它飘然而逝……
这也许是一场幽灵的梦
尽管它的尾巴
在我的地板上摔得又重又实在……

  诗中人几乎相信它就是那颗星星——天狗星。然而:

他只能希望传达一个象征
一束光亮,一种亲近,
一种我假定
找到后我不愿说明的收获。

,《白桦树》一诗的艺术性就在于语调轻松,风格自然:简单的叙述包含着一个人类志向的寓言。这个寓言通过一连串暗喻的展开,如此适合于我们的头脑和耳朵,以至在我们不知不觉中诗已完成了它的作用:

所以我梦想再回到童年爬村,
尤其当我心烦意乱之时。
生活真象一个没有路径的森林
面颊烧伤,缠绕着蛛丝
一只眼睛被树枝抓得流泪。
我真想离开大地一时
然后回来,重新开始……
有时命运会比爬树更不遂意。

如《戒之,戒之》之中,他痛苦而又毫不妥协地自己与自己作对,自己与自己的失望作对:

往昔曾出人头地的记忆
不能补偿如今的默默无闻
或避免悲惨的结局。

不如高贵地死去
身边有买来的友谊
总比一无所有好,戒之,戒之!

我是青草:我覆盖一切。
    ——《青草》
《雾》这首诗在短短几行里准确地写了对象及其气氛。

雾是一只猫;
它躬身跕着足
悄悄地蹲下
观望着港湾和城市
复又离去

在黑暗里,背着一大堆悲伤
人们大踏步向前进。
在夜里,一抬头就是满天星,
永远地,大踏步向前进:
“此去何往?下一站是何方?”

要是你有了足够的钱
想买什么就能买什么
只是……你也得死。

 

……不变的事物
在蓝色的吉他上变化
  ——《带蓝色吉他的人》


没有“无上的虚构”景色就会苍白萧瑟:

多么寒冷的空虚
当幻影离去, 摇摆的现实主义者
首次看见现实。

  为了完成和提高现实,诗人创造出了一个怪异的景象。

啊,母亲
这件黑色的旧衣裙
我一直在上面绣织
法国花。

她歌唱,胜过了海洋的力量……
她在世界里歌唱,并且是
独一无二的工匠。她一开口
大海,无论有什么性格,都变成
她歌中的个性,因为她是创造者……

精雕细琢和自我创造:这种双重的方法在《带蓝色吉他的人》中得到了运用:

地球于我们单调而贫乏。
没有荫凉。诗歌
胜过音乐必须取代
空洞的天空和赞歌的位置,
诗中的我们必须取代他们的位置,
那怕是弹起你那蓝色吉他的时候。

一个曲调我们不能听懂。
然而蓝色吉他什么也不能改变
我们自己就在曲调中宛如在太空……

吉他手凑近吉他
象一位剪羊毛的人。日子是绿色的。
他们说“你有一支蓝色的吉他
你不如实地弹奏”
吉他手回答:“如实的事情
在吉他上发生变化”
他们接着说:“好了, 弹吧, 你得弹
弹一支我们不懂的曲子,然而是我们自己……

 

我是我所漫步的世界,我所见到
我所听到或感到的都来自我自己;
我在这个世界里发现自己更真实,也更陌生。

 


……我必须
发现我的意义并在流水旁
公然表达……
     ——《佩特森》

窗外的鲜花
淡紫鹅黄
被白色的窗帘改变——
洁净的气味——
向晚的阳光——
照射着玻璃盘
一个玻璃水罐
一个倒置的高脚酒杯, 旁边
有一把钥匙安放——还有那
一尘不染的白床

诗人与他的妻子下楼吃早餐时闻到了一种强烈的气味:

我们搜寻遍了
屋子

那最诱人的香气
起初, 找不着它
来自何处
其后一片宛如
大海的蓝色
使我们
惊异不止
我们看到了那些
喇叭形的花朵

洪水高涨,还将高漲
吞掉这静静的溪谷
淹没那位吉普赛人和那位
奄奄一息紧抱着花丛
的少女。

玫瑰碧绿必将开放
长得比你高,绿色,铅灰色的绿
待你不再说话,品尝,
甚至存在。我的一生
为一个局部的胜利等得太久了……


说到那日光兰,那滴翠的花
宛如一朵喇叭花
开放在枝桠——
只是绿色的,本质的——
我来了,我亲爱的
为你歌唱。

我不能留在此处
消磨一生回颅往昔:
未来没有回答,我必须
发现我的意义并
将它在流水旁
公然表达,我自己——
搜尽语言——或死去
——无论是什么模样。

 

然而美丽不是疯狂
尽管我的错误与磨难将我围困。
我不是尊神,
我不能使之联贯。
如果屋里没有爱情便一无所有
       ——《诗章一百一十六首》


护城河流淌着幽暗的血
自伊里伯出来的灵魂,苍白的死尸
那些饱经痛苦的新娘、青年和老人的尸体
沾满最近泪水的灵魂,姑娘们温柔
男人众多……

她诗中的刚劲没有任何雕饰,是准确无误的产物,这些都是她优秀佳作的特点。一朵鲜花在她的诗中往往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鲜花,而是一朵“海罂粟”,一朵“玫瑰”,一朵“香料玫瑰”,一朵“白色的风信子”……这些简单、准确的名字给她纯朴的诗以力量:

沿着岩石岸边
黄色的沙滩
月桂花丛亭亭玉立。
迎着闪闪发光的热
每一片独立的叶子
都明亮而寒冷
透过古铜色
耀眼的树皮和树木
金色的细线射出来。

  在《海玫瑰》中她写道:

你迟疑地生长,枝叶弱小
被抛掷在海滩之上,
你在那风中飞腾的沙砾中
向上升扬。

卷起来,大海——
在我们的岩石上
卷起你尖尖的松林
拍击你巨大的松柏
将你们的绿色泼在我们身上
用你们满谷的冷杉将我们覆盖。

你为何来
打扰我的衰老?
我老了(你来之前我就老了);
最红最红的玫瑰开了
(在这个时间, 这个地方
这可真荒唐……)

那是明月我们相逢
另一次在五月
我不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
你也许会说, 我不知道我的“情况”
直到八月我写下:
“最红的玫瑰开放了……”

指给他一条血路跟循,
这便是圣诞节他所要的一切。
   ——《瑟索的登陆》

她将嘴唇贴在他的胸膛上:“我要你我要你。
你不知道一个干净姑娘也会要男人。
此刻你将占有我, 使用我然后把我抛弃
我已经……得到了”。

紧接着喘息哭喊
投出一支火焰的利箭
刺进了她的肺腑
痛苦消失了, 想起“父亲”
她投入了火的怀抱……

这是人类的黎明。至于我,我宁愿
做一只野果里的蛆虫,而不愿做人类的
儿子……

这里没有莺,几乎没有鹰
长翅或巨眼的动物能否在这
低垂无力的天空中飞行?

……从关闭了它们命运的墙壁
疯狂地从这边摇到那边
摇到波光粼鄰的大海中

教会我们静坐
那怕在这些岩石中
        ——《灰星期三》


正是紫丁香开放的季节
她将一盆丁香放置屋中
一边玩弄着一枝一边说
“唉,我的朋友,你不懂,呵,你不懂什么是生活,
生活就握在你手中”
(她慢慢地捻着丁香花条)
你让它流呵流,你让它流掉……

我失去了欲望:既然保留的必须是不纯洁的
为什么我还要保留?
我失去了视觉、嗅觉、听觉、味觉和触觉、
为了你更紧密的接触,我该怎样使用这些感官?

在《早晨窗前》中艾略特写道:
“我意识到了女仆潮湿的灵魂/在通道门旁失望地发芽”,
并企图坚持唤起这种失望感。

倘这样做了是否值得
这是否值得
等夕阳落下,门庭、洒水的街道
小说、茶杯和拖在地板上的长裙——
这个以及这许多?——
说出我的意思来真是不可能。

我一直保持镇定
除了当街于拉的风琴。单调且疲惫
重复一首滥调的流行歌
有风信于的气息白花园的对面飘来
使我想起别人也欲求过的东西……

并无实体的城
在冬日破晓时的黄雾下
一群人鱼贯地流过伦敦桥、人数是那么多。
我没想到死亡毁坏丁这许多人。

  空虛、无聊的情绪在诗中出现:“你是活的还是死的?你的脑子里竞没有什么?……我现在该做些什么?我该做些什么?”
“一头老鼠轻轻穿过草地/在岸上拖着它那粘湿的肚皮”。没有爱、甚至没有强烈欲望的那种机械、习惯性的诱奸是这种贫瘠无聊的进一步证明:

她回头在镜子里照了一下,
没大意识到她那已经走了的情人;
她的头脑让一个半成形的思想经过:
总算完了事:完了就好”。
在全诗的最后一部份,一片真正的沙漠统治了一切;
若还有水我们就会停下来喝了
在岩石中间人不能停止或思想
汙是干的脚埋在沙土里
只要岩石中问有水……

我听见那钥匙
在门里转动了一次,只转动了一次
我们想到这把钥匙,各人在自己的监狱里
想着这把钥匙,各人守着一座监狱

  《空心人》写的是进行这种交流的另一个失败的形象,这种交流使存在有了意义。

在这最后一个会见的地点
我们摸索到一起
避免说话
聚集在这大河的沙岸。

  但是艾略特对英国国教的皈依反映在《空心人》之后写的一首诗里。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精神上的潜力:

正确的时间和地点不在这里
对那些避开这张面容的人
没有一块福地
对那些在噪声中行走而否认这个声音的人
没有欢乐的时间……

这就是现在的我,走了一半的路,度过了二十年——
二十年大都挥霍而去,I’entre deux guerres[6]的年代
努力想学会使用语言……


我仅透过那扇小门观看
当阳光洒在玫瑰园中
听见远处微细的声音
接着一只黑鸦飞过头顶。


在《燃烧的诺顿》一节里,艾略特写道:

时间与钟声埋葬了一天
黑色的云彩带走了太阳
向日葵会不会转向我们?争藤兰会不会
向我们弯屈低垂?卷须蔓叶会不会
扎根?攀援?

《小吉丁》的第二段有这样的诗行。

一个老头袖头上的灰
是玫瑰烧尽所剩。
尘土在空中飞扬
标明了故事结束的地方……

一个女人紧紧拉直着她黑长的头发
在这些弦上弹拨出低声的音乐
长着孩子脸的蝙蝠在紫色的光里
飕飕地飞扑着翅膀……

  艾略特的伟大就牢牢地建立在这些诗行的感人的力量之上。


或说在中途出现了一种音乐
突然冲破这沉默的,这喜悦
把所有的混乱带入一种惊奇的情绪:
一个火种,落在一个易燃的世界:
刹那间那旋转的黑暗
充满了大火……
      ——《太阳神序曲》

我们蜂拥而行,一道谈话流动,
见到无数双眼睛、手、脸庞和,
无数张嘴, 全都包含着神秘的意义——
然而对他们所知甚少:只看见
我们意识的那个明亮的小园卷,
而背后是黑暗……

他很想“知道那是什么幽灵”。在(不,我不说》中他暗示了讲出“神秘意义”的办法:

……我若讲,便将用沉默讲
我得承认一一我的童年冲出了和弦
一一莫非它们是太阳的和弦
从此阴影或沉默降临……

这里是不着边际的争吵,
可笑的闲聊,无意义的
老调重弹。记忆,如同一位魔术师,
把彩球抛到亮处, 然后
又在黑暗中接住……


算算明亮的时光;擷一朵鲜花嗅嗅;
观察那光亮与阴影:将生与死
雄壮地理论化:提出
纯意识的微妙命题……
他不但带领着我们,而且也带领着他自己:
耶稣不是上帝的代言人:
孔子也不是;尼釆也不是,布莱克更不是;
而是你自己……

这是一个
哀伤不尽的声音,哭泣的声音,
灾难与困苦的声音
在世界的中心摧心裂肺的声音。

较长的诗形式活泼,随着诗中的主题灵巧地变化:

没有语言象一道闪电跃过这深渊:
这里没有干缓的消息
从厄瓜多尔吹到格林兰岛,
一个号角吹响,召唤死者拿起武器
召唤花岗岩怜悯云彩;
召唤时间对空间絮语低谈。

沿着黑暗的漫长深渊,那人走在
榆树下, 树上鸟儿的谈话
伤心奇怪得难以言传。


然后位坐在一庄山岗上,低着头
仿佛置身于一个谜之下……
    ——《讣告》


她吻了母亲一下。
对父亲只轻轻地一吻
否则他会吻遍他光彩照人的宝贝的每缕发卷,
她压根儿不去吻她的兄弟。

  然后她去叫醒她的鸡查克。“然而天哪,她的查克死了”。对珍妮来说,这个悲剧非同小可:

珍妮特喘着气,急剧地抽泣
哀求我们:“把她从梦中唤醒吧”!
她拒绝相信那健忘的死亡国度
是多么地深不可测。

在谢尔河,修道院的四合院中
早熟地叩那半掩的古式门,
愚昧地摸着祭司长的衣折,
对我的不一致己感厌倦。


上帝把静谧降临给了心中
纯洁的灵魂,但在茴香滋长的
箱子里瞪着两只火炭一样的红眼睛。

“可是看架上的玫瑰呀,己垂毙
听那幽灵般吟唱着的月亮;
我得马上接走我可爱的姑娘……”

 

沿着黑暗的漫长深渊,那人走在
榆树下, 树上鸟儿的谈话
伤心奇怪得难以言传。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