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北欧现当代诗歌(下)  

2008-12-25 10:42: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沃尔科特二首
阿九 发表于:2002.10.04 13:58修改于:2002.10.06 14:00


 
爱之后的爱

阿九 译

总有那么一天,
你会满心欢喜地
在你自己的门前,
自己的镜中,欢迎你的到来,
彼此微笑致意,
并说:这儿请坐。请吃。

你会重新爱上这个曾是你自己的陌生人。
给他酒喝。给他饭吃。把你的心
还给它自己,还给这个爱了你一生,
被你因别人而忽视
却一直用心记着你的陌生人。

把你的情书从架上拿下来,
还有那些照片、绝望的小纸条,
从镜中揭下你自己的影子。
坐下来。享用你的一生。


Love After Love

Derek Walcott

The time will come
when, with elation
you will greet yourself arriving
at your own door, in your own mirror
and each will smile at the other”s welcome,
and say, sit here. Eat.
You will love again the stranger who was your self.
Give wine. Give bread. Give back your heart
to itself, to the stranger who has loved you
all your life, whom you ignored
for another, who knows you by heart.
Take down the love letters from the bookshelf,
the photographs, the desperate notes,
peel your own image from the mirror.
Sit. Feast on your life.

See:
http://worldwriters.english.sbc.edu/walcott.html
http://www.sbc.edu/seminars/walcott.html

死于大火的城市

阿九 译

那个燃情的布道者把入了教会的天空外的一切都荡平之后,
我在油灯旁边记述一个城市如何死于大火;
在蜡烛被烟熏得泪水充沛的目光下,我
想用比石蜡更多的话语,讲述铅丝一样崩断的信仰。
一整天,我在碎石般的传言间四处走动,
街边的每一方墙都像骗子一样让我吃惊;
被群鸟撼动的天空如此喧闹,而所有的云都像
劫后的大捆包裹,而且很白,尽管是在火中。
在基督行走过的浓烟滚滚的海面上,我问,为什么
人会哭得像一根蜡烛,当他木质的世界不再管用?
在城里,树叶是纸,而山丘是大群的信仰;
对一个整天闲逛的男孩来说,每张叶子都是一次绿色的呼吸
重建一次我以为早就僵冷了的爱,
祝福着死亡和大火中的洗礼。

A City”s Death by Fire

Derek Walcott

After that hot gospeller has levelled all but the churchedsky,
I wrote the tale by tallow of a city”s death by fire;
Under a candle”s eye, that smoked in tears, I
Wanted to tell, in more than wax, of faiths that were snapped likewire.
All day I walked abroad among the rubbled tales,
Shocked at each wall that stood on the street like a liar;
Loud was the bird-rocked sky, and all the clouds were bales
Torn open by looting, and white, in spite of the fire.
By the smoking sea, where Christ walked, I asked, why
Should a man wax tears, when his wooden world fails?
In town, leaves were paper, but the hills were a flock offaiths;
To a boy who walked all day, each leaf was a green breath
Rebuilding a love I thought was dead as nails,
Blessing the death and the baptism by fire.


See:
http://www.math.buffalo.edu/~sww/poetry/walcott_derek.html


注:

(1)最后一行:Blessing the death and the baptism by fire. 中的 baptismby fire 是“籍着火洗礼,用火洗礼”,和基督教 baptism by water, baptism by the Spirit相对应。

(2)第四行faiths that were snapped like wire.的译文据S.Y.和BlueD的意见改为:铅丝一样崩断的信仰。

意大利现代诗歌
 

--------------------------------------------------------------------------------
 
发表日期:2006年10月21日  出处:网络   作者:网络   已经有7位读者读过此文
 


隐逸派
L’ermetismo

  20世纪上半叶在意大利和西方颇有影响的诗歌流派之一。它产生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在30年代达到鼎盛。隐逸派的诗歌理论和创作,受到法国象征主义的影响。它以主观唯心主义为理论基础,主张艺术家避开严酷的现实,逃遁到个人情感的世界里去。它的题材主要是描写片断的自然场景,抒发人的瞬间的感受、幻想和隐藏在内心的微妙情绪,表现人生的孤独、忧郁和生活的邪恶。
  在艺术上,隐逸派回避写实,而侧重以奔放的想象,借助独特的隐喻和意象来建立艺术形象,表达诗人复杂的主观感觉。隐逸派的诗歌大多是自由体,讲究韵律,追求诗歌的音乐性,强调词的声音比词的意义更富有表现主观感觉的力量,力求挖掘词语蕴含的感情色彩,而舍弃它的普通的、日常的涵义。
  隐逸派诗人避开激烈的社会政治斗争,沉湎于个人的感觉世界,把抽象的、超时代的生活之恶当作一切祸害的根源,实际上冲淡或掩盖了社会矛盾的实质。有时,悲观伤感的色彩较为浓重。同时,隐逸派又曲折地反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意大利独特的、尖锐复杂的社会矛盾。它同为资本主义和法西斯统治歌功颂德的文学唱反调,表达了意大利中小资产阶级对社会现实的不满,特别是对法西斯独裁政权及其意识形态既不愿顺从又无力反抗的苦闷、失望、彷徨的情绪,因而具有一定的思想意义和认识价值。
  到了40年代,在人民群众掀起的反法西斯抵抗运动的影响下,一些隐逸派诗人或直接参加了抵抗运动,或在诗歌中鲜明地表现反法西斯主义、爱国主义的主题,开
始触及社会现实生活的题材。
  隐逸派诗人在艺术上寻求创新,扩大诗歌的表现手段,善于细腻地刻划人物的精神世界,精心锤炼,对后来的诗歌创作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由于常常刻意追求感觉和意象,有的诗玩弄文字游戏,内容空虚,大多晦涩难解。
  隐逸派的主要代表有著名诗人蒙塔莱、夸齐莫多、翁加雷蒂。其中夸齐莫多、蒙塔莱分别是1959年、1975年诺贝尔文学奖金获得者。翁加雷蒂(1888~1970)早年曾受到法国象征主义、意大利未来主义的影响,他善于以精确的、富于巨大表现力的诗句刻划人的内心世界。属于这一流派的诗人还有萨巴(1883~1957)、卢齐(1914
~ )。
                  (吕同六)

 

 

 

翁加雷蒂诗选


翁加雷蒂(1888-1970),意大利隐秘派诗歌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出版的诗集有《被埋葬的港口》(1916年)、《覆舟的愉快》(1919年)、《时代的感情》(1933年)、《悲哀》、《福地》、《呼喊和风景》、《老人笔记》等。

 

卡尔索的圣马丁诺镇


这么多
鳞次栉比的房屋
仅仅残存了
断垣残壁
几堵

这么多
患难与共的朋友
幸运的生者
屈指可数

一个个十字架
竖立心中

我的心啊
是最悲伤的陵墓


吕同六 译


--------------------------------------------------------------------------------

流浪者


在人世间
每一个
角落
我全没有法子
栖身

我足迹所至
任意一处
陌生的
地方
心头不由蟠曲
悒闷
诚然
许久以前
我已使我惯于
容忍

日复一日隐遁
我这个飘零的
陌生人

我归来了
从饱经忧患的
岁月

安享哪怕
生活的片刻
欢悦

觅得一处干净的
土地


吕同六 译


--------------------------------------------------------------------------------

请不要再喧哗


别再杀害死者,
啊,请不要再喧哗,不要再喧哗
倘使你们还想听到他们的声音,
倘使你们不再希望毁灭他们。

他们不再发出声响,
絮絮低语
仿佛破土的芳草。
欣悦存在于人迹不到的地方。


吕同六 译


--------------------------------------------------------------------------------

我已失去了一切


我已失去孩提时的一切
我已不再能在一声叫喊中
使自己的记忆消失。

我已将儿童时代
埋葬在黑夜的深渊里
现在,它象一把无形的剑
使我同一切分离。

我记得自己以爱你为荣
此刻我在这里,迷失在
无边无际的黑夜中。

绝望的情绪在不断增长
生命对我来说,只是
一块梗在喉低的
叫喊的岩石。

吕同六 译

 

 

 

蒙塔莱(Montale)诗选


蒙塔莱(1896-1981),主要作品有《乌贼骨》、《境遇》、《暴风雨和其它》、《未发表的诗》、《四年诗抄》等,文艺理论集《在我们的时代》。1975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


--------------------------------------------------------------------------------

海边

 

风儿劲吹,黑暗被撕成碎片,
你投在栅栏上的轻轻的影子,
荡漾着波纹。

你想主宰自己,已太迟了!
棕榈树上
砰然摔下一只老鼠,
电光在导火线上闪烁,
闪电落在你凝眸而视的
很长、很长的睫毛上。

钱鸿嘉 译


--------------------------------------------------------------------------------

重新见到你的希望


重新见到你希望
荡然无存了;

我暗自寻问,
这影像的屏幕
生生拆散了你与我
可代表死亡,
或者永恒的回忆,
兴许竟是闪烁着你变换、扭曲的
倩影的微光。

(莫德纳城的回廊,
穿制服的奴役
牵来两条用皮带系着的狼犬)。

吕同六 译


--------------------------------------------------------------------------------

誓言


你知道:我应该让自己
不再想你
但我不能
在这开始,一切一切
搅乱了我
每一步行动,每一声哭泣
甚至码头上海盐的气息
扩散而来,把这里的春日
变得阴郁

黑衣的地带,桅竿的地带
黄昏在烟尘里静立的山林
从空旷里传来的嗡嗡声
吱吱声象指甲磨擦着玻璃
我寻找着
失落并且是唯一的旗号
我想从你心中找到
让我解脱的誓言
可地狱却在眼前。

赵小克 译


--------------------------------------------------------------------------------

头发


不要把头发撩到耳后
让它遮过你童稚的前额
他们也在同你倾诉——
无论在哪里,他们
依旧是我的天空
除了你腕上环绕的翡翠
他们是我唯一的光
在睡梦的起伏里
他们披下来象窗帷
带来你的甜美
他们带着你,轮回在
难产的血泊中
可无损于你的神韵
假如现在头发
象垂下的花朵在眉尖上绽放
你,从高高的山岗下来
你不眠的前额
会遮住黎明并且隐藏了黎明

赵小克 译


--------------------------------------------------------------------------------

宝库


积存金钱的
宝库已经毁灭
就象皮箱
贴上太多的旅馆的标签
如今只剩下两个钉子
我不敢去提它。门房,夜的守卫,
和出租司机也会看见
你的记忆的宝库
你亲自交给了我,在你
离开前,签着不同的城镇
停泊的日期恰好在
圆点线隔开的
一张空页的结束……它象
告诉我还可能“继续”下去?

我们记忆的宝库呵
无法想象它会
用利刃劈成两半
其中有一页刻着
邮票和血迹
那不是一张护照和一句誓言
——那样也希望用着它
没办法,呵,失命!

赵小克 译


--------------------------------------------------------------------------------

薄暮


在你我之间,在亭台上
流过阵阵水光的幻影
幻影里有摇曳的山影和你的面容
对着流逝的景物,你的身姿
亭亭玉立,幻影渐渐地
消失过去
徒然地使人回忆不起
你的足迹
我们在此,任水光的幻影
流过昏沉的礁石
又无影无踪。
而我,淹没在
渐渐迫近的压力下,屈服在
虚幻的巫术之下,假如我
举起手臂,击碎
水中的幻影,这些记忆
也会怪异地消失
那姿势也不是
我本然的姿势;假使我说
我曾听到过那动人的声音
当那声音沉落在遥远的地方
或者死在没有设防的空中

如果是这样,我只能
落在白夜逝去的苦闷里
狼狈不堪地延续下去
然后,风烟再次从幽谷里
荒凉地升起,在羊齿草上引诱
清凉的声音在纷飞的烟尘
和防波堤外第一道光之间
消逝无踪
……语言
在你我之间落下光线
柔软的暮色中我看着你
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了解你
只知道,我永远不再离开你
在这迟迟归来的时候
刹那间,我们的一切
焚烧尽了:只剩下两个面容
两颗心埋在脸上的笑容里。

赵小克 译


--------------------------------------------------------------------------------

英国圆号


今晚
黄昏的风,
仿佛刀剑铿锵,
猛烈地吹打
茂盛的树林,
擂响
天宇的鼓点,
催动
地平线上的浮云。

一抹晚霞,
仿佛纸鸢横飘高空,
朵朵行云如飞,
仿佛埃多拉迪国
时隐时现的城门的光辉。

涟滟闪光的大海,
渐渐灰暗混沌,
吞吐浊浪,
咆哮翻滚,
夜的暗影,
悄悄地四处爬行,
呼啸的风,
慢慢地平静。

风啊,
今晚请你也把
我的心
这不和谐的乐器的
丝弦拨动

赵小克 译


--------------------------------------------------------------------------------

柠檬树


请听,诗人的桂冠
只行过人们未曾熟习的
花树,例如黄杨或良苕
但我更爱那消失在
翠绿水渠边的街道
一个男孩在半干的水坑里
打捞,偶尔汲取瘦小的黄鳗
微风拂过坡地,流过小径
穿入竹林里
穿入园中柠檬树的枝干上
如果鸟鸣的盛典已然停止
让青天把鸟影吞没是好的
好让和谐的枝叶呢喃低语
在空中微微飘曳
让泥土的呼息
深植我们的脑海里
并且降临不绝的甜蜜在胸臆
这儿,激昂变迁的争战
已然止息,有如奇迹
这儿,贫乏的人无法分享
我们的财富——那柠檬树的遗香

请凝望,这种寂静里
庸琐退去,仿佛
天地也将泄露出永恒的秘密
有时企盼发现大自然的谬误
世界的终点——一条永难
掌握的线
并且在真理的中央
解开最终定位的那纤丝
当白日倦懒已极
目光远望八方
思绪在膨胀的芬芳里
寻找着和谐的分诀
有人在沉默里
在离散的人影中
看见被放逐的神祗
然而幻象衰逝后,时光
回到我们扰攘的城市
忧郁展颜的城市
唯有破碎的交谈喋喋升起
然后,雨后的悒悒的大地
冬日的阴沉压着屋脊
灯光贪嗜地高涨,苦恼着神魂
当一日在半掩的门扉滑逝
院子里的枝叶间
柠檬的金黄焚烧着
将心中的冰雪融化
并且歌颂
在阳光的金喇叭声中
倾入肺腑


杨渡 译


--------------------------------------------------------------------------------

烟雾


常常等候着你
在车站冷冷的雾中
踱步徘徊,咳嗽,买着
甚而不知道名称的报纸
抽凯巴烟,最后被卖烟的老板
责骂,这呆子!
许是错误的列车,许是多余的章节
或许是一个取消了的……
我原与搬运工的台车同行
去看看你的小行李是否在那儿
而你,在后头迟迟地来临
你终于迟迟地来临了!
这是许多记忆中的一个
却在梦中苦苦地将我缠绕


杨渡 译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