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西川译诗12首(勃莱、默温、博尔赫斯、米沃什)  

2008-12-29 17:29: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伯特·勃莱诗四首:
  
  
  在一列火车上
  
  正是微雪的时候。
  黑暗的车轨自黑暗里涌出。
  我注目蒙着轻尘的车窗。
  在蒙大拿的密苏拉,我愉快地醒来。
  
  
  
  入夜的惊恐
  
  不为人知的尘埃靠近我们,
  山丘那边,波浪撞碎在岸上,
  林中落满我们从未见过的鸟,
  渔网中装满黑沉沉的鱼。
  
  入夜了,我们抬起头,夜在那里,
  它穿过星空之网而来,
  穿过如茵的碧草
  从湖水,那避难之所上轻轻走来。
  
  白天永不会终止,我们想:
  我们的头发仿佛为日光而生;
  但最终,夜的宁静之水将会升起,
  我们的皮肤将远望,如在水中。
  
  
  
  
  冬日独居
  
  一
  
  四点左右,几片雪花。
  我把残茶泼到雪地上,
  感到清新的寒冷中一丝愉快。
  入夜时分,风刮起来,
  南窗上的窗纱缓缓飘动。
  
  二
  
  我有两所房子;但我只用一间。
  灯光落在我的椅子、桌子上
  而我却飞入我的一首诗——
  我不能告诉你在哪儿——
  象我随处出现,如今,
  在潮湿的田野中,冬雪降着。
  
  三
  
  每一天都有更多的父亲死亡。
  这是儿子们的时辰。
  稀薄的黑暗聚拢在他们身边。
  那黑暗好似光的碎片。
  
  
  四 独坐
  
  荒凉有如黑色的泥巴!
  我坐在这黑暗里,唱着歌,
  我说不出这喜悦是来自
  肉体,还是灵魂,还是来自什么别的地方。
  
  
  五 听曲
  
  这乐曲中有人生存,
  耶稣、耶和华或众灵之王之类的称谓
  不能准确的将那人描摹。
  
  
  六
  
  我醒来又降新雪。
  我是一个人,但另有一个人和我
  一起喝咖啡,一起眺望雪野。
  
  
  
  
  当哑巴说话的时候
  
  有一个愉快的夜晚我们丢失掉
  一切,象一个小萝卜
  那样漂流
  起起伏伏,海洋
  最后将我们投入它的深处,
  我们从水面下沉,
  就像漂浮在渊面之上。
  狂怒的躯体
  消逝在烟霭里,
  在深夜巨大的城市中走动,
  或在基督教科学派的窗户中诵读圣经
  或诵读布甘维尔岛的历史。
  于是一些形象出现:
  死亡的形象,
  坟墓中尸体颤抖的形象,
  注满了海水的坟墓,
  海上的火焰,
  像尸体一样被文火焚烧的船只;
  于是挥霍生命的形象出现,
  生命失去了,想象力毁灭,
  房屋倒塌
  金砖断碎,
  那些往昔喋喋不休者将不再开腔
  而哑巴将要说话。
  
  
  
  
  W.S.默温诗两首:
  
  
  四月
  
  
  当我离开石头将停止歌唱
  
  四月四月
  从姓名的沙砾中沉下
  
  未来的日子
  没有星星在其中隐藏
  
  你若安于等待你就将在那里
  
  你若不曾丢失什么
  你就一无所知
  
  
  
  
  我们怎样被播撒
  
  仲夏黎明以前橘红色的光回到山间
  仿佛巨大的重量降落,小鸟们高喊
  又把它驮在背上
  
  
  
  
  
  博尔赫斯诗五首:
  
  
  我的一生
  
  这里,又一次,记忆压着我的嘴唇,
   它很独特,却又与你的相似。
  我就是那紧张的敏感,那是一个灵魂。
  我总在接近欢乐
   也在接近友好的痛苦。
  我已渡过海洋。
  我踏上过许多块土地;见过一个女人
   和两三个男人。
  我爱过一位高傲的白人姑娘,
   她有着拉丁美洲的宁静。
  我看到过一些田野,那里,吉他
   粗糙的肉体充满苦痛。
  我调过数不清的词汇。
  我深信那就是一切,而我也将
   再看不到再做不出任何新鲜的事情。
  我相信我贫困和富足中的日夜
   与上帝和所有人的日夜相等。
  
  
  
  懊悔
  
  我已具有人所能够具有的
  最深的罪孽。我一直没有欢乐。
  让忘却的冰川压住我,
  不必怜悯,让我和世界告别。
  我的双亲生我养我,是为了一个
  更高的信仰,有别与人类的昏昏噩噩,
  为大地,为空气,为水,为火。
  我让他们伤心,我没有欢乐,我的
  生活辜负了他们的青春的期望,
  我把心用在了艺术匀称的冥顽
  和它所有交织在一起的琐事上。
  我的双亲愿我勇敢,但我怯懦。
  怯懦陪伴着我,自从我开始生活;
  我沉思诗篇我无法将这阴影摆脱。
  
  
  
  海洋
  
  在我的梦想(或者恐怖)开始
  编织神话、起源传说和爱情之前,
  在时间创造出坚实的岁月之前,
  海洋,永在的海洋存在:过去。
  海洋是谁?谁是那狂放的生命,
  狂放而古老,齿啃着地球的
  基础?它既是唯一的又是重重大海。
  是深渊,是闪光,是厄运,还是大气?
  是什么人首先观望后,
  以后每一次观望都带着由元素中
  蒸发出的惊奇——从美丽的夜晚,
  从萤火的跳荡蒸发出的惊奇。
  海洋是谁,谁又是我?那追随
  我最后一次挣扎的日子会做出答复。
  
  
  
  
  山峰上的年轻牧人
  
  那时我沉睡在峰顶,我英俊的
  身躯如今已被时光所消损。
  在那古希腊的深深夜空,人马星座
  放慢了它风驰电掣的飞奔
  探入我的梦境。我喜欢睡在那里
  就为了做梦,那璀璨的梦避开记忆
  使我们这些活在世上的人
  放下与生俱来的重负。
  狄安娜,狩猎女神又是皎皎明月,
  发现了我在山头沉睡
  就轻轻飘入我的怀中,
  那燃烧的夜晚呵有黄金和爱情。
  我手拂她玉嫩的眼帘,
  我欲看清她可爱的面孔,
  那面孔被我用尘土的嘴唇所烙印。
  我品味了月亮的芳馨
  而她用不朽的声音喊着我的姓名。
  啊,纯洁的面孔互相凝视,
  啊,爱情的河流,黑夜的河流,
  啊,人间的亲吻,绷紧的长弓。
  我彷徨了多少年,多少月?
  总有事物会长存,不像葡萄,
  不象鲜花,不象微薄的雪。
  人们从身边跑开,害怕我
  因为我是被月亮所钟爱的人。
  很多年过去了。有一种忧惧
  在我守夜时袭来。我怀疑
  那山中黄金的震吼是否真实
  或仅仅是在我的梦中如此。
  为什么我要愚弄自己、认为
  昨天的记忆和一个梦相同?
  我的孤独沿着平凡的道路
  在大地上蔓延,但在努曼斯的
  古代夜晚,我总是追寻
  那冷漠的月亮,宙斯的女儿。
  
  
  原标题为《恩底弥翁在拉特莫斯山上》。恩底弥翁是希腊神话中为月神狄安娜所爱的青年牧人。
  
  
  
  
  业绩
  
  
  夕阳西下,一代代人类尽去。
  没有开始在日子。
  亚当喉咙里清凉的水。
  秩序井然的乐园。
  眼目数不清的黑暗。
  在黎明中走动的爱情之狼。
  词汇。六韵步诗。镜子。
  巴比伦通天塔和骄傲。
  迦勒底人凝望的皓月。
  恒河岸上数不清的沙砾。
  庄周和梦见他的蝴蝶。
  岛屿上的金苹果。
  迷宫中迷幻的台阶。
  珀涅罗泊无限的织绵。
  斯多葛派循环的时间。
  死人口中的一枚硬币。
  鱼鳞上留下的宝剑的重量。
  更漏箱里的每一滴水。
  雄鹰、记忆中的日子,古罗马军团。
  法萨里斯清晨的恺撒。
  大地上十字架的阴影。
  波斯的相棋和代数。
  长期大迁徒留下的足迹。
  王朝征服者的宝剑。
  无情的罗盘。浩瀚的大海。
  嘀嗒回响的记忆中的钟表,
  断头台上的国王。
  军队:不可胜数的尘埃。
  歌唱的丹麦夜莺。
  书法家的精致的线条。
  镜中自杀者的面庞。
  赌徒手中的纸牌。贪心的黄金。
  沙漠上浮云的形态。
  万花筒中的阿拉伯图案。
  每一次忏悔,每一滴眼泪。
  所有这一切均被塑造得完美、清晰,
  使我们后来者触手可及。
  
  
  
  
  米沃什诗一首:
  
  礼物
  
  如此幸福的一天。
  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
  蜂鸟停在忍冬花上。
  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我知道没有一个人值得我羡慕。
  任何我曾遭受的不幸,我都已忘记。
  想到故我今我同为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
  在我身上没有痛苦。
  直起腰来,我望见蓝色的大海和帆影。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