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布罗茨基:析奥登的《1939年9月1日》 3  

2008-12-29 17:54: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
  
  毕竟,这并非仅为事后聪明之便。他对此行的处理并未感到非常安心,证据就在下一节的开头:“黑夜里没有设防……”同“我们的世界在昏睡”联系起来看,这等于承认说服的失败。与此同时,“黑夜里没有设防”是本诗中最有抒情韵味的一行,其音调甚至高过“我全部的所有是声音”。在这两行中,抒情性均来源于他在《悼W·B·叶芝》中表达的“人类的不成功”的情感,来源于他在这里首先有的“贫穷的欣喜”。
  这一行紧跟在“我们必须相爱或者死去”之后,它带有更强烈的个性气氛,它从理性的层面跃至纯粹的情感暴露,步入启示的天地。从技术上讲,“我们必须相爱或者死去”就是精神之路的终点。在这之后,就只有祈祷了,而“黑夜里没有设防”正在从音调上(如果说不是在语汇上的话)向上登攀。诗人感到事情也许会失去控制,音调会淹于哀号,于是便用“我们的世界在昏睡”来腰斩了自己。
  无论他在这一行以及接下来的四行中如何努力地降低自己的声音,由“我们必须相爱或者死去”一句抛出的咒语,几乎是拂逆作者意愿地由“黑夜里没有设防”一句得到了加强,它没有停下,相反,它以作者设防的速度突人了作者的防线。如我们所知,咒语是一个有宗教童味的东西,也就是说,它充满着无穷的感觉;像“各处”、“灯光”、“正义”这样一些字眼,尽管受到了“有斑点的”和“和谐的”这样一些形容词的限制,但由于其一般属性仍不由自主地与那一感觉形成了呼应。正当诗人已近乎完全缚住他的声音时,咒语充满抒情力量地蹦了出来,置身于恳求与祈祷之间这惊人的十字路口:
  
    我,与爱神与灰尘
    在构成上一模一样,
    四面八方堆积着
    同样的虚无和绝望,
    愿我亮起肯定的光芒
  
  好的,在这里,除了其他东西之外,我们得到的是一幅自画像,这幅自画像不由自主地步入了人类的定义。这个定义,我要说,与其说是来自后面三行的精确,不如说是来自起首处的高音“我”。因为,是后面三行的总和才制造出了“我”。换句话说,我们在此获得的,就是归结为抒情的真理,或者,更确切地说,就是变成了真理的抒情;我们在这里获得的,就是一个祈祷的斯多葛主义者。这也许不是人类的定义,可它却无疑是人类的目的。
  总之,这便是一个前行的方向。当然,你们会发现这个结尾有些虚伪,你们会问道:“正义”是谁——是一个虚构的人物还是某个具体的人?这“肯定的光芒”又是什么样子的?但是,你们用不着去解剖一只鸟以发现其歌声的来源:应该解剖的是你们的耳朵。在这两种情况下,无论如何,你们都将回避“我们必须相爱或者死去”的选择,我不认为你们能付得起这份代价。
 
布罗茨基:析奥登的《1939年9月1日》 3 - 清荷铃子 - 清荷铃子的收藏博

2008-05-09 10:15:48 (郑州)

  刘文飞译:
  
  1939年9月1日
  
  我坐在一家下等酒吧里,
  在第五十二街上,
  犹豫不决,满心担忧,
  那些聪明的希望吐出
  这卑下的虚伪的十年:
  愤怒和恐惧的电波
  在这地球上光明的
  和黑暗的土地上传送,
  将我们的私生活扰乱;
  死亡那不便提及的气味
  在伤害九月的夜晚。
  
  精湛的学问能够
  揭示出全部的伤害,
  从路德直到如今,
  把文化逼得疯狂,
  发现在林茨发生的事,
  巨大的心像造就了
  一个精神变态的神:
  我和公众全都知道
  所有学童所学的内容,
  受到邪恶打击的人
  定会以邪恶相报。
  
  流亡的修昔底德知道
  语言所能够道出的
  关于民主的一切,
  以及独裁者的欲为,
  他们谈论着陈词滥调,
  面对一座冷漠的坟墓;
  他的书中分析过的一切,
  被带走的启蒙运动,
  那习惯性的疼痛,
  管理不善以及悲伤:
  我们全得再度忍受。
  
  这中立的空气中,
  眼瞎的摩天大楼利用
  它们充足的高度宣布
  集体的人的力量,
  每种语言都抛出无效的
  有竞争力的理由:
  但谁能长久地生活
  于一个欢娱的梦境;
  自这镜中他们看着
  帝国主义的面孔
  和那国际性的错误。
  
  酒吧里的张张面孔
  墨守他们寻常的一日:
  灯光必须一直照耀,
  音乐必须永远演奏,
  所有的人在共同密谋,
  要让这个堡垒接纳
  家庭里常用的家具;
  以免我们知道身在何处,
  迷失于有鬼的树林,
  害怕黑夜的孩子们
  从未有过幸福或欢欣。
  
  最强风的军事垃圾
  被重要人物们抛出
  不似我们所想得粗鲁:
  疯子尼任斯基关于
  佳吉列夫所写的一切,
  适用于正常的心灵;
  每一个女人和男人
  骨头里繁殖的谬误
  渴求无法获得的东西,
  不是普遍存在的爱,
  而是孤身一人地被爱。
  
  自那保守的黑暗
  向着伦理的生活,
  稠密的乘客在运动,
  重复着早晨的誓言,
  “我将忠实于妻子,
  我将更认真地工作。”
  无能的领导者也醒来,
  为了继续必须的游戏:
  谁能此时释放他们,
  谁能够让聋子听见,
  谁能够替哑巴说话?
  
  我全部的所有是声音,
  以翻开折叠的谎言,
  有情有欲的普通人
  大脑中浪漫的谎言,
  以及权威们的谎言,
  权威们的楼耸入云天:
  世上没有国家这东西,
  也无一人孤独地存在;
  饥饿不允许选择,
  无论对于公民还是警察;
  我们必须相爱或者死去。
  
  黑夜里没有设防,
  我们的世界在昏睡;
  然而,有斑点的各处,
  灯光那讽刺的光点
  在闪烁,而正义
  在交换它们的消息:
  我,与爱神与灰尘
  在构成上一模一样,
  四面八方堆积着
  同样的虚无和绝望,
  愿我亮起肯定的光芒。


 

布罗茨基:析奥登的《1939年9月1日》 3 - 清荷铃子 - 清荷铃子的收藏博

2008-05-09 10:22:57 (郑州)

  再转个不同的译本:
  
  
  《1939年9月1日》
  
  我坐在第五十二大街的
  一家下等酒吧里
  犹豫不决,忧心忡忡
  那些聪明的希望吐出
  这虚伪堕落的十年:
  愤怒与恐惧的电波
  周旋于地球上光明与变暗的
  土地之间,
  扰乱我们的私人生活;
  死亡那不便言及的气味
  侵犯着九月的夜晚。
  
  精湛的知识可以
  揭示这整场侵犯
  从路德至今
  它把一种文化逼得疯狂,
  看看发生在林茨的事,②
  多么巨大的心像③造就了
  一个精神变态的神:
  我和公众都知道
  所有的学童在学习什么
  对他们施以邪恶
  他们就报以邪恶。
  
  流亡的修昔底德④清楚
  一次演讲所能道出的
  关于民主的一切,
  以及独裁者的所为,
  面对一座毫无知觉的坟墓
  他们讲述陈词滥调;
  他在著作中分析的一切,
  被撵走的启蒙运动,
  习惯性疼痛,
  混乱的管理以及忧伤,
  我们必须再度忍受。
  
  在中立的空气中
  盲目的摩天大楼用
  它们完满的高度宣告
  集体人的力量,
  每种语言都倾吐出无效的
  富于竞争的借口:
  有谁能长久活在
  一个欢愉的梦里;
  在镜子外面他们凝视,
  帝国主义的面孔和国际性罪孽。
  
  吧台周围的张张面孔
  粘住他们寻常的一天:
  灯不能熄灭,
  音乐必须一直演奏,
  所有的常规共同谋划
  让这个堡垒采用家里的家具;
  以免我们得知置身何处,
  迷失在鬼魂出没的树林,
  孩子们从未幸福或快乐
  他们害怕黑夜。
  
  权威人物呼出的
  最强劲的军事垃圾
  并不像我们想像的那样粗暴:
  疯子尼金斯基⑤所写的
  关于迪亚吉列夫⑥的一切
  就像出自正常人的内心;
  因为每个男人和女人
  骨子里繁衍的谬误
  渴求着无法获得之物,
  并非普遍的爱
  而是孤身一人被爱。
  
  从保守的黑暗
  进入伦理生活
  密集的乘客们来了,
  重复着早上的誓言:
  “我将忠诚于妻子,
  我将更专注地工作,”
  无能的统治者醒来
  继续他们的强制性游戏:
  此时谁能让他们解脱,
  谁能让聋子恢复听觉,
  谁能为哑巴代言?
  
  我所占有的只有声音
  用来拆解折叠的谎言,
  有血有肉的普通人
  头脑中浪漫的谎言
  以及其建筑高耸入云的
  权威者的谎言;
  没有任何事物如同这个国家
  没有任何人单独存在;
  饥饿让公民或警察
  别无选择
  我们必须相爱或者死去。
  
  夜晚毫无设防
  我们的世界在昏睡,
  然而,在正义互换信息之处
  讥讽的灯光在闪动
  点缀着各处:
  也许,我就像它们一样,
  由爱和尘土构成,
  被同样的虚无与绝望围攻,
  放射出一束坚定的光芒。
  
  (胡桑 译)
  
  
  ①1939年9月1日,二战爆发的日子。
  ②林茨,Linz,布罗茨基在《析奥登的〈1939年9月1日〉》中这样解释:“林茨是奥地利的一个城镇,是阿道夫•希特勒(当时他名叫阿道夫•辛克尔格鲁伯)度过童年的地方;也就是说,他在那里念完中学,形成世界观,等等。”奥登显然并不太认可中学所传授的“精湛的知识”,在下面的诗句中,奥登把这种知识称为“施以邪恶”。奥登甚至认为正是这种邪恶的知识让德国(“一种文化”)发疯,并造成了二战。
  ③心像,即拉丁文imago,弗洛伊德所使用的精神分析概念,1912年,弗洛伊德创办《Imago》杂志。指“他者”(一般是父亲)在“自我”这里形成的形象。按照拉康的解释,这一阶段是母亲形象占主导位置的“镜像阶段”之后的“象征阶段”,心像(父亲的形象)让儿童进入象征秩序,即语言的秩序和父亲的秩序,简单点说,就是社会权力秩序。奥登认为,林茨期间,不在身边的父亲形象加上中学邪恶的知识造就了后来的精神变态的希特勒。
  ④修昔底德,Thucydides,(约前471~约前400),古希腊历史学家。雅典人。流传至今的编年体记事史书《伯罗奔尼撒战争史》(8卷)是他用30余年时间编写的一部未完成之作。在这一段里,奥登“在追寻当代弊端的源头”(布罗茨基语),修昔底德所面临的问题生活在当代的人依然需要面对。
  ⑤⑥尼金斯基,(Vaslav FomichNijinsky,1890年3月12日——1950年4月8日),芭蕾舞演员和舞蹈动作设计者。生于乌克兰。祖先是波兰人。在巴黎走红。当时他是巴黎俄罗斯芭蕾舞剧团中的明星。谢尔盖•迪亚吉列夫该剧团的组织者。迪亚吉列夫发现了尼金斯基,后来爱上了他。但当尼斯基与别人结婚后,迪亚吉列夫终止了与尼金斯基的合同,此后尼金斯基精神失常。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