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李王强  

2009-01-23 21:01: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描述那些疼痛》(外三首)

 

     李王强

 

我要描述那些疼痛——
  长空用一朵云藏起的伤口
  一群归雁落叶般飘散的哀鸣

 

大地的裂缝,到处是风声
  一只羊在远方,它双眸中青草的绿
  缓缓变成漫天的沙尘

 

我要描述那些疼痛——
  一壶热水在火焰上的尖叫
  一撮茶在热水中持久的呻吟

 

故园的那根葱,张着露珠的
  嘴唇和眼睛,让我流出一生的泪水

 

你看那夕阳,就是一枚熟透的果子
  从天空坠落,缓缓坠落
  可我的的双手,不是精致的盘子

 

——这些都是我要描述的疼痛


 

      《藏着》
 
  一扇柴门里,藏着故园的风声
  一尾羽毛里,藏着高处的飞翔
  这些,多像你背过的双手里
  藏着精致的糖粒
 
  时光早早地挤进了流水
  花朵还开在纸上
  我蠕动的胃里藏满
  陈年的饥饿,你走了
  我的记忆藏不住斑驳的往事


 

     《靠近一丛菊花》


  窗外,是无尽的雨,是无尽的风带来的无尽的雨
  那些潮湿,有着淡淡的霉味。永远在骨骼里、永远在记忆中
  像一片哭泣的云无法泅渡九月的长空
  像九月的叶子,跌落、旋转、无止无休
 
  那些墙角,已经无处找寻,恰如记忆散在风中
  那些月光,很灵,也很冷。灵是前世的梦;冷,是今世的魂
  可我够了,足够了。我要靠近你,靠近你那些金黄的语言
  靠近你,那些金黄的火焰。靠近你香气里的呼吸
  香气里盈盈的蕊,盈盈的战栗-----
 
  有这些,我就够了,真的够了


  

     《无法判断》

 

你无法判断,荒芜走向了葱笼,还是葱笼凋谢给了荒芜
  或许,那是无边无际的成熟
  云在游走,飘远了高出的蔚蓝,还有低处真实的思念
 
  提起的衣袂,是风中的杨柳,是
  贴着大地飞起来的蝴蝶
  梦幻,氤氲着一个季节深处的细节,以及传奇

 

 

 

 


溢出

 

我很想成为一个黄昏
溢出这一天的界限
很想成为一场爱
溢出人间的海
想成为一个黑夜
溢出身体的堤岸
人世啊
我为什么来到
这一片美
是否终将随风而逝
它决然不生长为人间之物

1

我早已说过:
蝴蝶不是人间之物
蝴蝶是大地上的传说
秋天到来
蝴蝶彻底从人间消失

你可记得清山寒水之间
蝶翅曾闪过
一缕微光
从天堂垂下
不说蝶翅
只说那从天堂委地的光缕

2

如果爱死了
诗歌里还剩什么
血与泪是诗歌么
叫嚣与嘶喊是诗歌么
烟火与混乱是诗歌么

给我的诗歌一个理由
它也从上帝那里来
和灰尘、光一起


3

是什么使它的脸色这样红润
这结自幽林深处的果子
含满了月光,露水
风在山峦的心脏上跳动
它决然不生长为人间之物

 

谢谢!今天我又看见你——
耀眼的一日!
树木们没有丢弃自己的名字
相貌与位置也没有大的改变
阴影在地上欢欣地摇动
像悄悄地爱
 

这隐秘的哗响只有我能听到
这样的光明中只有我在停泊
虽然万物依旧归属于自身
在一定远的地方与我保持距离

人间的生活依旧陈旧笨重
然而,在阳光下服劳役
亮光的浪头足以麻醉疲倦的躯体
这样的一条虫子,不算太苦!


哪一个是我的应答 (2008-10-04 23:26)
标签:微紫 诗歌 文化   分类:微紫诗歌

我正在这漆黑大地上一个没有名字的地方
扑来一些轰鸣与叫声,是这黑夜里的刺
我听见的毕竟有限
我想象到在星光照临或者隐暗的地方
正有江涛,林间飞鸟,虫语,还有自生的歌声

向内走,我会在哪一个树林的入口迷失
谁看见过我
这束光要湮没在哪里
风声过耳处,会有一两个声音念叨我的名字
在飞涌而来的闪闪呼叫中
你可知哪一个,是我的应答?


逝去 (2008-10-04 22:42)
标签:微紫 诗歌 文化   分类:微紫诗歌

我总是籍植物的光线
看清时辰的来临
而今天,整日,我只看见灰色的云朵映下天光
像停滞的黄昏

一种韶光正在退潮
余下的大地空旷,没有倒影
只令人深深记起:
在光,色,影涌集的地方
我曾激动得微微喘息

显现呼吸的是这波动的窗帘
上面坠满已逝的花朵
推开窗
看见自己正被它们埋葬成更遥远的一朵


炊烟是生长在天空里的一棵树
■炊烟是生长在天空里的一棵树

我在秋风里打开了自己,什么都不想保留
荣誉,诗歌,忧郁的豹子,躲进镜子里的沧桑
即使在九月,鱼还在河面咬着一粒蝉声舞蹈
或者随着阳光的脚步,找到曾为初爱崩落的扣子
不不,像现在这样多好,看菊花开了
芳香谁都可以拿走,风吹落草帽
大地又多了一只小动物的善良
有人提起了远山,发现对方的眼里
开始走动自己爱人的影子。如果我把目光
再放远一点,就会望见故乡的炊烟,袅袅地
不断变幻,像存在主义的几何图形,
炊烟是生长在天空里的一棵树
宽容是它的本质。而灶火吃矮的父亲
他的笑保持泥土的轰响,修练多年的外乡灵魂
一日从根须下,还是不愿回头地飞走

                                             


■夏天的背影


你比男人更男人,要走的时候从来不回头
那些果实,瞬间长大,红高粱
是闪电留在原野上的马,聚集着血的声音
整个夏天,花展开的翅膀
惊醒纸上的一个朝代,怀抱玫瑰天堂
所有的心都找到依偎的黄昏
逆光把你雕镂成一只巨大的刺猾之时
我看见,飞鸟穿透你的身体带来的细微颤栗
使你迅速变黑,最终狰扎出一团冒烟的往事

                                       

 


■果实,在枝头把我弯压成一道美丽的弧线


风吹灭我的眼晴,是想让我在黑暗中慢慢体味
秋天,果实,在枝头是怎样
把我弯压成一道美丽的弧线,那种感觉真的
很奇妙,我愿以我的倾斜,换取她的妩媚
我尽量把堆积在她小小胸尖上,一些男人红色的目光,
打扫干净,谁叫我们是命中的兄妹
“你只需把身体带来”,一块即将从悬崖
滚落的石头也这么说,我哭了
原野充满一片碎玻璃气味,戏剧没有结束


听见

 

溪水在山谷深处,只是我们看不见
她一定是鲜亮的……

溪水听见了我们的疼——
那刀子般的清脆。照见了彼岸
和再也回不去的家园

如果我们拥有爱人,那么她的呼唤
一定来自大地的深处
只是,我们还没有学会倾听
就丢失了冰冷的耳朵

     一棵草

一棵草,在秋日的屋檐上
独自醒着。那摇曳的——
不是风。而是村庄一万年的忧伤
一棵草的前世
在瓦蓝的天空显现
那南飞的雁阵,铺陈的秋霜
早已沙哑了呼喊的喉咙

一棵草抬头,就举起了
下坠的秋天。一棵草低下头去
就裹紧了我们单薄的一生


在秋天

最初的疼痛,只是一叶飘零
而现在,整个秋天都在下沉

秋霜,一垄一垄地漫过来
直到我们的世界,依次地返回清白

在最远和最近的山峦中
徒劳地辨别过去的面孔
秋天只是无数次发生的意外

越来越深的,苍茫中的山水
有人依稀走过。没有人会停下来

当我们在秋天返回清白,才知道
那过去的一切,仅仅是一种假象
 

     晚风

总是疼,秋天的白桦
在晚风中战栗——
 

秋雨初渡,林梢上若隐若现的
乌篷船,早已千疮百孔

还有我的爱人,流着白桦的眼泪
她在秋天远去——

但我知道她一定会回来
因为我听见了,暮晚的秋风这样说


暗香浮动
  出自北宋诗人林逋的七律《山园小梅》,
  原诗为 :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尊。
  [注释](1)众芳:百花。摇落:被风吹落。暄妍:明媚美丽。(2)疏影斜横:梅花疏疏落落,斜横枝干投在水中的影子。(3)暗香浮动:梅花散发的清幽香味在飘动。(4)霜禽:寒雀。(5)合:应该。(6)微吟:低声地吟唱。(7)狎[音“峡”]:亲近。(8)檀板:演唱时用的檀木柏板。金樽:豪华的酒杯。
  [译文]百花凋零,独有梅花迎着寒风昂然盛开,那明媚艳丽的景色把小园的风光占尽。稀疏的影儿,横斜在清浅的水中,清幽的芬芳浮动在黄昏的月光之下。寒雀想飞落下来时,先偷看梅花一眼;蝴蝶如果知道梅花的妍美,定会消魂失魄。幸喜我能低声吟诵,和梅花亲近,不用敲着檀板唱歌,执着金杯饮酒来欣赏它了。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