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在宁静的细微处顿悟  

2009-06-25 18:43: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宁静的细微处顿悟
  ——解读古石的现代禅诗
  
  张黎
  
  
  现代禅诗探索论坛建立三年以来,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诗人来参与现代禅诗的写作和探索,现代禅诗的理念也已逐渐趋于明晰。何谓禅?何谓禅诗?何谓现代禅诗?由于各自的生命体验和写作认知不同,人们的观点不可能完全一致。但是,在一些基本认识上却是相同的。禅,就是认知生命的一种方式。从宇宙大的时空观出发,从俯视的角度来观照生命,思索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禅的思想和精神。禅诗,就是用禅的思想和精神来分析生命,及与生命相关的事和物,抒写个体生命对时间、空间以及自身存在深层感悟的诗歌。现代禅诗,就是在继承中国古典禅诗的基础上,结合现代社会生活,扩大禅诗的表现内容,并借鉴和移植西方诗歌的写作技巧的一种自由体禅诗。
  
  古石先生,是现代禅诗探索写作者中不可忽略的一位,他的诗歌以其独有的宁静细致和明澈通透,在现代禅诗花园里独树一格。
  
  宁静致远。宁静是禅者的基本心态,佛教要求皈依者修行要依照三个步骤来进行:戒,定,慧。定态,非常重要,处于定态才能思想明澈,思维敏锐。古石先生在现代禅诗中所表现出来的心灵宁静程度,让我深感惊诧。《我闻到了死亡的气息》,这首诗记录的是去年大地震时的一个小片段。他说,“房子忽然晃动起来”,“我感觉房子即将倒塌”,而且,此刻,“我闻到了死亡的气息”。但是,面对可能到来的屋倒房塌,面对可能到来的死亡,诗人只是淡然地感到“这时,有风穿过我的身体”。然而此时的外界怎么样呢?“人们聚在一起,神色惊恐”。
  
  “素处以默,妙机其微。”(司空图《二十四诗品·冲淡》)由于心态能够达到一种极致的宁静,所以在一种不自觉的状态中,各种人生表面的喧嚣杂乱就纷纷远去,生存的本真面目则自然凸显。《别说话》,在自然面前,我们要保持沉默,才能接近它们,理解它们,和它们融为一体。别说话,静静地与它们相对,你会闻到梅的清香,你会感到月光轻柔的披纱,你会聆听得到来自天地间那支轻缓的曲子。诗人在《别说话》一诗中,用反语来表现与自然亲近的这种意思,笔调游刃有余,韵意舒缓悠长。
  
  “顿悟”一词,来源于禅宗。大凡人们区分汉传佛教禅宗的南北两宗,都是以神秀提倡的“渐修”和慧能提倡的“顿悟”来认识其思想的不同。慧能主张“顿悟”,他认为人人都有佛性,人心即佛,如果能够认识到心性本空,那么在这领悟到生命本真面目的一霎那,你便已经立地成佛了。古石先生的诗歌借用慧能的“顿悟”一词来描述,并不为过。其诗歌中体现的“顿悟”,包括时空,生死,存在等多方面内容,比经书里的“顿悟”更具体,更感性。
  
  “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金刚经·如理实见分》)“无所从来,亦无所去,故名如来。”(《金刚经·威仪寂静分》)佛教认为,生命,只不过是物质的微粒之间偶然结合的产物,随缘而起,随缘而灭,宇宙间并没有固定不变的实体和因素让它永恒持续,那些组成生命的物质只是在一次一次聚合,又一次一次消散。所以,从宇宙的时空观来看,生命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来或去,生或死。这个观点,古石在其诗歌中体现得非常突出。他说,生存在这个世界,他不明白雪花飘着飘着,怎么树木就开始变绿了;他不明白刚看见小鸟飞过来,怎么又看见它飞走了;他不明白春天已经到来了,怎么雪花又开始飘了起来。这些个普遍伟大的《消逝》,是谁主宰,是谁安排的呢?“那最遥远的或许就是最近的”“那最近的或许就是最遥远的”,对于宇宙神秘强大的力量,诗人只是在直觉地感知,并没有能力(或是不愿意)去探索和研究。诗人说,无穷无尽的生死和轮回啊,像一片雾气,“当我从一片雾气中抬起头来/我已辨不清自己的容颜”。
  
  生命只是一次恍惚短暂的存在,那么,我们该怎样应对它呢?诗人说,《各安天命》。宇宙就像一架飞机,如果它要坠落,那么对于尾随其后的鸟,可能只是停顿之后继续飞行,对于树上的群鸟,则要鸣叫着逃逸了,而对于地面的蚂蚁,只有在瞬时间化为乌有。对于喧嚣纷杂的社会生活,诗人又说,他要《坐在这里不动》。让那么多人去动吧,让那么多车子去动吧,但他“愿意坐在这里一动不动”,他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不时地“伸展伸展目光”,而后,让身体顺着风轻轻地“晃来晃去”。“应如是生清静心,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金刚经·庄严净土分》)“不取于相,如如不动。”(《金刚经·应化非真分》)诗人对于生命的态度和做法,和佛教教义完全一致。
  
  禅宗,是以六祖慧能提出的“顿悟”“明心见性”等观点为思想体系的中国式佛教。禅诗,是古典诗歌融合禅宗和诸多文化因素而形成的诗歌形式,它是中国传统诗歌最深沉最精髓的部分。自由体诗歌,从上世纪初期创立以来,已有近百年发展历史,但其成绩却非常不尽人意,而且,当前的情况似乎是越来越糟。可以肯定地说,自由体诗歌百年发展前后没有连贯性,和当前之所以呈现的极度混乱状况,无不与自由体诗歌不继承中国传统文化的精髓,缺乏思想和艺术的根基,有着极大的因果关系。
  
  古石先生的诗歌也不是从学习传统的禅诗开始的,而且,他本人似乎也没有刻意地去学习禅诗。他只是一个认真的写作者,一个真诚热爱诗歌的人,他像大部分现代诗歌写作者一样,受西方诗歌影响很深,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有着东方思维和感知特点的诗人,不自觉中,他将西方的东西中国化了。西方的文学艺术是以叙事为主的、思辨的,体现在诗歌中,就是以繁密夸张的意象来传达感情为特点。东方的文学艺术是以抒情为主的、直觉的,体现在诗歌中,就是以深沉内敛的气韵来传达情感为特点。古石先生的诗歌,摒弃了西方诗歌繁密夸张的意象表现,而吸收了传统诗歌直觉抒情的方式。
  
  现代禅诗,自南北(王新旻)先生数十年的写作实践和理论探索以来,特别是现代禅诗研究会的创立,对这一新诗流派的推动和发展产生了极大的作用,已经越来越受到诗人们和文化界的关注和参与,应该说,人们已经清醒地意识到,这就是中国汉语现代诗歌将来的终极走向和趋势。现代禅诗写作的基本理念是什么?南北先生给出了十六个字:“纵的继承,横的移植,纵横交融,禅为根本。”这基本上为现代禅诗树立了一个实践和评判的标尺。
  
  但是,当前现代禅诗的写作还远远没有成熟,突出的问题就是移植过多,继承不足。而且,以禅的精神观照万物的思想,体现的也不是那么明显。就以古石先生为例,他的诗歌虽然一直在写对时空、生命、存在的感知和领悟,但很大程度上却滑向了神秘和虚无主义。让人对生命的短暂存在有明晰的认知,从而具有强劲超越表象的能力,最大程度的让心灵获得自由和快乐,这才是禅的精神主旨。
  
  现代禅诗的探索和写作虽然是中国诗歌发展的终极走向,但是其发展和成熟过程,也许将是缓慢而曲折的。古石先生的诗歌创作,如果能够再汲取、融入一些禅的超脱精神,舒展心灵,丰富内容,那将是一片新的明丽风景,是一片崭新的境界天地,我们拭目以期待!
  
  
  附:古石作品
  
  
  《别说话》
  
  一说话枝头上的雪就掉落了
  一说话那支轻缓的曲子就听不见了
  一说话那朵梅花的香就闻不到了
  现在,月光轻轻地披在你的身上
  别说话,一说话月光就从你身上滑落了
  
  
  《消逝》
  
  那最遥远的或许就是最近的
  冬天的雪花飘着飘着就绿了
  从春天的枝头望过去
  一只只鸟正飞离一片树林
  这么近的鸟,一只只瞬间就飞远了
  春天的枝头又挂满了雪花
  那最近的或许就是最遥远的
  当我从一片雾气中抬起头来
  我已辨不清自己的容颜
  
  
  《各安天命》
  
  一架飞机在坠落
  一只尾随其后的鸟
  好像停顿了一下
  然后继续向前飞
  树上鸣叫的一群鸟,和
  树下爬行的一队蚂蚁
  被这突发的事件
  击中
  鸟惊飞,蚂蚁
  瞬间化为乌有
  
  
  《坐在这里不动》
  
  坐在这里不动,而那么多人在动,那么多车子
  在动。但我愿意坐在这里,一动不动
  看它们动来动去,我只是不时
  伸展伸展目光,顺着风
  我的身体像一片叶子晃来晃去
  它高高的,挂在树枝上,那么地轻
  
  《远了》
  
  已经很远了
  再远点就看不见了
  现在,我正站在
  最高的楼顶
  风,渐渐
  暗淡下来
  
  楼下的灯
  又开始亮了。我终将
  回到黑夜的
  灯里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