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浅谈洛夫诗歌对禅文化审美的背叛  

2009-06-25 18:41: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谈洛夫诗歌对禅文化审美的背叛
  
  文/张黎
  
  
  
  近些年来,有位名叫洛夫的台湾诗人,让各大陆媒体、高校和诗歌团体炒得沸沸扬扬,甚是热闹。并且,把这位旅居在加拿大的台湾诗人,推崇为现代禅诗的集大成者,冠以许多神秘而高贵的称号。笔者慕其名而读其诗,读罢,大为吃惊,大为失望:这位名叫洛夫的台湾诗人,不仅诗歌与禅的境界距离遥远,而且在审美意趣上,简直是与禅的旨趣完全背道而驰!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王维《鹿柴》)这种取景于现量境(现量境是指一切现成的,不假推理的,原真的自然之境),用不涉理路的直觉思维,是禅诗的最基本特点之一。《华严经》有语云:“不依文字,不着世间,不取诸法,不起分别,不染着世事,不分别境界,于诸法智,但应安住,不应称量。”禅境是建立在非思量的基础之上,感觉器官对事物原真态的直接反映,是未加入丝毫思维分辨的,纯粹直觉感知的境界。而笔者遍观洛夫诗歌,其中意象却皆为主观臆想。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陶渊明《饮酒》)这种淡泊宁静的“无我之境”,是禅诗所追求的境界之一。佛教认为,世界的本质就是“空”。禅悟,就是以直觉的方式领悟万物“空”的本性。《金刚经》有语云:“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万物有生即有死,生之形在死后散化,会变成其它事物的生命形式,任何生命只是一种暂时的存在,流变的无常才是轮回中的永恒,因此,“人无我”。但是,笔者读洛夫诗歌,无一首不感到来自“我”的浓烈深沉的压抑。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慧开禅师)随缘任运、顺其自然,以超然的态度对待人生,就无处不禅意,无处不禅趣了,这就是禅宗所追求的“平常心”。《金刚经》又有语云:“不应住色生心,不应住声、香、味、触、法生心,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以无所企求的超越世俗的心态对待人生,就能达到精神上的完全自由,和内在的愉悦。遍读洛夫诗歌,笔者没有发现诗人有丝毫的这种追求和倾向。
  
  “问余何意栖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闲。桃花流水杳然去,别有天地非人间。”(李白《山中问答》)这种没有尘世灰尘、明净无染的心境,是佛教认为的最高境界的美。“缘于无明,行生起;缘于行,识生起;缘于识,名色生起;缘于名色,六处生起;缘于六处,触生起;缘于触,受生起;缘于受,爱生起;缘于爱,取生起;缘于取,有生起;缘于有,生生起;缘于生,老、死、愁、悲、苦、忧、恼生起。”十二缘起是佛教最根本的教义,是佛教一切理念的基础,教义认为,生命的起源和轮回皆来自于无明的业力,摆脱生命苦难的唯一方式就是消除业力,净化生命。而笔者观洛夫诗歌,表现的全是些红尘中的迷惑和痛苦。
  
  “白云相送出山来,满眼红尘拨不开。莫谓城中无好事,一尘一刹一楼台。”(法演禅诗)彻底地明了了世界的本相,宇宙的规律,和人生的意义之后,我们的内心就会达到一种圆融明澈的状态,这是禅者追求的最高境界。《华严经》是佛教阐释圆融境界的重要典籍,读此经书就像进入一个天堂世界,美妙奇幻,处处彰显着超越了一切世俗的对立矛盾之后,在禅定状态浮现的美丽景象,珠光宝气,明澈通达。圆融,是禅的至境,是禅境界特有的美质。而洛夫诗歌,距离此境界还非常遥远。
  
  另外,从直观上讲,禅诗是以整体性的思维,简约的文字,平淡的语调,来表达超越世俗而亲近自然的意旨的,而洛夫先生的诗歌完全是从细琐的事件出发,以繁密的意象,浓烈的情绪,来表现社会生活中的感悟的,这简直是完全相反的两件事情!
  
  我不明白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大陆的媒体、高校、诗歌团体,把这位台湾诗人捧为现代禅诗的集大成者,并冠以各种神秘而高贵的称号(我也不需要明白,社会中的事情明白太多,会使自己对诗歌和艺术感到绝望)。但是,我却深深感到痛心:这种完全背离禅文化特点,南辕北辙的提倡,将会对大陆刚刚起步的现代禅诗研究和写作,带来致命性的误导!
  
  
  
  
  
  
  
  
  
  附:洛夫的诗
  
  
  
  《午夜削梨 》
  
  
  
  冷而且渴
  
  我静静地望着
  
  午夜的茶几上
  
  一只韩国梨
  
  
  
  那确是一只
  
  触手冰凉的
  
  闪着黄铜肤色的
  
  梨
  
  一刀剖开
  
  它胸中
  
  竟然藏有
  
  一口好深好深的井
  
  
  
  战栗着
  
  拇指与食指轻轻捻起
  
  一小片梨肉
  
  
  
  白色无罪
  
  
  
  刀子跌落
  
  我弯下身子去找
  
  
  
  啊!满地都是
  
  我那黄铜色的皮肤
  
  
  
  
  
  《烟之外 》
  
  
  
  在涛声中唤你的名字而你的名字
  
  已在千帆之外
  
  潮来潮去
  
  左边的鞋印才下午
  
  右边的鞋印已黄昏了
  
  六月原是一本很感伤的书
  
  结局如此之凄美
  
  ──落日西沉
  
  
  
  你依然凝视
  
  那人眼中展示的一片纯白
  
  他跪向你向昨日那朵美了整个下午的云
  
  海哟,为何在众灯之中
  
  独点亮那一盏茫然
  
  还能抓住什么呢?
  
  你那曾被称为云的眸子
  
  现有人叫作
  
  烟
  
  
  
  
  
  《裸奔》(之一)
  
  
  
  自成形于午夜
  
  午夜一阵寒颤后的偶然
  
  他便归类为一种
  
  不规则动词,且苦思
  
  太阳为何坚持循血的方向咝?
  
  窗外除了风雪
  
  仅剩下挂在枯树上那只一瘦
  
  再瘦的纸鸢
  
  鹧鸪声声,它的穿透力
  
  胜过所有的刀子
  
  而广场上
  
  那尊铜像为何从不发声
  
  他说他不甚了了
  
  
  
  他就是这男子
  
  胸中藏着一只蛹的男子
  
  他把手指伸进喉咙里去掏
  
  多么希望有一只彩蝶
  
  从呕吐中
  
  扑翅而出
  
  
  
  
  
  《洗脸》
  
  
  
  柔水如情
  
  如你多脂而温热的手
  
  这把年纪
  
  玩起水来仍是那么
  
  心猿
  
  意马
  
  
  
  赶紧拧干毛巾
  
  一抹脸
  
  抬头只见镜中一片空无
  
  猿不啸
  
  马不惊
  
  水,仍如那只柔柔的手
  
  ──一种凄清的旋律
  
  从我的华发上流过
  
  
  
  
  
  《剔牙》
  
  
  
  中午
  
  全世界的人都在剔牙
  
  以洁白的牙签
  
  安详地在
  
  剔他们
  
  洁白的牙齿
  
  
  
  依索匹亚的一群兀鹰
  
  从一堆尸体中
  
  飞起
  
  排排蹲在
  
  疏朗的枯树上
  
  也在剔牙
  
  以一根根瘦小的
  
  肋骨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