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评:诗歌的陷阱与对爱表述的另一种可能  

2009-05-08 11:03:00|  分类: 诗人评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歌的陷阱与对爱表述的另一种可能

 

张沐兴

 

     在诗歌的写作尝试中,我们通常会面对着黑暗。这种黑暗就是我们对于事物内在光明的不确定,不把握。
    尤其是关于爱与惆怅。
    所以有了永远不会休止的自我辩护。这样的辩护是质疑的过程,是寻找的过程,是创造的过程,同时也是反证的过程。
    有人为爱的表述提供了另一种可能。她可以让我们的阅读进入误区,譬如清荷铃子的《如今我比草色黯淡》。
    我之所以谈到《如今我比草色黯淡》,并非这首诗具有名家名作的力证效果,而是处于我对作者的熟悉与了解,以及对情感喧泄方向,语言的精致度的认可。
    我相信简单与朴素最能够更容易让认知具有安全感。
    “玉兰开在三月的额上。开得精致、迷惘/我有所退让,倒掉一杯期望的渴/和春天保持一段距离”。从一开始,我们就进入了妥协的语境。妥协不只是距离的保持,而且同时映射到对事物的观照。如果作为在场的体验,加入情感的切入,我们同样能找到放射状态展开的痛点。“去年流进盐河的水,依然流着,绿着/只是月亮看不见了。看不见枝尖堆满的幸福/不会吹箫的哥,忽略了佳人和叹息/忽略了沉默和一个紫色的吻”。
    通常我们会在词语间疲于奔命,在错误中披荆斩棘。因为没有人告诉我们文字最真实的一面在哪里。也许,文字并没有真实的一面,我们一直在虚构的功用中恢复它的一部分善意。
    “我想起给你写诗的山,它比我们矮了好多/如今我比草色黯淡,心无山河。/我卷起漫长的冬放在阳台,阳光不动/我也不动。”如果顺着文字提供的路径,至此,你已经抵达陷阱的底部。一个错误的答案已经得出----如今我比草色黯淡。
    但是,这并不是这首短诗的全部容量。
    如果你认为至此一切都已然了结,这首诗势必将其才气浪费在我们算术题一样的对于结果的看重。而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作者似乎具有自杀式的勇气,因为她必须承担这样被浅读的风险。
    这里,我们应当把“忽略”二字当作作者给我们打开重建诗歌与情感另一空间的密码。“忽略了佳人和叹息/忽略了沉默和一个紫色的吻”。如果没有忽略,我们就可能看到“比草色黯淡”背后隐藏的火焰。
    诗歌的大美,就在于颠覆表象,让阅读落入陷阱,然后突然间发现,这陷阱原来如同一个漏斗,在它的底部,有一个神奇的出口。
    当然,这个出口,只是提供给你丰富的,错误的想象的。

 

转贴存放在此,感谢诗友张沐兴!连接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d7373c0100d3ev.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