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一株行走在高处的高梁  

2009-03-03 21:22: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株行走在高处的高梁

文/清荷铃子

 

   诗歌是一种高度集中凝练的语言,是一种言说。高梁的诗是经过精心的锤炼和智性的过滤,具有雕塑美和哲理性内涵。诗情与思路是在智性的帮助下得到合理的彰显,形式的严谨,诗脉的贯通。内部纹理和肌体功能非常好,让人有种亲临现场感。内力作用于外在,明澈通畅,绵长坚韧,饱满弹性。又有一种富于思辨、剖析意味等诸多成分的杂合式诗歌语言,使得诗歌的回味及想象空间得到更大的延伸。

   我们来一起看看他的诗《转变》:“人往高处走,多少年过后,我才知道,我理解错了”我们都知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句话是古人名言,高梁多年过后才知道“理解”错了。读这首诗不自觉地被他的这个悖反式的思考吸引着,有读下去的欲望。“一次次登高,培养了我志大才疏,总认为肩负使命/却又云淡风轻”这个登高应该是离开了大众或离开了生活的低处,象创作离开了生活一样,都是虚幻而不真实的是空口号一样,所以才显得“志大才疏”。“一条条河流入海,河水变成海水/每一滴都领到了盐分我回到人群/我却不知道怎样吸收他们的养分”我的理解是,河流都往低处流,他们走进生活的底处,并在低处的大海里领到了盐份,吸收了营养,当然同时自己也被受污染,水变成了海水。而“我”内心高洁,低处的生活不知道如何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可以看出诗人在此处写得多么谦和和微小。实质却呈现给我们一些生活哲理,这是高妙所在。诗人在低处无法汇入盐水,那么就向上走吧,于是“一次次登高,我看到了悬崖。那些悬崖让我害怕/我是胆小的人,也是敬畏生命的人。”因为登高而悬空,遇到悬崖而害怕,这时我是胆小恐惧的,但却是敬畏生命的,这时他想到最亲的人“爱人”,她跟随自己一路奔波也来到生命的高处,这个高处这里我理解为一种是精神上的,还有一种是生命上的,如因为年轻气盛,而喜欢登高妄想,真正到了高处,人已不再年轻,这时所处的高处是令人恐惧的,不合实际的。爱人此时和“我”是一样的处在恐惧或忧伤的年龄。这时诗人说“我的爱人,我已经知道怎样爱抚她,/我要避免让她想到,她是从少女来到了悬崖上/春天不可能退回冬天,我可以倒向你”多年朝夕相处,爱已经渗入肌肤,即时是在最高处最恐惧的时刻,诗人仍然想到的是他的爱人,他要给爱人以抚慰,并“避免让她想到,她是从少女来到了悬崖上”。读到这儿我是惊叹的,诗人的爱是高远宽阔的,令人敬畏。如果一个人连最亲近的身边的跟随了自己多年的,一起吃苦受累的爱人都不会爱不怜惜,还谈什么大爱呢。“河水领到了盐,也迎来了赤潮/我不登高,也不向下,在大地上多么踏实/一次次,我学会了悬崖勒马”那些河水领到了盐份也改变了自己,迎来了“赤潮”,赤潮又称红潮,是海洋生态系统中的一种异常现象。它是由海藻家族中的赤潮藻在特定环境条件下爆发性地增殖造成的,这里又可延伸理解为丑恶的一类。诗人不会跟随,于是,决定不登高也不向下,一次次悬崖勒马,稳稳地站在在地上……

   我们极清晰地看到了语言的核心操作能力在起着作用。他天生对文字语言本身具有敏感性,凭着这种敏感性进行有意识地、或有目的地消除诗歌意象间的微小差异,达到一种外在的曲张和内部的和谐。高梁诗歌的字句不是轻盈的喷泻,而是湲湲地流淌,不是从外形的编导而是而是内在灵魂的浸润,给人不是转瞬即逝的感觉,而是持久的况味。他的诗歌创作,总是将身心放在生活的低处,而灵魂却自觉地在孤独的高处行走,诗意不断创新、并有独特的品格。我们在他的诗行里发现那些交织在诗人血脉中的文字如爱与恨、善与恶、信仰与偶像、人性与神性都具有了诗性深度的体验。在生命的渊底或在天空的最深处,我们都能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灵魂的影子。

   如在《珠江中路的焰火》中说“只有年轻的人喜欢燃烧,有多少人在燃烧中百炼成钢?/我有易碎的骨头、迟钝的心,还有血液在缓慢流淌。/我不抱怨年岁的增长,但我羡慕焰火中激动的脸庞/世界依然新鲜,年轻的人依然有着远大理想”。诗歌是有生命的,是动感的,是艺术语言的。高梁给我们建造了一座优美的建筑;进入这座建筑,它的气息如此清新自然与我们身心如此贴近。这些生命的诗学,它不单单是从冲动、本能、原欲出发。在焦灼、死亡、命运、性的高峰体验中也不单单游走于潜意识、私人片段感觉,而是融入着生命的、良知的、人格的、和当下的人文关怀,及潜藏在内心深处被人略视的神性。“敏感的人看到太多的隐喻。当珠江中路的焰火淡去/谁能说这不是一场梦幻?作为旁观者也许会彻底丧失记忆/一场焰火归于虚无我们有多少人活在世上,却等于没有出生?”写诗和做人是分不开的,诗人有着高洁的品格和修为,并且提升为某种生命典范和重量,与人类命运共同担当。“一场焰火只有像一枚铁钉,钉进一个人的命中,才会鲜活的,得以保存/世事难料 也许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刻骨铭心。/“我想起,那是在珠江中路,燃放焰火的那天”/不断想起珠江中路的焰火,成为孤独者,孤独的狂欢”这些文字单纯又深刻,是感性与心智融合的典范,现实和非现实融溶一体。诗以人的孤独、向往、无助为基调,自由发挥自己的想象力,表现了人生的命运痛苦、不幸和思考,语言和经验的双重锤炼,具有穿透时空的震撼力。诗的内部具有一种巨大的凝聚力。
   整体看,高梁的诗歌语言自然的、日常的,是从心底里自然流出的。诗意虚实相间、虚实化合、诗情与画面交融,极富想像的精妙的比喻,而再以想像之线穿起意象之珠,形成独特的构思。是的,无论从诗美还是从最理想的诗来看,诗的抒情不应是一览无遗的外显式的,而应是含不尽意于言外的内敛式的,只有这样才是真正的诗意的栖所。他有意识地对写作的可能性、写作行为本身、乃至写作的终极目的进行探索与追问。是的,他的写作在新的语言的肌体上使之获得一种表达上的普遍性。愿高梁的诗歌走得更深更远更高!


附高梁的诗

 

●转变
 
人往高处走,多少年过后,我才知道,我理解错了
我总爱登高望远,看一条条河流往低处流。
一次次登高,培养了我志大才疏,总认为肩负使命
却又云淡风轻   一条条河流入海,河水变成海水
每一滴都领到了盐分 我回到人群
我却不知道怎样吸收他们的养分
 
一次次登高,我看到了悬崖。那些悬崖让我害怕
我是胆小的人,也是敬畏生命的人。
我的爱人,我已经知道怎样爱抚她,
我要避免让她想到,她是从少女来到了悬崖上
春天不可能退回冬天,我可以倒向你
 
河水领到了盐,也迎来了赤潮
我不登高,也不向下,在大地上多么踏实
一次次,我学会了悬崖勒马


●珠江中路的焰火


只有年轻的人喜欢燃烧,有多少人在燃烧中百炼成钢?
我有易碎的骨头、迟钝的心,还有血液在缓慢流淌。


我不抱怨年岁的增长,但我羡慕焰火中激动的脸庞
世界依然新鲜,年轻的人依然有着远大理想。

 

绚烂的焰火在孤寂上燃烧,数不尽的花朵在瞬间开放
又比昙花更快地凋谢,人如潮水散去

 

敏感的人看到太多的隐喻。当珠江中路的焰火淡去
谁能说这不是一场梦幻?作为旁观者也许会彻底丧失记忆
一场焰火归于虚无 我们有多少人活在世上,却等于没有出生?

 

一场焰火只有像一枚铁钉,钉进一个人的命中,才会鲜活的,得以保存
世事难料  也许一个眼神就能让人刻骨铭心。
“我想起,那是在珠江中路,燃放焰火的那天”

 

不断想起珠江中路的焰火,成为孤独者,孤独的狂欢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