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牛庆国的诗   

2009-11-11 23:13:1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围炉而坐〉

在那个巨大的冬天

我与父亲围炉而坐

伸出双手

呵护住冬天的一点热

我看见父亲的手

更像两把柴火

他握住一丝温暖

然后又轻轻放开

那时  风雪在屋檐下

也火一样燃着

可我们都默不作声

那就喝喝茶  抽抽烟吧

其实我对生活

也就这么一点点要求

偶尔想起一些往事

想着想着

我们就会想到一起

后来   父亲说了

天气越冷 炉火越旺

炉火纯青时  我看见父亲

有点倦意

〈饮驴〉

走吧,我的毛驴

咱家里没水

但不能把你渴死

村外的那条小河

能苦死蛤蟆

可那毕竟是水啊

趟过这厚厚的黄土

你去喝一口吧

再苦也别吐出来

生在个苦字上

你就得忍着点

忍住这一个个十年九旱

至于你仰天大吼

我不会怪你

我早都想这么吼一声了

只是天上没水

再吼  也无非是

吼出自己的眼泪

好在满肚子的苦水

也长力气

喝完了我们还去种田

《字纸〉

母亲弯下腰

把风吹倒脚边的一页纸片

拣了起来

她想看看这纸上

有没有写字

然后踮起脚

把纸片别到墙缝里

别到一个孩子踩着板凳

才够得着的高处

不知那纸上写着什么

或许是孩子写错的一页作业

那时  墙缝里还别着

母亲梳头时

梳下的一团乱发

一个不识字的母亲

对她的孩子说  字纸

是不能随便踩在脚下的

就像老人的头发

不能踩在脚下一样

那一刻  全中国的字

都躲在书里

默不作声

——选自他的诗集《热爱的方式〉

 

1. 字纸

母亲弯下腰
把风吹倒脚边的一页纸片
拣了起来

她想看看这纸上
有没有写字

然后踮起脚
把纸片别到墙缝里
别到一个孩子踩着板凳
才够得着的高处

不知那纸上写着什么
或许是孩子写错的一页作业

那时  墙缝里还别着
母亲梳头时
梳下的一团乱发

一个不识字的母亲
对她的孩子说  字纸
是不能随便踩在脚下的
就像老人的头发
不能踩在脚下一样

那一刻  全中国的字
都躲在书里
默不作声


2. 杏儿岔(之一)

左边是山  右边还是山
像大地的两条腿
穿在风的裤子里

杏儿岔
就夹在两山之间
我们把一棵杏树的动
可以看成是整个岔在动

有人默默地从岔里出来
然后又默默地回去
但几个人抬着一座木头的房子
后面再跟上几杆唢呐
这就成为最盛大的风景

至于鸡鸣狗叫   炊烟升起
这些最普通的日子
都是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我从岔里出来时
后面跟着祖国一样的父亲
他用扇过我的大手
摸了摸我的后脑勺
仿佛要把曾经留在那里的疼
轻轻摸去


3. 被烟呛出的眼泪

抽一支烟时
我被呛出了眼泪
那是今年过年
我在二姑家的炕头上

二姑从板箱里摸出半包纸烟
那是八块钱一包的“兰州”
二姑说  还是我去年来时
留下的  她一直存着

二姑的意思
是说她心里疼我
可我被点燃的一支“兰州”
忽然呛出了眼泪

往年我总是先看了大故
再看二姑
因为大姑去年没了
我就在二姑的炕头上
多坐了一会
于是  二姑的半包“兰州”烟
又少了几支
我把该流给大姑的眼泪
都流给了二姑


4. 围炉而坐

在那个巨大的冬天
我与父亲围炉而坐
伸出双手
呵护住冬天的一点热

我看见父亲的手
更像两把柴火
他握住一丝温暖
然后又轻轻放开

那时  风雪在屋檐下
也火一样燃着
可我们都默不作声

那就喝喝茶  抽抽烟吧
其实我对生活
也就这么一点点要求

偶尔想起一些往事
想着想着
我们就会想到一起

后来   父亲说了
天气越冷 炉火越旺
炉火纯青时  我看见父亲
有点倦意


5. 有一些雪

有一些雪
躲在冬天的地埂下
像温驯的羊儿
有风吹过
我听见它们又挤了一下

有一些雪
落在干透的草垛上
但只是落
并没有打湿什么的意思
像有些爱情
还不是时候

还有一些雪
落在村子里就看不见了
只看见三两点灯光
像针扎出的一点一点的疼
雪就是从那里开始化的


6. 冬天的玉米秆

或许时光的尽头
只是一片苍白
此刻这苍白
正斜斜地插进
高原的疲惫

残存的半片叶子
像往事的一根睫毛
它挡不住岁月
由绿变白

如果有一场大雪
这白就白得彻底了
这样想时
忽然有一种东西
搅动了我的生命

伸出骨瘦如柴的指头
把夕阳当作指印
按在玉米地的一角
那时  我与大地
已签下了生死之约


7.  黄土上画字的孩子

画下几粒大豆
再画几颗玉米
这么操心了
怎么还不长出叶子

画下几头牛儿
再画几只羊
牛羊在山坡上走着
可草在哪里

画下几个风字
再画几点雨
风已经吹起来了
雨怎么还不来

画下年月日
再画人口手
黑黑的食指
就在小小的口边
停了好一阵子


8.  走过

一头牛   从苜蓿地边上走过
苜蓿花紫色的欢呼
刚构着它宽阔的肚皮

但它的目光
却从苜蓿的头顶越过
看到更远处的苍茫
就像我在这苍茫的世上
心里怀着远大的理想

远处  群山起立  落日凄迷
但落日的一分一秒
却走得比牛还吃力

牛走远了   像一个村子的背影
只留下苜蓿  一起一伏
一起一伏着
许多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就这样悄然走过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