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收藏:我看见了一条清亮的河流——清荷铃子诗歌印象  

2009-01-11 16:38:44|  分类: 原创诗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看见了一条清亮的河流

——清荷铃子诗歌印象 

 文/赵士祥 

     2009年1月的天气干冷,虽然我居住的地方古称“三元福地”,千百年来以小环境优越著称,夏无酷暑冬无严寒,风调雨顺,但这些年的所谓开发实在是伤了地气,况且大环境的种种污染也无从逃避——就在这样的苦寒中,因着一种缘分,我品读着清荷铃子的部分诗篇。于是伴着阳光的延伸,她的诗歌带给我一些温馨和暖意。

 

     仿佛春回大地之时草的蓬蓬勃勃,清荷铃子的诗歌是那么随意:一朵蔷薇把一年的芳香堆积/一生的思念在床头辗转反侧/风吹黄了滋长的春草/我看到蔷薇背过脸去/一座城默然离去……这一首《蔷薇》诗,短小,但并不单薄,我能体味出这首诗歌的背景——近年她在一座城市住过一些日子,对于个人发展和孩子的教育,或许她更愿意就此居留下来,但最终还是离开了。我不知道这首诗是否是她离开城市所写,但我敢肯定她写这首诗时一定想到了离开的那刻,惟有那时那地那情那境才能让她有这样的创造性抒写。我想:那背过脸去的蔷薇是不是她自己呢?只是默然离去的肯定不会是那座城市。

 

对于清荷铃子来说,诗歌是她一路走过的人生凭证。

 

我十分看好她这样的一些短制:

 

《弯曲》

 

大地向着向日葵弯曲

向日葵向着阳光弯曲

阳光向着我弯曲

我向蔷薇弯曲

 

蔷薇啊,你向着谁弯曲?

 

《荷叶田田》

 

荷叶田田,脚儿尖尖

相爱的人,在五月离开

14年,五月一样的青、嫩

该死的荷,托起这些伞干什么

 

《激动》

 

屏住呼吸,小心请出来几个字

细小的波纹越荡越大

疑惑那潭深水,我们飘浮过

不敢多想,草香花浓的日子

满眼,曾是天涯

 

    《弯曲》的随意,《荷叶田田》的怨艾,《激动》的冲淡。三首都是和爱情有关,隐喻,意象,好像都是信手拈来的,总体是干净简洁的,意味却不尽相同。我注意到了《荷叶田田》中的“14年”,这个时间跨度让诗增加了份量。“该死的荷,托起这些伞干什么”,有睡不着觉怪床歪的嫌疑,其实环顾左右而言他,放松的表象下,是内里更多的无奈。

     这是否表明清荷铃子有着自己的诗歌标准。因为她内心的平和,所以并不需要极端。就像因为真诚,就少了故作姿态一样。因此生活表面的波澜不惊与内心的暗流相撞,她都有着足够的清醒甚至可以洞悉的——这并不是说她多么有城府,相反印象中的清儿是天真多梦的,好像她喜欢山水,在有月亮的夜晚,也许会仰望天空;有雪的日子,或许也会踏雪寻梅。比之现实生活中这些实践,她的内心甚或更多幼稚的梦幻。对于这样年龄的成人来说,这也许没有什么可值得炫耀,但也不是坏事——尤其对于一个诗人来说,这梦幻是对美的渴望与捕捉,也许因为这诸多的梦幻的滋润,她的诗才犹如琥珀里的蝴蝶,愈加鲜艳夺目。我想起她稍早些的

 

《蜻蜓》

 

我就是为那朵荷的绽放而诞生的
中间的细节你不需要知道

 

无论在月光如水的夜晚
还是在旖旎阳光的背后
我都喜欢倾听她优雅地歌唱
听她细雨呢喃,默默等待

 

我深信-----
我的前生
一定是抚过她细腰的和风
我的来生
一定是抱着她恬然入睡的柔波

 

  精致的语言,把前生与来生都写到了;优美的画面,将该表现的都表现了,只留下今世的空白,不言情感却胜过千言:自然,那就是对今生今世爱的不离不弃。

 

《西红柿》的语言则相对朴实,但情感却不直率,貌似不动声色,更多的是一语双关——

 

前几天买来的西红柿
今天,变得特别红
当初喜欢它的时候
因为它有些青涩

 

这多象一场即将发生的爱情
这么红,我有想吃的冲动
选一个放在书桌
它比苹果好,比梨好,比樱桃好……

 

我突然想大哭一场
因为我们选择了对望

 

    十行,却说出了一个爱情故事,“因为我们选择了对望”,为什么会选择对望这种无奈的方式,诗中不说,但我们可以想得到,由此平中见奇,所以让人震撼。  

    写作与生活是紧密联系的,个人的经历与个性决定了诗人与现实的接触方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们对美的爱是相同的,只是表达方式上的不同。而幸福的生活表达不好就是痛苦,苦难若是在鉴赏学意义上获得价值认可,无疑会有一种升华。

 

《心心相印》

 

我承认,“在你之前,我是死的”
为什么你总对着桃花,诉说那么多
请你一定要核实一下
这世界上有没有“心心相印”
为什么我一想到辽远的幸福
就蓦然心痛

 

《苏醒》

 

我没有进入“第8号当铺”
但我也典当了我的爱情

 

这个世界如果还有美丽
那我就借用一下别人的爱情
开在三月桃树的枝尖

 

在这个世界仍留着纯色
是为在你的诗稿里留有的永远墨香

 

我们相爱吧,在时间还来得及的时候
请不要等到青草闭上我的眼睛

 

    可以说,没有了精神,一个人就没有了幸福;没有了共同的精神,人类就没有了认同感,清荷铃子的诗歌在不断的经历与遭遇中成长变化,已引起祁鸿升等实力诗人的注目。作为一个被她尊为兄长的诗歌爱好者,我有着一份欣然。而对于清荷铃子的诗歌本身,我要说的并不多。诗人应有两条腿,一条是现实的,一条是虚构的,两条腿走路,才潇洒,路也会越走越宽。许多时候,清荷铃子对于题材的把握处理已游刃有余,她看电视,见报道四岁顽皮女孩爬上砖墙取剪刀,不幸掉下,锈迹斑斑的剪刀插入鼻腔并深入颅腔二公分,经过沈阳医科大家医生的紧急抢救,抗感染治疗,孩子安然无恙,7天后健康出院,遂有诗《拯救》——

 

一把剪刀顺利从5岁孩子颅内拔出后
魔鬼向后缩了缩头
没有发生异常情况,血液仅流出一点点
医生紧紧拽住了孩子的生命

 

她的小手不再颤抖,鼻腔不再疼痛
侵入脑内的铁锈被药液一点一点请出体外
七天后,她健康地跑动,出院了
与医生依依不舍惜别

 

我捂着胸口的疼痛
也想拨响那个电话
问问那位主任医师,有没有更先进的药
将郁积在我胸口的毒素清除

 

    写诗有助一个人将心灵敞开。在这个旱冬,清荷铃子的诗歌让我看见了一条清亮的河流。那不是黄河,不是长江,也不是瀑布,像我故乡消失已久的那条冬季升腾着袅袅云雾的温水河,单纯,明净,潜在的温暖像神祗一样,为我们干枯的心灵带来滋润和温暖。


2009-1-11于连云港花果山

 

赵士祥:江苏连云港人,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连云港市镜花缘研究会副秘书长,连云港市民俗学会副秘书长。写过小说散文,亦与诗歌,文学创作三级。在《诗刊》、《星星》、《雨花》、《诗神》、《绿风》、《小小说月刊》等近二百余家报刊发表小说散文诗歌作品一千余篇(首),获《中国作家》、《诗神》、《星星》、《扬子江诗刊》、《散文诗刊》等50家奖。与人合著有《文化连云港干部读本》(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

 

连接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7b1f650100c5vx.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