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对绿风论坛九月精华作品点评(18-20号)  

2008-10-01 17:36:09|  分类: 铃子赏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8号

 

 

情  结(组诗)(海烟推荐,田春雨精华)

    鲁绪刚

 

《星光在远处守着蛙鸣》

 

星光在远处守着蛙鸣

下弦月像我吃剩的半块饼

越过房梁的夜色把另一半咬碎在窗台

 

有人从梦境里返回  无休止地捣腾

日子里的那些叶子  草屑 一把镰刀

始终不想从回忆里走出来

靠在土墙边  把伤口深藏进时间

 

此刻上游的季风徐徐而来

一张磨光的旧唱片

正把一首老歌从青藏高原唱到南海之滨

在长江边  稻田里的水稻齐刷刷拔节

苍茫的大地上发出悠远的回响

 

《情结》

 

那些草垛习惯了在风中弄出更大响动

一只鸟轻轻划过山坡  我无法告诉它们

危险无处不在  就像我感受不到的幸福

会突然降临在早晨  或者黄昏

牛和犁在不远处  正把泥土重新翻起

为一粒种子寻找一个住处

季节枯萎或繁荣是植物们的事  秋天走过

我的身体总有一些落下  一些完好无缺

我喜欢在月光下抽出肋间的那把镰刀

细心打磨  等待再一次饮下风雨

 

《晃荡的瓦罐压低了呻吟》

 

我走得更远  超过了自己的目光

几只秋蝉把情感渲染的很浓  几片落叶

擦伤了黄昏

 

我知道火车不会在小站上等我  等到镰刀

咽下最后一棵高粱  坡上的所有修辞

山路上晃荡的瓦罐压低了呻吟  汗水

努力了一次  终于走过了陶瓷表面

风  总是在我寂寞的时候悄悄走来

偷走了我留在村庄手抄的诗

 

植物们用朴素之美打扮季节  拔节声

抑制不住世界的心跳  躲在树后面的月亮

学会了偷窥  然后羞红了脸

我想起折磨乡村很久的一句话:山那边是什么

几代人都没有作出肯定回答

此时  蚂蚁越过了水沟 远处的星光守着黑暗

把梦境一次次塞给人们

我在水边的城市里独自写诗  用又粗又秃的笔

写着疯狂的生活

在对面盖楼的我的民工兄弟  人生的路

到底哪一条应该属于我们去走

 

《窗外》

 

风还是去年的样子走过窗外  我知道

一路上总有一些叶子簇拥

我单薄的身体在室内单薄了很久

走出去  肯定比一片叶子更轻

遁入苍茫的天空  有关飞翔

已经被鸟们演绎的成熟  自如

一阵风把玻璃弄出更大响动

此时已是秋天  草垛占领了山坡

坐在地头的瓦罐不能视而不见  打开窗

叶子就会扑进来  并且迅速把我淹没

 

《沿季节返回》

 

沿季节返回  遗落在路边的种子

靠一撮泥土活着  阳光是黑暗的敌人

幸福已经静静开始  那些露珠里的光芒

在这个早晨  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获得

 

多年的飘荡  关节在风霜里开始松动

骨头在月光下走失  每个季末呼唤

凡俗的手指仅仅能复制景象而无法抵达对面

等叶子落下之后  捡起几片

看看是否可以掩盖仍在流血的伤口

 

周围的一切已经不重要  弯曲的时间隔着玻璃

碎成了满天雪花  我的存在

或不存在  就像一个词语放下重量

具有被轻风忽略的面孔

如果我与渲嚣和安静相伴而行

如果我可以看见植物的血液和身后的脚印

 

在抵达之前  内心的痼疾需要剔除

需要以高粱的名义恢复抒情

请让我对秋天说几句客观而诚实的话语

 

我读鲁绪刚的诗歌:

 

鲁绪刚的诗歌具有感染力和亲和力,撷取生活中朴实的意象融合了个人的情感后,具有了可信和可感性,造成了一种强烈的抒情氛围使我们在阅读中心灵不由自主的受到触动和感染。如“星光在远处守着蛙鸣/下弦月像我吃剩的半块饼/越过房梁的夜色把另一半咬碎在窗台”。语言摆脱了“事件单一性和完整性”这一局限后,便获得了自由叙述的空间和维度,实现对精神和内心的揭秘以及对语言最隐蔽角落的寻找和触及。巧妙与准确,语言节奏与情绪舒展的和谐统一。“我喜欢在月光下抽出肋间的那把镰刀/细心打磨 等待再一次饮下风雨”“ 躲在树后面的月亮/学会了偷窥  然后羞红了脸”“我在水边的城市里独自写诗  用又粗又秃的笔/写着疯狂的生活”“周围的一切已经不重要  弯曲的时间隔着玻璃/碎成了满天雪花 我的存在/不存在 就像一个词语放下重量”等等这些具有一定高度的诗行,它是诗人内心某种向往或期待的体现,并将单一的表述变成暗示和象征,以此增强语言的想象空间和活力。诗人真诚而细腻的呈述展现出与大自然接触后那些潜伏在诗人内心处的精魂就这样萌发出了一些冲动,就这样引领出对人性的感悟和体验,同时也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高的审美领域。当然我也希望自己能跨越一个界限而抵达这一层次。非常鲁绪刚带来的好诗!

 

19号

 

秋天断章(冷冷清秋推荐南闽老茂清荷碧叶推荐,田春雨加精)


文/红娃

 

褪去八月的潮红
秋风,在一节节的清凉中探到了我的骨头
和我越来越接近,仿佛又有铿锵之音
和秋天发生了碰撞。但我无法模仿角落里的打铁人
内部的搏杀,隐约着病症的刻度
隐约着刻度上结草的年轮
隐约着一只白鹤的身畔楚歌四起,囚困于水的中央
一个人的赤壁会不会被大火焚烧
一个被秋天映透的红楼能不能穿越经年的大雨?
秋天,只有秋天,高过我们的头顶
在它节节攀高又迅速枯萎的金黄中
我有过致命的眩晕,我有过这些年的沉默
被掩埋在残旧的土里
在秋风中拔节


中秋

今夜,月正中秋
一个袖中隐藏已久的古人正打马西回
来至我的窗前,我有着片刻的质疑和惊惶
我有着与酒同温的隐忧和恍惚
他衣袂中失了年代的情事已经无从考据
他的朝代中挂着今晚同色的月亮
这使我想起:前生
我就是那个曾被你们唤作“秋月”的女子
我有着满月的面孔
和橙黄的内心,我有着银发三千丈
和清冷如湖水一样深不见底的纹理
现在,我只有一堆被翻旧的楚辞
我要找出离月亮最近的那一个
点燃在秋天的香台前
今夜,我要穿过故乡破旧木门上的大红福字
念着山河正好
喝下一整杯的烈酒
然后独自翻越自身的雪山

我读红娃的诗歌:

 

红娃的诗歌语言清晰,非常有穿透力、震撼力,在进行世界切换和叙事的同时完成了内心界世的转换,并把主题向有一个深度表达,如“但我无法模仿角落里的打铁人/内部的搏杀,隐约着病症的刻度/隐约着刻度上结草的年轮/隐约着一只白鹤的身畔楚歌四起,囚困于水的中央”, 诗人所建立的想象意识,与物质世界保持一种原始的关系,并使这种关系获得一定程度的深度和强度,形象的梦想是直接由于内在的自我和物质实体的亲密联系。“在它节节攀高又迅速枯萎的金黄中/我有过致命的眩晕,我有过这些年的沉默/被掩埋在残旧的土里/在秋风中拔节”,巧妙的隐喻,奇特的联想及适当的语句跳跃。将抽象的观念具象化,丰富了诗的内涵加大了诗的容量。“我有着片刻的质疑和惊惶/我有着与酒同温的隐忧和恍惚”,手法圆熟,厚重大气精当描绘始终不脱离客观事物自身特点和对应于内心的真实感受。心灵反弹的空间较大。深邃而富有韵味“这使我想起:前生/我就是那个曾被你们唤作“秋月”的女子/我有着满月的面孔/和橙黄的内心,我有着银发三千丈/和清冷如湖水一样深不见底的纹理”“今夜,我要穿过故乡破旧木门上的大红福字/念着山河正好/喝下一整杯的烈酒/然后独自翻越自身的雪山”、、、诗中有很好令人读了还想再读的好句,幽深的回味。感谢红娃带来的好诗!

 

20号

 

1.《重庆,别再寻我》(海烟,冷冷清秋推荐高作苦精华操作)

 

文/重庆子衣
 

如一滴瘦小的雨滴
今夜,我从最初的母语出发

滴入你最深最黑的泥土

重庆,南滨路的灯光照不到我
我只是你视线之外的野草
在你最远的广普小镇
在幸福照耀不到的角落
生病,写诗,为人妇
勤勤恳恳,缝补日子的漏洞

山村,没有朝天门的烟火
重庆,我在你又瘦又窄的山村小路
如一只蚂蚁,爬过你干旱的玉米地
再卷入洪水的漩涡

别再寻我。重庆
别再用解放碑时尚的名牌
切切呼唤我。我只是你渝西某地
一张又穷又窄的讲台上
嗓音撕哑的一盒粉笔
贫病骨折的腿,一碰就痛 

 

2.在重庆的版图上奔突 

 

 

朝天门的风,吹冷暮色
从乡下爬进山城的雾
找不到理想的码头

三十七年的江水白白流动
滔滔长江里,哪一滴
是我曾经拥有过的彩虹?

汇流的两江,坚持东流
迷茫的我,在重庆的版图上
向左,向右
向前,向后
奔突的道路,不过是岁月深处
一个又一个深黑的旋涡

重庆,我该如何爬上你的幸福号
跟着你出川的路线
去寻找烟火,种植财富

3.互为伤口

一直想拥有一双高跟鞋
挤进解放碑的人流
一直想拥有一个窗口
爬上沙坪坝的摩天大楼

三十七年的城市梦啊
黄了又瘦,瘦了又黄
我依然如一只蜻蜒
从贫寒的江津区吴滩镇郎家村
再飞入璧山县的登云坪

也许生就是一株高梁的苦命
重庆,我只有弯曲着梦想
在你雨水频繁的大山深处
生儿育女,生老病死
一生只与你的村落,相依为命,互为伤口
 

4.吴滩小镇

 

你的发间,飘飞着母亲槐花的清香
你的额上,滴落父亲气喘吁吁的汗水

故乡,你的红薯饭还哽在我喉头
整整三十七年了
咽一口,我就会凝望一眼亲人的墓

二郎尖的云雾,养活童年的神话
帅乡的荣光,擦亮郎家村的小路
故乡,可我依然是你掌上
拼命扑腾的山燕,穷尽一生
依然在你的田野里沉浮

青石板,黄桷树,木板房,酒厂的香气
蚕茧站,柴市堡,区公所
依然挤进异乡的睡梦
故乡,三岔河飘浮着我

青春的豪言壮语
今夜,我只在父母的墓地里
找到一丛芒花,深藏在月亮

皱纹深处的寒露

 

我读重庆子衣的诗歌:

 

重庆子衣的诗歌语言清新流畅,可以说既通俗易懂,又行云流水,情意真挚,更富有情趣和哲理,让人回味,思索,“三十七年的城市梦啊/黄了又瘦,瘦了又黄/我依然如一只蜻蜒/从贫寒的江津区吴滩镇郎家村/再飞入璧山县的登云坪”。诗人的气质因对不同的物质元素的回应而跃动,能够找到它自身存在和由外到内的真实空间的一种秘密的亲密性,“山村,没有朝天门的烟火/重庆,我在你又瘦又窄的山村小路/如一只蚂蚁,爬过你干旱的玉米地/再卷入洪水的漩涡”。熟悉的生活,对照诗人内心经验知识积累和沉淀,“今夜,我只在父母的墓地里/找到一丛芒花,深藏在月亮/皱纹深处的寒露”这样的诗的结尾,让一种思想感情在最在限度里作了延伸,子衣的诗歌开阔,绵远,幽深,情景交融热情奔放浑然一体,集中体现了诗人对重庆的留恋/感想和深切体恤。流露出对生活的深切感慨和潜陶。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