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收藏:我曾期待和这位诗人的活着相遇  

2008-12-04 21:11:10|  分类: 转载收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期待和这位诗人的活着相遇

 

■ 伯 庠 自从拜读沈河诗文以来,我就期待和这位诗人的活着相遇。我琢磨过和心仪的他突兀相见时的惊喜,构思过与之促膝谈心的美好,谋划过互赠作品时一定要有的,惺惺相惜的文字之外的肉身拥抱。现在,当初琢磨过的、构思过的、谋划过的一切,因为俗务的忙、因为对生命恒远不切实际的自信而耽搁了。这一耽搁,和沈河兄活的相见和攀谈成为不能,香林村的童年检阅、青印溪左岸的骄傲散步、光泽管密的梨花看赏,以及验证青印溪溪面上驮来的片片阳光、可以拧出水的乌云、水下珍藏过的世间的灯火,还有从山林深处漂来的一截简单的木头,等等等等,统统成为不能。念之不能,只好权以昌政兄的《沈河印象》,借以释放,我的内心在上下翻绞的沉痛哀思。

 

 沈河印象

 

■昌政

诗人写出了美好的事物,却未必享有。当人们惊异于沈河笔下“青印溪”的透明、纯净和温婉,谁知他生命的最后五年,几乎是在病房里度过的呢?因为患了鼻咽癌,他长期无法吞咽,无法说话,甚至无法行走,却接连写出了三部诗集!诗里的闽中山水吸引了众多的诗友来访,而他只能凭窗眺望。  眺望是沈河的习惯。这位原名叫赖仕嶂的闽中诗人,对于外面诗界的风起云涌,常持眺望的姿态。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范方发起成立了大浪潮诗歌学会,逐渐形成三明诗群,沈河也在家乡尤溪结成了山野诗社,与范方书信往来但不曾谋面。多年以后,沈河活跃在网络上的各大诗歌论坛,作品发遍了全国各大诗刊,他只认可是“三明诗群”的一员,以此自豪。八十年代末期,赖微和我主编《三明诗群》报,沈河应邀作为编委参与组稿、策划,我们虽是同乡,却也只是书信往来,不曾见面。  九十年代末,我们初次见面,他2000年出版散文诗集《走向你》时,叫我写个序。我写道:“我没见沈河之前,听说过他:大学本科毕业,在尤溪林业部门工作,周围有一群文朋诗友,相互传递诗笺,彼此鼓舞着。闻其名十年之后,我见到了沈河:清瘦,沉静,戴眼镜,文质彬彬,是那种更习惯于用文字表达内心的人。”  2002年10月,我与沈河在网上相遇。当时,橡树(叶来)办了两个诗歌论坛,漫游的沈河撞见三明的这位陌生诗人,惊喜不已,向他推介了我。三人在网上聊了之后,决定一起涮新《诗三明》诗歌论坛,我打电话邀来三明地区的诗友,几乎只一个月,三明诗群就转移上网了,视野大开。从此,散落各地的诗友,停笔多时的诗人,有了交流的平台,频频聚在一起谈诗、走访、采风,还每年结集一部《诗三明年度选刊》,剌激创作,培养新人,三明诗群迎来了二度花季。  论坛的即时点评,调整了沈河的诗歌观念,创作呈现喷薄状态。在他47岁人生中的最后五年,遭病纠缠,但仍频频贴大组的诗上网,虚心听取意见,认真回答质问——这也是他和橡树为论坛确定的宗旨:广交天下诗友,共品诗化人生。这些在肉体疼痛中写成的诗歌,却给了读者精神的愉悦,频频发表在省内外报刊,还入选多种诗集并获奖。然后,出版了《也是一种飞翔》、《水向沈河流来》、《相遇》三部诗集。  这些诗,一改沈河当年努力挖掘“重大意义”的作法,也不再追求语言的奇异,显得轻松,随意。因为在他看来,一首诗可以写一个发现,一个判断,一种倾向,也可以写一种意念,一种感悟,一种直觉,甚至可以只是写一种潜意识的萌动,一种气韵,一种氛围。这样的诗观,让创作自由,可以更深入地把握内心的微妙,它要求诗人:具有从平凡中发现不凡的能力。他的《听》发表在《诗刊》,写的是某晚没按时听见火车鸣笛,于是猜测有五种原因。这诗看似没意义,其实它让读者的见识增添了敏锐。  沈河善于抓住瞬间的感受,喜欢用细节来表达,因此诗有很强的画面感,抒情也不至于空泛。当然,仅有画面是不够的,诗要穿透现象,直抵心灵。这就需要想象。沈河《观察桌子》:隔着一层漆,“指尖移过,没有触到纹理/都埋在里面,包括老木匠的指纹/和掉下的汗渍/还有一个个节疤。”由节疤想到长树枝的地方,“曾经悬挂许多叶片/每片叶子都收藏了很多鸟鸣”。习惯于从寻常事物中发现情趣,甚或施放一些些神秘气息,这和他使用智性而又平易近人的语言一样,都是为了“悦读”。  尽管重病在床,沈河的诗中也不见怨艾,更无消沉。相反,他热爱生活,似乎乐于作为地域诗人,专注于包括青印溪、九阜山、香林村在内的闽中山水,关注那里的万物状态,哪怕观察细小的事物,感受明暗的变化,也总能从中发现诗意。他的诗从容、平静,却是坚韧的,持续关注环保,倡导的“生态诗歌”已引人注目。由于心境与环境相通,他写风物,往往写出了一种伤逝的疼痛感——沈河对家乡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悲悯情怀。  2008年11月26日傍晚,我最后一次见到沈河。他躺着,不再眺望了,似乎沉迷于一首诗的构思而不觉故人来访。我只好默默焚香、鞠躬,轻轻地走开,沿着沈河的诗行,去探访美好的心灵,去缅怀,去悼念……

■沈河去世相关报道

 

著名诗人沈河去世

 

著名诗人沈河因病医治无效,于2008年11月26日9:30去世,享年47岁。将于11月27日下午16时,在尤溪县医院殡仪馆举行告别仪式。2008年11月27日下午4点,著名诗人沈河追悼会在尤溪县医院举行,来自厦门、三明、永安、沙县和尤溪县的有关领导、亲友、诗人、作家、记者二百余人参加追悼会,为诗人沈河(赖仕嶂)送行。三明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赖微先生致追悼词!■沈河简介 诗人沈河,原名赖仕嶂,上世纪六十年代出生于闽中香林村。毕业于福建农林大学。尤溪县林业局高级工程师。三明市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尤溪县文协会主席、“三明诗群”成员。作品散见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等报刊。曾获过《人民文学》、《诗刊》诗歌等级奖。2005年荣获三明市首届文艺百花二等奖。作品入选多种年选。著有诗集《也是一种飞翔》、《水向沈河流来》、《相遇》和散文诗集《走向你》,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 沈河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shenhe

 

■ 沈河诗观: 向下,是我诗歌内在的走向,与下面的事物结盟,从中获得灵魂的高度。思考、情感和叙述一起流动,选择质朴、简洁的语言和沉静的表达方式,实现“我思着、写着,我快乐着”的诗歌理想。“把复杂的东西用简单的方式表达出来,达到言尽而意无穷”,沈河认为诗歌语言是这样的:是求新的、准确的、沉静的、简练的、丰富的,又是生动明亮、富有张力的,反对过度松散的散文化,反对过度偷懒的概念化,反对过度贫乏的粗俗化和过度拼凑的随意化。因为我看重细节的力量,当然这些细节经过了朴素平静的心情所照亮的那部分,就不会试图借助华丽词藻的喧闹以显得似乎铿锵有力,不会这么多浓装艳抹的形容词来削弱诗歌的影响和感染力。诗应该是质朴、直爽的,不在感情上摇曳不定。在当下的诗歌写作存在两种不良倾向:一是口水诗,在抄写日常生活中低级下流的语言,既不美,又脏了读者的眼睛;二是非常像诗,以芜杂、晦涩的语言入诗,建一个非常玄虚的世界,叫人透不出气来,不知所云。这两类诗,都不是我喜欢的。我追求质朴、简洁的语言和沉静的表达方式,只有这样才能直抵生活的内层,写出独特的生命体验。博尔赫斯在晚年时曾经说过,他不明白自己在年轻的时候为什么在诗歌当中追求眩目和装饰,等到晚年增长时,才明白质朴、坦白才是诗歌最吸引人的境界。我的创作要指向土地、地下的根和蚂蚁、地面的树和草、地上的底层群体和鸟兽。这一切都在“向下”中进行,“向下”是对大地的躬亲与合作,直指一种疼痛的弯曲,如同在突如其来的病痛中无意识地弯下身子;“向下”是对泥土深处的照亮,引领它们慢慢地走过;对地面人和事的体察和怜悯,收起他们的热受,释放他们的仇恨,洗刷地面的肮脏,击破地面的腐朽。

 

 

■ 沈河阐述诗歌理想的原文

 

向下●质朴●冷抒情

 

■沈河我出生在农村,住在小县城,从事林业工作,可以这样说,我一直生活在“下面”,远离了文化中心,远离任何诗歌社团群体,独自默默地写作。也正是这样,我的心中少浮躁,像小溪一样的静。我始终认为诗歌的“向下”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故乡在下面,大地在下面,植物的根在下面,小人物在下面,甚至伤疤也在下面。只要这样,更容易抵达凡人的心灵,更能直达事物的本质。我原来住在城里,2002年连家带口搬到城郊居住,在青印溪的岸上建房安家,我成为真正的乡下人。几年来,对各种的诗歌事件,我是旁观者甚至一无所知,只能从报刊得到一些零碎的信息。我是乡下人,就要保持乡下人的本色,站在普通百姓的立场,为凡人常事而歌。我写油漆工、乞丐、被电击死的瞎子,写青印溪,写杉木头,写受伤的小鸟,在诗中倾注我的怜悯和关怀。正如诗评家谢有顺所说的“诗歌只有和下面的事物(包括大地和心灵)结盟,它才获得真正的灵魂高度,这是诗歌重获生命力和尊严的途径。”现在,我能够从琐屑泛味的日常生活,经过脑、心和手处理,变成自己喜爱的诗,是我从1999年开始真正写作以来最值得庆幸的一件事。诗歌悠久的传统是对现实的关注和对生活的审视。诗不在生活的表面,只有掀掉伪饰和观念才能找到细节及相应的感受。这些细节及相应的感受必须由语言来固定。语言是重要的,因为它是诗人呼吸灵魂和世界的唯一的“鼻子”。我认为诗歌语言是这样的:是沉静的、简练的,又是生动明亮、富有张力的。在当下的诗歌写作存在两种不良倾向:一是口水诗,在抄写日常生活中低级下流的语言,既不美,又脏了读者的眼睛;二是非常像诗,以芜杂、晦涩的语言入诗,叫人透不出气来,不知所云。这两类诗,都不是我喜欢的。我追求质朴、简洁的语言和沉静的表达方式,只有这样才能直抵生活的内层,写出独特的生命体验。博尔赫斯在晚年时曾经说过,他不明白自己在年轻的时候为什么在诗歌当中追求眩目和装饰,等到晚年增长时,才明白质朴、坦白才是诗歌最吸引人的境界。我所说的质朴和简洁,仅仅是表象而言,内部应该是高贵和复杂的,只有这样,才会写出好的诗歌。诗缘情,诗歌不能不抒情。我认为,诗歌的抒情要控制火候:做到不强不弱。如果太强了,表面看起来很有力量,实际上空洞无物,缺少阅读的快感;如果太弱了,诗句成为冰冷的文字,无法与作者产生共鸣。我崇尚诗歌采取简朴的抒情方式,引入诗的叙述成分,使抒情主体更加冷静、客观、克制,也就是说在诗歌的抒情中采用冷处理,简称“冷抒情”。当然,叙事成分过多在诗歌中的出现,会显得平面,读来无味。我认为,思考、情感要与叙述一起流动,让诗更有质感,更有浓厚的生活气息和人文的亲和力,读了让人感动并且长久沉醉于文本之中。做好“冷抒情”,还要减少诗的修饰,“要强调的是诗歌内容的现实性,而不是强调修饰”(泰戈尔)。修饰是指感情浓烈的形容词、与诗意旨无关的文字,这些词、字在诗歌的创作中少使用甚至不使用,让诗更具有张力和韵味。对我来说,要目光向下,采取冷抒情的表达方式,用质朴、洁净的语言进行创作,也可以说“向下”、“质朴”、“冷抒情”是我自己建立的写作标准。我力争把诗写好,实现“我思着、写着,我快乐着”的诗歌宣言。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