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诗文收藏

有风吹过……

 
 
 

日志

 
 

收藏并致谢:评读清荷铃子的诗[蜻蜓][西红柿]  

2008-11-12 08:11:56|  分类: 铃子赏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清荷铃子的两首诗:[蜻蜓][西红柿]》

文/硬撑

  

  自从新诗割裂了古典语言和意境并脱胎于译诗以来,汉诗的语言一直带有外民族语言汉译的印痕。这一点,恐怕连北岛也不例外。近读包括清荷铃子在内的许多女性的诗歌,感觉汉语诗人创作性的运用汉语,她们已经走在前面了。它消除了所有译诗语言的印痕,而变得清晰,通透,精致和传递心灵感悟的细微贴切。这多少让我恍惚起来,难道是女性的天性敏感,使得她们卓然独立了?并不排除这种情形的存在。但我们更应该这样判断:通过无数诗人的实践,汉语诗歌的语言已经找到了自己的轨道了。
 
  但是我并不认同‘诗到语言为止’,那完全是个错觉。现代社会,语言有两个倾向——,一是工业和科技及其组织机构的语言,被词典固定了外延,僵化成貌似精致尊确的木乃伊。另外是新闻和娱乐的虚假,油滑,住了水的内涵。毋庸讳言,诗歌,优秀的诗歌,是人们借由语言进入对事物感性知觉的细微处之途径。对作者而言,语言,终究是过河筏子,它把读者渡到彼岸便告终结。这里关键是如何“渡”。我们常说,主题可以从复,表达不可陈腐。诗人必定先有内心的细微,后有语言的精致。
  
  但是,任何语言或许都无法令我们满意。帕斯认为,诗,从来也听不见,从来也不说的东西,是语言又否定语言,比语言走得更远的东西。那是什么?是修辞,除非你用修辞,否则无以表达。

◆蜻蜓

  文/清荷铃子

我就是为那朵荷的绽放而诞生的
中间的细节你不需要知道


无论在月光如水的夜晚
还是在旖旎阳光的背后
我都喜欢倾听她优雅地歌唱
听她细雨呢喃,默默等待


我深信-----
我的前生
一定是抚过她细腰的和风
我的来生
一定是抱着她恬然入睡的柔波


  《蜻蜓》的精美的语言背后是修辞,是隐喻使语言精致起来,是隐喻与事物结合在了一起。喻体是蜻蜓与荷花。作为隐喻的材料,蜻蜓与荷花意象本身存在与自然界的画面的天然美感中,一动一静,静的如同等待,动的仿若依恋。拿来做比的,隐藏着主旨。当为荷花而诞生的蜻蜓,坚信前世与来生的时候,那是对今世的执着。于是喻底自然也就产生了:那就是爱。

  当隐喻作为一手诗的整体技巧时,并不单单是修辞了。隐喻是人类将一个领域的经验感悟用以说明、理解另一类领域的经验的一种认识活动。隐喻是一种认识现象,——在诗人需要从事物中获得的时候;当它作为传递手段的时候,也是读者识破文本意旨的方法。《西红柿》与《蜻蜓》具有同样的特质。

◆西红柿

  文/清荷铃子

前几天买来的西红柿
今天,变得特别红
当初喜欢它的时候
因为它有些青涩


这多象一场即将发生的爱情
这么红,我有想吃的冲动
选一个放在书桌
它比苹果好,比梨好,比樱桃好……


我突然想大哭一场
因为我们选择了对望


  清荷铃子曾说:“我厌烦诗歌的沉闷、冗长、拘谨和过于圆熟。欣赏现代诗歌的“以象立言,以象传意”等美学特点,情感具有凝聚性,语言具有穿透力、跳跃性、简洁性、具含严谨或具含哲理性,这些我都学习欣赏。诗歌当然也是一门抒情艺术,写诗要写出自己的真实部分,有自己内在的独特思想。”这为我们理解她的作品提供了一些线索。
隐喻的鲜活度,不仅仅在于以往被使用的频率,而更在于将细腻的感性知觉,在喻体逐步推进的独特过程。就是上文说的:表达不可陈腐。

  《西红柿》将情感的直率隐藏在了背后,情感知觉的细致,屏弃了对陈旧形式的依赖。把理性、道德、以及形而上的东西彻底舍弃,追求纯净的内心世界的味。自己的,非他人的。某种色色彩常与某种心境会合,与情调相沟通。抒情的手段是将情感具象化,依附在意象上。直接抒情偶而一露边收敛。含得住,所以持久。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